首页

玄幻奇幻

當男優開了外掛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當男優開了外掛: 2-1直子夫人篇楔子、第一章

    楔子
    【姓名:许纲
    年龄:19
    职业:男优(初级)、第二职业:学生(高中)
    等级:15
    基本能力:
    力量:4。耐力:5。敏捷:4。智力:6。
    魅力:6(+1)。运气:10。
    (正常成年人的基本素质为3,满值为10)
    天赋:
    化险为夷  (遭遇任何困境,皆有一线生机)
    异性吸引力(永久提升魅力3点)
    天赋异稟  (技能点获取翻倍)
    额外能力:
    探测(中级):获得对方的资讯。
    八面玲瓏    :容易获得对方好感。
    高速循环    :提升身体机能的回復速度。
    技能:(尚存技能点40点)
    性技:
    术:口舌(初级)、抚摸(初级)、抽插(初级)
    身:爆发(中级)、灵巧(中级)、精力(中级)
    心:坚忍(中级)、共鸣(中级)、昇华(中级)
    学科:
    智:语文(初级)、数学(初级)、自然(初级)、社会(初级)
    体:专注(中级)、剖析(中级)
    美:美术(中级)、音乐(中级)
    成就:
    新手男优
    真男人
    绝境逆转
    收集:
    理奈的初次(魅力增加1点)
    心有千千结(幸运增加3点)】
    元月二日,许纲迎接自己的十九岁。他没有选择跟其他人一样沉浸梦乡,反是泡在露天的温泉浴池中,享受闪烁的星空与独自一人的静謐时光。
    视网膜内的面板,出现新的变化。
    篮球比赛获得的技能点,被他把学科技能给升级,让『专注』跟『剖析』提升到中级,来到当前的极限。性技部分的技能点无法使用,四十个技能点让他看得心痒痒。
    试炼尚未通过,技能就无法解锁。
    变化最大,莫过于他的基本能力跟天赋。幸运达到满值就固化,『死神的叹息』换成『化险为夷』,从内容的叙述看不出会发生怎样的作用,但效果应该是正向无误。
    另外,系统也给于某种特殊的直观,告诉他未来就算再获得增加幸运的物品或是任务奖励,都不会再提高他的幸运基本能力。
    下意识的,许纲又摸起项鍊上的戒指。幸亏是用医疗钢打造,不像银製品遇到温泉会黑化,可会让他难过许久。
    把浸泡过温泉的毛巾给拧乾,贴在自己的脸上,让水气渗入他的皮肤。
    倏地,有个女孩子的声音出现在这烟雾氤氳的浴池内,大感吃惊说:「咦!这时间怎么会有人?」
    她声线显得难以置信,似乎完全无法理解这个时间点,居然有人来泡汤。
    许纲凝神一听,就知道来者是谁。这专属的嗓音,是班长驹场美玲。本能地想要起身转头,就听见对方慌张地说:
    「别,别转过来。」
    嗯……很正常的反应。
    少年,不…算是青年。他停下动作,意识到自己是浑身赤裸,更联想到这个大眾浴池并没有分男女,乃因这栋温泉旅宿被他们整间包下。稍早,还是男生女生分开时段来沐浴,避开混浴尷尬的情形。现在这个时段,并不在事前说好的规范内……
    按照她声音中的反应,美玲也是裸体吗?
