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灵异

速成炮友(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速成炮友(NP): 233好看

    白圣石静静地躺在安北天掌心,仿佛是一件易碎品。
    安北天纯白色的眼眸极其平静,温柔地看着安白,仿佛即将捏碎的是一颗糖果。
    “哥哥。”安白心中满是恐慌和疑虑,但她知道站在面前的是哥哥,绝对不会害她,“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白圣石能在毁灭的末日中保护中心区,怎可能是这样脆弱的东西。
    安北天微微笑着,将白圣石交还给安白,伸手摸了下她的脸颊。
    “我是你哥哥,我和你一样。”安北天摩挲着她的肌肤,指尖划过她颈侧的血管,最后轻轻拥住她:“我也失忆了,所以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是一样的。
    安白闭上眼,心里只有这个想法。
    “想去的话就去吧。”安北天松开这个拥抱,在安白皱眉痛苦的时候,极快地吻了下她的唇:“哥哥会在这里等你。如果等不到你,哥哥会去找你,无论你在哪里。”
    安白听得心口发酸。
    她知道这是真的。
    “嗯。”安白说:“我一定尽快回来。”
    这趟出门太过危险。
    叶承明给安白戴上深棕色的假发套和美瞳,还有一张以假乱真的软胶面具。
    这完全是犯罪用品了。准备得极其匆忙,尺寸过大,也可能是安白生的太小,将将一米六的个子不适合去犯罪,戴上后松松垮垮,一秒露馅。
    “我给你化个妆吧。”
    林秋从医院背回来的工作包中拿出一盒化妆盘,东西很全。他还带了几袋一次性的化妆刷,给安白涂涂抹抹半小时。
    一直素净恬静的脸被划上浓妆,眼尾上挑,颇有几分严厉冷艳的味道。
    “手艺不错,完全不像一个人。”叶承明皱眉问:“你真的是医生么?”
    从没听说过医生带化妆盘上班的。
    林秋给安白慢慢涂上口红,总觉得太过艳丽,让她抿了抿唇晕开。
    这时候又显得很生疏,他反复涂了叁次才满意。
    林秋收好化妆盒说:“因为没有别人做。工作原因,我要接触很多死去的幸存者和死去的怪物。除了我们这些研究员,没人敢靠近他们。将他们解剖后就这样送进焚化炉,我觉得太残忍了。”
    他在停尸房的时间比任何人都久。
    那些没人要的、完全失去价值的幸存者和怪物,在被装进裹尸袋前,被林秋画了妆,至少是个人的模样。
    安白悄悄握住林秋的手,不知为什么,就是想同他说谢谢。
    “别哭,哭了就不好看了。”
    林秋早知道她是个敏感善良的小姑娘,俯下身,替她抹好腮红说:“我知道你是幸存者的时候,就有意多加学习钻研。在尸体上总画不好,果然还是活着好看。”
    他那时候以为她活不了很久。不过几个月,就会和所有被毒雾浸染的幸存者一样,躺在冰凉的停尸房里,一点点变成可怕的怪物模样。
    “我也觉得活着好看。”
    安白微微笑了下,捏了捏林秋的手:“我现在是不是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