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饲狼记事簿(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饲狼记事簿(1v1): 第三十九章赌局下的秘密

    望月楼开店百年,金字招牌迎风不倒,客满不稀奇,稀奇的是今儿乌泱泱……花泱泱的,全是女客。
    大堂中间竖着块木板,传信小厮楼上楼下跑个不停。
    “第一局,右相府胜,四贯,积十四贯!”
    “第二局,右相府胜,四贯,积十八贯!”
    叶子戏,按赢牌的花色算贯,四贯是最小的平赢,往大了,十贯,二十贯,最大的足有一百八十八贯。
    小厮嗓门大,喊得整座楼都能听见,和楼外艳阳高照的夏日阵雨呼应。
    恭维祝贺声中,顾芊吹拂茶盏里的热气,心生狐疑,竹为何赢得如此谨小慎微。
    莫不是算好了贯数,想要拖至第十局,她琢磨片刻得到结果,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准备嘲弄一下对坐的黄衣少女,“叶……”
    “嗯,你赢了。”叶璃随口应声。
    “……”一拳打上软棉花,顾芊干瞪眼,“喂!”
    “顾芊。”
    “做什么,现在求饶可来不及了。”
    “梅兰竹菊他们有跟你说过不准再找新的面首吗?”叶璃松开手,被攥碎的糕点细碎落了一碟子。
    “……”这问的叫什么话,哪家面首有胆子说,顾芊短惊之后,反应过来,“那莽夫是不是与你说,若输了,也别找第二个面首,怕被人真的比下去,失了你的宠爱?”
    若输了,别找第二个面首,若胜了,不准再寻第二个面首。
    是一个意思吗,叶璃猜不透少年的心思。
    “第九局,右相府胜,四贯,积四十六贯!”
    木炭记下,围观人群发出感慨。
    “还剩一局,不愧叶子戏的好手,老猫捉耗子,贯数算得精准。”
    “马上第十局,赔率真到一赔百了?”
    “可不嘛,庄家赔大咯,简直白洒银子啊。”
    叶璃心不在焉听着周围人谈话,倒是想起件事来。
    翠萝奉她命令去赌坊,叁教九流的地方龙蛇混杂,即便身后跟着俩护卫,小丫鬟也是颇为紧张。
    好不容易找对人,小心翼翼下完注码,临走,身后玩牌九的人嘀咕了一嘴。
    “押薛爷胜的啊,有眼光。”
    薛爷……他是偷偷去了多少回,能让别人喊一声爷,再说,月钱不都给我了吗,哪来的银子?
    大小姐满肚子的困惑,只待第十局结束,一并清算。
    —
    仲裁整理着桌上计数用的签子,目光看向青衣面首,见他唇色发白,额头冷汗津津,问道,“最后一局了,两位公子,是否需要休息片刻吗?”
    竹公子眼神空洞,置若罔闻。
    “劳烦仲裁稍等。”薛骁起身,恭恭敬敬抱拳。
    等仲裁去了隔壁茶室,少年才抬起头,他倒下两杯茶。
    杯盏磕碰桌面发出声响,竹公子声色冷淡,“你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薛某不懂。”薛骁垂颈喝茶。
    他不懂品茶,却也知道此茶名为“雀舌”,贵比金玉,是小姐来楼里常喝的茶。
    锦衣玉食养大的娇气人儿,无论到哪里,吃穿用度都要最好的,相较之下,自己本就浅薄的月钱简直少得可怜。
    薛骁的确去过赌坊,却不如叶璃所猜的几回,而是一回。
    拿着从宋甲那借来的二钱碎银,花了不足半个时辰,赢到近百两。
    旁人提醒他见好就收,少年不甚在意,他要的是面见赌坊管事人的机会。
    又过半个时辰,薛骁结束与管事人的谈话。
    自此,有关于左右相府的赌局设下,经过推波助澜,注池金银数额庞大难计。
    二成分成,够小姐吃多久的点心,薛骁估算着,后背处火辣辣发疼。
    武师傅知道他去赌坊,一下子猜出来龙去脉,铁青着酷脸要给他和宋甲各十棍。
    薛骁跪地,承下所有的二十棍。
    “赖,我上。”扔开棍子,武师傅道。
    意指,打归打,赌坊如果赖账,他这个做师父的会亲自去讨场子。
    “你都算好了,第十局,直接赢四十贯。”竹公子后知后觉落入陷阱,一拍桌子怒道。
    “四十贯……”薛骁冷笑,盖上茶盖,“我猜我赢一百八十八贯,竹公子信吗?”
    竹公子失魂落魄跌坐回椅内。
    赛局还未开始时,自己曾大言不惭,“我猜你只能赢保底的十贯,薛公子信吗?”
    ——
    “第十局好慢啊。”顾芊等得着急,茶不知味,偷偷引颈往楼上看。
    忽然,传来重物滚落的声响。
    望月楼的小厮是见过世面的,先前报结果,虽声大,但无比镇定,哪像这回,连滚带爬。
    “第十局,左、左相府胜……”一口气喘成几段。
    “胜一局能怎么样,还能超过四十六……”顾芊不屑。
    “一百八十八贯,积一百九十八贯!”
    锣响,尘埃落定,百家忧来,一家喜。
    “回去跟你算账。”顾芊脸色难看到极点。
    “回去跟你算账。”叶璃眯着眼笑,她家护卫真是一鸣惊人呀。
    两位相府千金异口同声出茶楼,倏地发觉台阶下有积水,想是方才的夏日阵雨。
    “小人去拿木板。”小厮忙道。
    “不必。”顾芊咽不下气,凤眼斜睨竹公子。
    “奴愿脱衣伏地,绝不会叫污水脏了小姐的双足。”竹公子自知犯错,竭尽所能讨好主子。
    就是这莽夫害自己输钱丢面,顾芊目光挪到少年身上,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你们左相府的又如何,赢了叶子戏,输在这儿可不好。”
    叶璃自是不可能让薛骁当众跪地,只当没听到挑衅话,扭头向小厮道,“取木板来……”
    “不必。”沉默不语的少年突然开口。
    “薛……唔。”
    臀上受力,身子腾空,少年单臂稳稳托着她臀抱起,大步跨过积水,留身后众人目瞪口呆。
    “薛骁,我们这样直接走,不好吧。”
    “小姐高兴吗?”
    “高兴。”
    许久没有骑过大马,看过高处风景,叶璃一手扶着少年脑袋,一手伸出迎接雨后温热的日光。
    “那便是好。”
    绸纱水袖拂面,编织入内的金丝银线熠熠,引出少年新的念头,他需要更多的银两。
    “小姐,四公主素来不喜奴,她想派人跟奴比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