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黑化恶犬养成手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黑化恶犬养成手册: Ⅳ竞赛

    [作者有话说]第二篇幅内容其实有点算得上第四爱这种类型了,再加上一开始说会有女攻,偏sm这类型的,应该会体现在这一部分内容里面
    还有一点必须声明,就是本文多多少少设定就有些叁观不正,但从来没有宣扬过校园暴力,校园暴力是不对的!!!反正现实中大家都懂,如果一个人对你进行暴力行为,那肯定不会是爱的,也不可能打着打着打出爱来了
    “最近这是怎么了,之前不一直往楼上跑吗?怎么了?终于腻了?”苏岚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的打量了几眼陆紫荆
    “你说云长泽?”陆紫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双臂环抱在胸前
    “难道不是吗?你不是喜欢他吗?怎么了,现在终于到手了?都不上赶的献殷勤了?”苏岚笑眯眯的问道
    陆紫荆懒得和她继续调侃,“掰了已经”
    “什么?”苏岚一下子坐正了,惊呼道,“怎么就掰了呢?你跟他表白他把你拒绝了?”
    陆紫荆冷哼一声:“人家心里有人,没什么好强求的,更何况,最近我也发现了一条真理”
    “什么?”
    “永远不要靠近穷男人”陆紫荆淡淡的回答道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这是什么逻辑?”苏岚不解的问道
    “一个人如果身居高位,那他身边都是机会,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下面那些人,机会一旦没有把握住,或许这辈子都翻不了身”陆紫荆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嘲讽,“偏执,贪婪,自以为是,又自诩清高”
    苏岚没听懂她说的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也猜测出来了她说的这个人肯定是云长泽
    “那那女的呢?这你都不出手?你跟我说下名字,哪个学校的,你不用出面,这事我能办了”苏岚的小舅舅是道上的,想要教训个高中生还不容易?
    陆紫荆抬头瞥了一眼,“省省吧,数学写了没?给我抄抄选择”
    苏岚翻出一本练习册,递给她,“虽然我数学也不太好,但是昨天苏澄检查过了,应该不会错太多……你昨天干嘛去了?”
    “一言难尽呐……反正挺忙的”陆紫荆低头翻开练习册,十几道选择题很快就填好了
    活这么大岁数了,回来还得参加一次高考,还得上课背书,真是够辛苦的
    “紫荆,隔壁班那个婊里婊气的女的要不要再收拾一次?”
    陆紫荆闻言有些诧异的望向苏岚,但很快她又想起了苏岚说的人是谁
    陆紫荆微微垂眸,轻轻摇了摇头,“没意义”
    或许是现在的她早就不再是以前的陆紫荆,她自己年少的躯壳里其实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灵魂了,忍受过疾病折磨,也曾死于非命
    陆紫荆明白以前的自己为了一己私欲所犯下的一切错,她所给那些懦弱的,无力反抗的制造的那些痛苦回忆和折磨,不仅仅是陆成安一个人
    她不是什么好人,做过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不是为了取悦自己,就是争权夺利,不惜让其他无辜者为她的利益付出代价
    上一次她为陆成安设的套,其实何尝不是她自己的路
    但她不想在去制造一场又一场毫无意义的校园暴力了,她很难一次性说出原因,或许是这对现在的她来说获得不了主宰他人命运的喜悦和快感
    又或者,她害怕了,犯下的一切罪孽都要还,太疼了,太痛苦了
    上辈子  ,云长泽是她的因果循环,陆成安也是
    “你最近奇奇怪怪的,算了,你不来我也觉得没意思”苏岚耸耸肩答道,总觉得这段时间陆紫荆怪怪的,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陆成安来了”
    陆紫荆的视线下意识的飘过去,穿着校服的陆成安,弯着背低着头,一只手攥着一边书包的背带,悄无声息的从后门走向自己的座位,检查了自己的课桌和椅子还有抽屉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将书包放下来。
    这时早自习的预备铃声刚好,教室外又匆匆进来几个学生后,所有人都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先由各科的课代表带领早自习,过了一阵子,班主任才姗姗来迟,她走进教室,看见教室里的学生都认真的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学习,不由的点点头,随后走到讲台上
    班主任扫视了一眼全班,“今天我有件事要宣布,是关于本省奥林匹克数学和物理竞赛,以及英语能力竞赛等的消息,我们学校打算选取最优的一批,参加这项竞赛,这是一次荣耀之旅,也是一次挑战!这比赛是有不错含金量,初赛由学校统一报名,觉得自己有能力有兴趣的同学,下课来我办公室拿表”
    宣布完事情,刚好早自习的铃声响了,班主任拍了两下掌,随后走出了教室。
    这下班里一下炸开了锅,一个个议论纷纷,甚至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去办公室拿表了,不过大致上就是说,今年这次参加这项比赛的学生一定是学霸中的学霸,学校的初赛或许没那么困难,但是真正到了后面的竞赛之中,就会多么多么困难,最后获得名次之后会有机会参加全国性的竞赛
    “紫荆,你参加吗?”苏岚凑到陆紫荆的耳边悄悄地问道
    “参加啊,闲着也是闲着”陆紫荆回答道,“参加英语的”
    “我想也是,外语是你的擅长科目,咱们是文科班,恐怕选这个和作文的人不少”苏岚附和道,语气有些兴奋“那我参加作文类的?”