    「好,知道了。」许纲并未趁人之危,他更没有想偷看女性的念头。立即就挪出原先的位置,换到另外一边,全程背对着少女,丝毫没有任何越矩。
    这间温泉旅社的大眾池,是类似八这个数字的设计,由一大一小的圆圈来组成。小圈有着假山造景的开口喷出大量冒烟的温泉,让大圈的池水稍微比小圈的池水冷一些。
    现在,许纲移动到大圈跟小圈的交界。
    「不,不准转过来。」美玲像是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衣服都脱了,总不能又灰溜溜地回房间。再者,她有着不得不离开房间的理由……
    第一章
    哗啦哗啦。
    冲刷洗涤的声音过后,就听见「咚」的入水声。从水流的波动,许纲很清楚美玲入池,走到他的身边坐下。
    「你,没转头偷看吧?」她有点紧张,话语中尽是掩耳盗铃。
    「没有。」许纲指着覆盖在脸上的毛巾,表示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拿下,坦荡荡地说:「我脸上盖着毛巾,什么都不会看到。」
    眼睛是没有看到真正的模样,但从平时的穿着来判断,班长的身材算是相当有料。虽比不上自家的舅妈们,也属于中上的等级。
    「那…那就好。」两人背对背的浸泡在温泉内,中间隔着几个带有橙色硫磺的大石,「呼……真舒服。」
    她发着舒爽的呻吟。
    随即,又开口问说:「许纲,你怎会这时候泡温泉呢?」
    「喔,睡不着就跑出来泡汤。」他不会说出自己是来享受这份静謐与星空,「反正我房间就我一个人,间着也是间着。」
    「嗯…也是。」
    九个学生参加这活动。按照两人一组的房间,就会有一个人轮空。对在班级上相对孤僻的许纲,他自己一个房间很正常。再者,他也不习惯跟其他同学共用同一间寝室。
    「你呢?」换许纲反问,「大半夜不睡觉?」
    「我…」美玲不自觉地结巴起来,支支吾吾地回答说:「…嗯…就是…呃,那个……」
    印象中美玲的同间室友是浅音,是她的闺蜜,两人的感情相当好。在班上几乎是同进同出,形影不离。班级名次上,两人包办第二跟第叁,是他首席王座下两个极欲取代他的叛乱分子。
    美玲欲言又止的表现,许纲就察觉出端倪。
    「浅音…邀请哲也去你们房间对吧?」他理所当然地推测起来,「不然就是哲也主动提出,浅音答应。」
    从五对五篮球比赛结束后,许纲就有意无意去了解班上同学的相处情况。不同于过往的高冷,他渐渐开始会跟同学有所交流。从一群男生的间聊中,他知道哲也跟浅音间似乎產生曖昧情愫,两人的交集虽刻意掩饰,却逃不出他的眼里。
    「你怎么会知道?!」美玲是大吃一惊,但马上就压低自己的语调,欲盖弥彰地说:「你说什么,我…都不知道。」
    唉……啥都别说了。
    早习惯黑木泽舅舅有如神算的推衍,这点小破事一眼就看出。更何况十六岁这个阶段,本来就会嚮往男女之间的情事,是相当常见的过程。
    许纲很平静地继续说:「你应该是原本已在睡梦中,然后身旁窸窣声把你吵醒,就见到两人正在棉被里调情……嗯,直到两人的动静变大,你想都没想就落荒而逃。想说来去泡个温泉冷静跟打发时间,又不小心撞见我。」
    「唔!」美玲忍不住摀起嘴,一脸难以置信。
    背后的男人,居然透过一点点的资讯加上自我的推测,就把整件事情还原到七七八八。浅音跟哲也不只是调情,而是已经在脱衣服,准备偷尝禁果。
    这是不落荒而逃,还等何时啊!
    「处男就跟白衬衫上的口红,显而易见。我早在游览车上,就瞧见事情可能会发生…」许纲把舅舅的语录搬出来,口气一副过来人的沧桑,淡淡说:「处男加上处女,大概不用五分鐘就结束了……」
    他重新把毛巾浸湿又拧乾,又盖回自己的脸上。
    「稍微泡久一点吧。」他说出结论,「你如果等等就离开,回去或许会见到他们正要进行第二轮。」
    不知是温泉过热,还是许纲的话语令人害臊。美玲的脸蛋是红润到不行,彷彿要渗血般。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松啊?」少女羞怯地说着,「他们是进行性行为…这,这样不太好……」
    「但你没有阻止,不是吗?」
    「话不能这样说…」美玲试图解释几句,「…我不讨厌性爱,就是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浅音……」
    「其实,你很……呵呵。」许纲对于班长的反应很感兴趣,这或许就是平日舅舅的感觉吧。又接着说:「情竇初开的两人,难免会想要有更进一步的尝试,乃人之常情。」
    他刻意地装逼,用起华夏语说:「人之初,性本慾。」
    「你,你说啥?」美玲听不懂,但感觉很高大上,「我听不懂。」
    「没啥。」许纲装逼失败,有点尷尬。
    结束这个话题后,两人就背对背地间聊起来。聊着学习、聊着生活,拉近两人的关係,让彼此熟稔起来。美玲才知道许纲是华夏与霓虹的混血,现在居住在舅舅家里。
    「许纲,你舅舅家是不是虐待你呢?」美玲按捺不住,终于问出埋藏在自己内心深处许久的困惑,「平常给你基本的零用钱,或是完全没给零用金,只给你通勤交通费。」
    「啥?!」这次换成许纲满脸问号。
    「因为,我看你平时都没有跟其他同学有交流。每次邀请你放学后参加吃饭或唱歌的活动,没有一次你答应。」她如数家珍,细数着说:「仅吃学园提供的食堂午餐,几乎没看过你吃过任何的零食或饮料……连提神的咖啡,都没看你喝过,永远就是一壶又一壶的白开水。」
    她滔滔不绝地说着:「所以,你才会把所有的精力都花费在学习上头,是不是想要争取学期第一名的高额奖学金呢?」
    牧野学园提供的奖学金,包含学费跟日常的零花,能让学生好好专注在课业上,没有后顾之忧。
    「……」许纲鸦雀无声。
    如果跟你说这是系统的任务,会不会相信?
