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深深爱我 (民国)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深深爱我 (民国): 山枕斜欹(3)

    从指挥室楼层窗口望去,只见狂风暴雨中,一女子苍白身影,伶仃立在秾夜中,凄楚而又可怜。
    凌静宜本以赫连澈会为自己胞弟洗脱冤屈,然后风光大葬。
    可现在才知道远不是那回事,各大报刊轮番唾骂凌子风,永军也随之登报将其除名,不承认他的任何军衔。
    甚至有人咬牙切齿,发誓要将凌家祖坟给刨了,一慰北平数千惨死亡魂。
    她每天都在家中等候,等着赫连澈回来跟她解释清楚。然而这个男人却一次没有回来过,仿佛骤然人间消失。
    晌午时分,府里一个小丫鬟拼死递出来消息,说是天天高热不退,急需医生来看。
    身为长姐,怎可幼弟不在,自己却连他唯一骨血都保存不住?
    可万万没想到,即使她站在风雨交杂的司令部门口苦苦等候,赫连澈都不愿出来见她。
    站在窗棂前的杨安兴呆不住了,当即就要往楼下冲。
    沉泽言一把拉住他,压低声叱责,“你要干什么?”
    “我去跟她说……”
    “说什么?”沉泽言不悦剪断他话,“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你别去招惹她,省得湿手沾上面粉,甩都甩不掉。雪中送炭也得看对方值不值得。秘书部已经在起草离婚告示了。”
    再怎么说,沉泽言和杨安兴也是同期毕业,两人虽成长环境不同,但他和这个乡下来的汉子,多年搭班作战,早已感情深厚,因此并不愿见他弥足深陷。
    “你们在聊什么呢?”
    雨天微寒,纪华阳手捧一青灰段泥紫砂壶,抿了口铁观音,笑吟吟朝他们问道。
    沉泽言见是纪华阳,连忙说,“没什么。”又问,“士兵呈上的凌老爷血书,纪先生可读了?”
    纪华阳略一点头,“他愿意用凌府全部家财,换凌子风清白入葬。我就说挖地窖那日,这老货怎么这般风平浪静,原来财产早就转移到国外了。所以说这做生意的人就是精明,古人将他们归为下叁品,不是没有道理的。”
    “没想到平日里这俩父子吵得不可开交,关键时刻到底舐犊情深。”沉泽言试探问,“不过,按纪先生的意思是……”
    “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我这厢答应他了,少帅那厢还巴巴指望抱得美人归呢。”
    纪华阳嘿嘿笑了两声,“身为少帅幕僚长,少帅的方方面面,自然都需顾及。到了少帅这个年纪,总是精力旺盛的,前段时间远洋货船运到的印度神油,我还替少帅留了两瓶呢。”
    他说着,抿了口茶水,眼眸滴溜溜往窗外一转,蓦然发现站在那里,随风雨摇晃的凌静宜。
    “杨长官,你去哪里?”
    纪华阳发现杨安兴正抬起两条腿往楼梯口走,神态不对劲,当即叫住他。
    杨安兴背影蓦然一僵,站在那里没说话。
    纪华阳老狐狸般一笑,捧着紫砂壶走到他面前,“没想到呀,杨长官这般怜香惜玉。看来温柔乡是英雄冢这句话没错了。怪不得看不上纪某的侄女,原道是另有新欢。也是,我纪家的姑娘又怎么能和卖国贼的姐姐相比?”
    他前段时间本想将侄女介绍给杨安兴,想着等少帅入主北平,杨安兴少不了分一杯羹。如此,即可拉拢杨安兴,又可稳固自己在少帅身边的地位。
    没想到,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居然一口回绝他,简直是不识抬举。
    “卖国贼的姐姐?”
    杨安兴冷笑,“如果我没记错,以前是你纪华阳成日像只绿头苍蝇,围着少帅夫人身边乱转吧?现在就立刻改口称卖国贼的姐姐。不是常说读书人要有忠义和气节么?你狗日的忠义和气节去哪里了?再怎么说,人家以前也是你主子。”
    纪华阳被气得脸色发窘,很快平复过来,皮笑肉不笑,“我只需对少帅一人尽忠。不像某些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纪先生说到哪里去了?他哪有那个胆子。”
    沉泽言赶忙上前打圆场,拉着纪华阳就往侍从室走,“昨日有人送我两壶好酒,被我藏在……”
    杨安兴本想继续往楼下走,转念一想,就算自己下去了,凌静宜也不会离开,毕竟她要见的人是少帅。
    索性干脆转身,直接往指挥室走去。
    赫连澈刚开完军事会议,下令任何人都不许打扰。
    桌面上堆着几本巴黎婚纱店送来的烫金相册薄子,皆是眼下最摩登流行的款式。
    他唇角上弯,想着那小女人穿哪件好看呢?