    陆紫荆转头看了一眼后排陆成安,他正埋着头正写着什么东西,就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听到似的,即使周围人那样激烈的议论着,他仍然没什么反应
    借着扔垃圾的机会,她从他身边走过,指甲轻轻的划过他的书桌,不轻不重的敲了两声
    无人的过道里,她停住脚步,侧脸看向陆成安的方向,他依旧低着头,一副心无旁骛的模样,但是那紧抿着的嘴唇却泄露了他的内心世界
    “你不参加这次比赛吗?”陆紫荆问
    以前他没有参加这种级别的比赛,但也凭借着几场小规模的理科竞赛,后面被重新调回了理科班
    “不参加”陆成安抬起头,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陆紫荆愣住,他不参加,他是因为自卑,不敢参加这个赛程,还是因为他害怕参加这样的竞赛引起更多不友善者的关注呢
    “不!你参加”
    “你理科成绩我记得是不错的,还是你在记恨我……当年改变你的意愿,这才调到和我一个班?”
    “我没有”
    “那就没有什么理由不参加”陆紫荆看着陆成安,一字一顿道,“其他事你都不用你担心,我觉得你是可以通过初试去参加那场比赛的,也不至于为了和我赌气,白白错过这次机会”
    陆成安微微一怔,看着陆紫荆坚定的目光,心里突然涌上来一股说不清楚的复杂感受
    她似乎变得太关心自己,难道真如那天她在他耳边说的……喜欢他
    “你真的觉得我可以吗?”他语气有些犹豫,嗓音却透出了丝丝的期待
    嗯!陆紫荆重重的点头,
    陆成安看着陆紫荆,一颗心跳动的飞快,他知道她是真心实意的,而且是非常认真地告诉他,她相信他可以
    “为什么?”
    陆紫荆却不再回答他的问题,她微微一笑,“通过初试之后我有奖励,获奖之后有大奖,所以,你要加油哦!
    说完她迈开步伐向前走了,留下了陆成安站在原地,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做何反应
    ……
    校内初赛过后,最终每项比赛都选出了十几人
    其中在数学竞赛之中陆成安顺利通过了学校的初试,陆紫荆和苏岚也成功的跻身进了这几十人中
    被选中的这些人,组成一个小组,由学校分配的老师进行小规模的辅导,因此他们的放学时间又比其他同学晚一个半小时。
    但陆紫荆和苏岚的辅导时间实际并没有那么久,一般一个小时她们就下课了
    数学竞赛小组的时间相对就比较长了,这天恰好也是心血来潮
    陆紫荆想等他一起放学回家,提前下了课她就把苏岚打发回家了
    没有教室就在篮球场边上的花坛边坐着休息,差不多等半小时的样子就可以了
    此时天色已经渐暗了,
    花坛边上的路灯散发出昏黄的光线,陆紫荆靠在花坛边的栏杆上,仰头看着天空中稀疏的星星,夜风吹乱了她额前的碎发,一缕发丝从她的额头滑落下来,遮住了她的眼睛。
    陆紫荆微微皱眉,伸出手将额前的头发捋顺到耳后,她抬头看向篮球场向她这边走来几个人,还穿着校服的样子
    她不是正对着篮球场坐的,天一黑也不甚明显,只见那几个人近了,似乎是刚打完篮球
    靠的近了些,她才听见他们在说些什么
    “妈的,没想到那个废物陆成安过了初赛,真他妈晦气!”
    “谁让他运气好呢,但我还是觉得他肯定做了什么手脚,理科生还不如一个文科生不成?”
    “我想也是,平时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的人,关键时候就能一飞冲天?
    “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了....真贱啊.”
    ......
    男人嚼起舌头来不必女人说的难听
    这几个人说的话虽然听不真切,但她还是听的很明白,是之前没分班之前的同学,具体叫什么名字她也记不清了,不过现在是理科班的了
    这些话无非就嫉恨,至于陆成安的成绩到底有没有掺假陆紫荆还是很有发言权的,陆成安其实很努力,并且他也很喜爱这方面的学习,只不过是默默无闻罢了
    也受之前她的影响,他的分一直压的不高,但凡总分超过了她,她就会生气,找各种理由去找他的麻烦,或者找人揍他
    这才有了别人眼里的一飞冲天
    陆紫荆本无意去听这群酸黄瓜妒意满天飞的恶臭发言,直到他们越说越激烈
    “妈的,我真咽不下这口气,我准备这场考试好久了,偏生让他用这种不光彩的手段挤下去了,我真想现在就去弄死他......”
    “是啊,妈的,我也不甘心啊,他要是不用什么卑劣手段,怎么可能赢得了我们”
    “他们那边不是还没下课吗?等他放学了直接在校门口那条巷子里堵他”
    “好,那咱们就这么办!”
    “光想想这样我都不解气,打完他必须还得让老师知道他这种人的真面目,让老师严惩他
    “就说他偷东西,反正之前不是也有传闻说他手脚不干净吗?不仅可以给他致命一击,让他在全校师生面前出丑,还可以让老师看清他的真面目,以后不会再向着他了!”
    那群人吵吵嚷嚷的越走越远了,陆紫荆这才按下手机暂停键,这下有好戏看咯!
    不出意外,她又得给陆成安收拾烂摊子了
    这些人啊,真是天生属黄瓜的,欠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