    这是许纲当下的念头。也不知道是怎样的逻辑,美玲才会推衍出这结果,丝毫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就是一种主观的思维固化,然后去通过各种的理由让这个念头能被解释。
    再者,前面提到私下活动跟饮食的交际联谊,是因为要进行拍摄AV的前置训练,导致他根本没有多馀的空档,能够去参加;后者的饮食模式,是来自医生的嘱託,他不得不去听从。
    若不是跑去理事长室跟神乐舅妈吃饭太张扬,他一点都不想去食堂用膳。淇淇舅妈的料理,一般的饭菜怎么比得过。
    「你说的全盘错误。」许纲义正词严地辩解着。
    「放心好了,我不会说出去的。」美玲像是很能理解,用保证语气说:「我很理解你都有自己的自尊心,不会去伤害你的。」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懂,这一切都能够懂。」美玲很坚决,用誓言的语气说:「我发誓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眼见越描越黑的情况,青年也不再多做解释。女人,有时候就是这般毫不讲理,别人的话语都听不进去。
    「如果真的有需要,可以来跟我借,金额别太大就好。」美玲释出善意,用不伤害对方的口吻又说:「就算没还也没关係,真的。」
    许纲呈现死鱼眼,敷衍地说:「谢谢你的好意。」
    两人的夜间混浴,就在这尷尬且不知所措的情况下结束……
    隔日上午,天气晴朗,但山区气温明显比市区还要低上许多。
    距离东京都中心约六小时车程的深山温泉,能让都市的小孩充分体验着沉浸在大自然的拥抱里,享受脱离城市喧嚣的寧静。
    享用早膳之际,许纲见到班上几个男同学都有扶腰而走的情形,像哲也、雄太,以及悠真,都是那天最后上场的球员。可想而知,许纲华丽的逆转灌篮让其馀四位鸡犬升天,皆受到班上女同学的青睞与爱慕。
    对于女生的投怀送抱,许姓青年是拒绝的。保持着独来独往的态样,避开这群花花草草。
    可惜伤病下场的楠星,目前还在家中休息,无法参与这次的温泉之旅。
    他们对应的女性,脸上虽漾着水嫩的红润,却少了一丝喜悦的情绪。照这个样子,摆脱处女的经验并非如此愉快。
    废话,破身是很痛的。
    「嘿嘿…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许纲喃喃自语。
    「你在嘀咕啥?」顶着黑眼圈的美玲出现,端着自己餐盘来到青年旁,「你旁边没人坐吧?」
    被定位成贫穷困苦且自尊心高的许纲似乎刺激她的母爱氾滥,一股脑儿地就想帮助他。就算她原本是有着固定的小团体成员,毅然决然地拋下他们过来和许纲吃饭。
    「没人,你随便坐。」无奈的青年是懒得解释,反正对方是不相信他任何的说词。。
    他边吃热腾腾的白米饭,边喝起放满野菜的味增汤。霓虹的标准早餐,吃了一整年的他,也差不多习惯这边的饮食。
    「等等班主任要陪学生们去山下的超商去买东西,你要跟着去吗?」美玲随口问着。她优雅地吃着白米饭配着小菜,放进嘴内细细地咀嚼品尝。
    许纲回答:「不了,没兴趣。」
    「如果没有零用钱,我可以帮你付的。要吃什么,都没问题。」美玲一副包在我身上的神情,看得青年是汗毛直立,「不然,留在旅宿休息是挺没意思,还不如去外面走走。」
    「我没有要留在这,是想要去附近地景点去游览。」许纲加快自己的进食速度,「我听旅店的老闆推荐说,这边有个很漂亮的堰塞湖,值得去看。」
    「是喔?」美玲好似不知道这类讯息。
    「嗯,听说很漂亮。」
    「那我跟你一起去。」她点点头,用理所当然的口吻说:「没班主任带队,你一个人去不好,太危险。由我这个班长陪你,就没有问题了。」
    「……」许纲觉得他挖了坑给自己跳。