    不能太过暴露,他可不愿其他男人来觊觎他的战利品。
    拍结婚照时,自己当然得穿军装。然后再拍一张同他爹娘一模一样的照片,婚后挂在墙上,方算圆满。
    想到这里,男人唇角笑意愈深。
    再过几日,在珠宝店订做的对戒应该也快好了,一人一枚,绕在无名指,不许她再离开自己半步。
    他要她永远守着他,爱着他。
    “少帅……”杨安兴慌忙走进房间,却见到男人满面春风,洋洋得意。
    “我说不过不准任何人打扰!”
    男人手依旧在翻阅相册,只是俊脸扬起一抹不耐。
    他正在给他家曼曼选婚纱呢。
    杨安兴将视线从满桌婚纱照收回,“少帅,夫人在楼下等您,已经等了很久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怎么没人告诉我!”
    说着,一阵风似地冲出门。
    室外,暴雨如注。
    凌静宜站在那里,只觉被雨珠子砸得生疼的脸,渐渐变得麻木,什么都感觉不到。
    直至一道劲瘦颀长的墨绿身影从里快步走出。
    “谁让你等在这里的!”
    男人将一把深棕色雨伞撑在她头顶,殷殷关切。
    静宜鼻尖泛酸,拉着他军装袖子,“天天病了,病好久了。快找医生去府里给他看。”
    “知道了。”赫连澈看着她淋雨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让杨安兴先送你回去。”
    凌静宜摇头,“还有风子,不能让他做孤魂野鬼,一定要尽快下葬。澈,算我求你了,不要开除他的军衔,让他以校尉的身份,在凌家祖坟落土为安,好不好?”
    赫连澈抿唇不语,只是朝杨安兴使了个眼色,让他带她回府。
    夜阑更深,雨渐渐止了,唯余一股初秋寒凉,飘旋天地间。
    杨安兴了解自家少帅,他是不会搭理凌家小少爷的病况,遂悄悄带了一名西医进入凌府。
    不过更深层的原因是凌静宜在回程车上,一直迷迷糊糊哼胡话,字字句句,都是关于天天和凌校尉。
    他能力虽有限,但也很想为她做点事。
    谁料在垂花门便被士兵拦下,强硬要他出具文书。
    “睁开你的狗眼!”他冲士兵吼嚷,“我是少帅身边的卫戍队长杨安兴。”
    士兵尽忠职守,大声回,“对不起,杨长官,我们奉命行事。请拿出少帅亲笔文书,属下方可放行。”
    “不长眼的狗东西,我奉少帅口令,带医生来给凌小少爷看病。若是耽误病情,你摸摸自己脖子上长了几个脑袋,能负得起这责?”
    话音刚落,他便被人一窝心脚踹翻在地,当即捂住胸口,喷出一大口鲜血。
    “好大的胆子,竟敢冒充奉我军令,我何时吩咐过你?”
    杨安兴抬眸望去,正对上一张怒气冲冲的俊脸。
    男人怒不可遏,朝他吼道,“自己滚去监军处领两百鞭。这段时间,我不想再看到你。给我滚。”
    泼泼洒洒月色中,赫连澈戎装英挺,俊美如俦,沉步往曼卿院落走去。
    他透过窗棂缝隙,往里一瞧,只见小女人幽魂般坐在床沿攥着烟灰色制服绣花。
    孩子在摇篮里哭得震天响,她却理都不理。
    他让乳娘将天天抱到旁边隔间诊治。
    “小少爷是高热引起的耳朵发炎,得需尽快用盘尼西林,不然拖久了,耳朵都得聋了。”医生战战兢兢回。
    盘尼西林向来矜贵的,加之快要打仗,现在早归属于战略物资,一般人根本搞不到。
    不过对于赫连少帅来言,自然是要多少有多少。
    医生站在那里,本以为少帅会大笔一挥让他去领西药,谁料他只是坐在那里默然不语。
    赫连澈望向乳娘怀中婴孩。
    这是他最爱的女人同其他男人所生,小小一团,哭哭啼啼,真是令人厌恶。
    乳娘抱着天天回来时,脚步沉如千钧。
    她一想到方才赫连澈同她说的话,就浑身战栗不止,她不知世上怎还会有这种禽兽,弟弟尸骨未寒,便不知廉耻想……强占弟妹。
    可是,她又看了眼怀中婴孩,半晌,只得泪流满面同苏曼卿说道。
    “少奶奶,小少爷的病必须得用什么西药。少帅说……他说……”乳娘踌躇,索性一咬牙将话整个说出口,“他说必须得您亲自去找他,他才肯给我们那药。”
    她以为苏曼卿会勃然大怒,毕竟当女人的,谁可忍受此般等奇耻大辱。然而她依旧坐在那里,默默往空军制服上绣花,似完全没听到般。
    “少奶奶,您看看小少爷,他好难受,都快把自己耳朵扯裂了,医生说再不用药,两只耳朵都会聋。您看看呀,这可是您亲生的儿子,他还这么小……”
    可是无论她怎么说,女人都充耳不闻,最后甚至走到门口,靠着门柱继续绣花,一心一意绣着那代表平安归来的翠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