    饭后,拗不过美玲的坚持,一男一女徒步地前往他们的目的地──
    名叫「瀧山池」的湖泊。
    由于是深山的温泉旅宿,相关的联外道路并没有开发地非常完善,是水泥道路铺上碎石,加上满满的树枝增加摩擦力。两人是沿着產业道路出发,接上通往山腰的两线道山路,再慢慢地前行。
    元月份的气温偏冷,以及山区湿度较高,需要穿着保暖厚重的外套,才能抵御时不时吹来的寒意冷风。许纲是穿着轻松的休间服,外面披上黑色有的毛帽的羊毛大衣;美玲则是穿着浅红色的羽绒外套、同色系的手套与毛靴,把身体包裹紧紧的,抵抗寒冷。
    约十五分鐘的路程,两人来到了瀧山池。如同温泉旅店的老闆推荐,真的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堰塞湖。湖水蓝的池水,在阳光下漾着点点光彩,搭配周围的自然绿荫,非常具有魅力,会让人不觉地嚮往,迷醉在这环境里。
    湖边有座人工的停车场,不收费。停车场旁是小型卫生间跟几台贩卖机,没有任何的管理人员,看起来应该是有人会定时定点来巡逻跟打扫。
    许纲向贩卖机投了零钱,购买罐装的无糖黑咖啡,自顾自地喝着,并欣赏湖水的美色,好不愜意。
    「你真的不需要我请客?」美玲又问着。
    她买了一罐热奶茶,捧在双手的掌心,小口小口地啜饮。微发红的脸蛋,是天冷缘故。
    「……」许纲懒得理她。
    对于母爱喷发的她,说啥都是没用的,只好用无视来取代一切。
    忽然,眼尖的他见到湖边的路口位置,有一辆不起眼的厢型车出现。在路口处临停,有两个人下车,皆为女性。先下车的是为穿着米色风衣的女性,脚步有点蹣跚,像是被人从里面推下车似的。然后,另外一位穿着黑色毛边外套的女性下车,模样有些熟悉。
    米色风衣的女性,宛如被后方黑色毛边外套的女人给驱赶,踉蹌地走着,彷彿随时都会被风给吹倒。
    箱型车是开往停车场熄火,走下两个男人,揹着相机跟器材,专业十足。
    「许纲,有看到吗?」美玲注意到厢型车。
    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突兀出现一台车辆,无论是谁都会被吸引,產生强烈的好奇心。
    「有。」他喝着温热的黑咖啡,感受苦涩味道在嘴里蔓延,「不就是一台厢型车,没什么大不了。」
    「你不觉得奇怪吗?」美玲提示着,「如果是要来景点游览的话,为何不一起在停车场下车,而是在路口就先放其他两人下来。你瞧,那两个人背的是拍摄器材,我应该没看错吧?」
    两个男人注意到贩卖机旁的青年跟少女,但没有特别关切。就直接扛着拍摄用的器具,自顾自地走到湖边的某处去架设,等待两位女性前来。
    他们拉开距离,相貌逐渐模糊。只知道这两位男性是一大一小,背着相机的蓄着大把地络腮鬍,戴着灰色的英伦画家帽,一脸摄影师的样子。旁边背着器材的比较年轻,戴着针织毛帽,应该是他的助手。
    随后,女人们也来到湖边跟男人们会合,开始进行拍摄。
    从她们的动作来看,似乎不是一般的正常拍摄。穿着米色风衣的女性,在黑色外套的女人的操控下被摆弄成各种姿势,拍起一系列的照片。
    这时,许纲才注意到,穿着黑色毛边外套的女人他认识,是曾经在拍摄AV时遇到的夜鳩喜美。《特别性刑课》那部作品,拍摄期间内露娜的御用绳师。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疑惑闪过他的脑海,咻地一声飘散。不管怎么说,这是对方的事情,轮不到他来关心。
    「他们是不是在拍照啊?感觉很有趣。」反而是美玲兴致勃勃,「许纲,我们靠近一点去看看,好吗?」
    许纲一口拒绝,说:「你这样会打扰别人的。」
    认出夜鳩喜美,他就明瞭这个拍摄并不单纯。按照业界的惯例,不去干扰是为上策。
    「都大辣辣地在户外拍摄,哪有不让人看的道理。」十六岁的少女明显缺乏社会的歷练,好奇地朝他们靠近,「说不定,还能请他们帮我们两人拍照……」
    担心会发生不必要的意外跟困扰,许纲也连忙跟过去。
    两团人逐渐地缩短距离,拍摄四人组明显知悉有人靠近,却没有任何地阻挡或反驳之意。尤其是许纲与夜鳩喜美对上眼后,两人是微微点头,很自然地没有点破彼此是认识的关係。
    她还露出故意的表情,将被对他们拍摄的米色风衣女性转过来,面对起许纲与美玲。
    「嘖。」许纲低啐一声。
    事情果然如他所预料,并不是拍摄正常向的相片。
    是位有亚洲气质的轻熟女,戴着宽大的墨镜,盖住她脸蛋的上半部。白色的堵口球,固定在她的小嘴上,唇瓣的口红染红白色塑料,别有一番风情。
    唾液不受控制地从口球中的小洞流淌,滴往被纯白的皮革项圈拘束地脖颈。堵嘴球无情地阻止她闔上双唇,造成脸颊发痠与失去言语的自由,甚至是呼吸困难,充满着被虐的色调。
    风衣的排扣被喜美女绳师给解开,左右地外翻,暴露里面的春色让许纲与美玲清楚地呈现。
    「咕唔!」看不见且说不出话的东亚女人,发出受到刺激的闷哼。
    黑色的麻绳紧紧地缠绕着她风衣下的赤裸胴体。从脖子侧往下延伸,在胸部、腹部、阴部等处,打上五个绳结,再绕过跨下往身后拉去。
    之后,穿越脖颈后方的绳环,与身前的绳结间交叉拉开,编织出一个个的绳线菱形,最后收尾于臀部后方。
    至此,她的双奶被绳索围绕下格外突出。坚挺的蓓蕾,各自被平行的铁枝给钳住。汗水佈满她的乳峰,是难忍疼痛感。且穿过跨下的麻绳深陷她的阴部,绳结恰好压在洞口位置,略为遮掩她的私密,却带来无法言喻的搔痒感,惹得她不住地颤抖轻扭。
    两腿是穿着过亮白的膝高筒马靴,膝盖的部位有个暗扣,迫使她两个膝盖必须紧靠一起、无法分开,增大她活动的限制。又因两腿夹紧,让麻绳的摩擦扩大到整个下体,带来更多的刺痛感与快感。
    似乎是感受到有其馀陌生人的目光,或是因暴露受到寒风的影响。女人不住地全身抖着,隔着嘴球宣泄出呜呜地挣扎:
    「唔唔…唔!」
    「有两位小客人正在欣赏你喔。」喜美女绳师把女人的风衣完全敞开。不管对方的声音跟动作,扯起一条系在腰间的黑色麻绳,轻轻拉动。
    麻绳的源头连结着女人的私处,从两腿夹紧的神祕的地带,宛如甘油炸弹的引信。随着女绳师的施力拉抖,瞬间引爆她的快感,彷彿烟火般从他的身体内宣洩。
    「呜唔!」她不禁弓腰,想试图透过挺腰来舒缓。
    不料,操控她的喜美早就预判到她的本能反应。伸出空出来的那隻手,残忍地把两边夹紧乳头的铁赶,一把扯下来。
    噠!噠!
    失去夹住物体的铁桿,在半空中闭合,发出清脆的声响。
    同时间,女人也跟着喊叫着:「呜呜!」
    受到口球的胁迫,她痛苦的哼哑显得无力跟苍白。快感跟疼痛的交织,加上全身被如蛇般的黑色麻绳以龟壳缚状紧咬不放。就算天气寒冷,女人的肌肤仍是一片嫣红,久久不散。
    喀喀喀喀!
    相机的闪光灯发出运作的声音,戴着画家帽的摄影师,用他专业的手法去捕捉这一刻的瞬间。清晰地拍下女人本能的反射动作,然后是肌肤的粉转红,以及敏感带的充血挺立。
    接着,夜鳩喜美从后面搂着女人。略比对方高一个头的女绳师,前方的女性就好像她的情人,被她牢牢地抱在怀里。以熟练的双手按摩着她的乳房,并配合舌头对耳垂贪婪地舔舐,模样十分的魅惑。
    戴着墨镜的女人,仰飘在对方怀中,不自觉地陶醉在阴部、乳房跟耳朵的刺激,享受难以言喻的快感。毫无忌惮自己正在被人观看,迷情地呻吟起来,痛快的把浑身的兴奋,由喉间美妙的流露:
    「咕…喔…唔唔…喔……」
    麻绳的辅助就好似烈酒,俐落的抚摸就是佐料,调配舒爽又蹂躪的甜美鸡尾酒,把累积许久的快感,推向更高的沉醉巔峰。把她整个人给包覆在当中,使女人疯狂不顾一切,浸淫于爱欲天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