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靠近男人变得不幸【SM短篇合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靠近男人变得不幸【SM短篇合集】: 囚鸟(3)服从【po1⒏mobi】

    “什么女人都可以?什么女人都可以的是种马。”他望着她的眼睛,神色认真,“母亲,我可是只想要你。”说完他从床头柜里拿了连接着锁链的皮质手铐出来,将女人两只手腕扣上再与床柱固定到一起,然后握着另两只脚镣,看着她依旧死死并拢着的双腿,用手轻拍,道,“自己把腿分开。”
    徐玉韫垂下眼回避对视,抿着唇一言不发,表情透露着几分倔强。
    陈天青自然不怕这种无意义的反抗,也不介意与她进行意志的拉锯,毕竟此刻他才是绝对主导。于是他环抱双臂,俯视着她,语气中透露出几分不耐,这种不耐加深了他带给徐玉韫的压迫感,“你是希望我打到你自己分开?”
    闻言徐玉韫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双腿稍微松了些夹得不再那么紧,但依然没有分开。
    陈天青顺手拿起一旁的皮带,举到一半看着她大腿外侧红痕交错,虽然没破但也似乎到了皮肤承受的极限,还是没忍心真的打下去。他想要给她教训,但不想真把她打得皮开肉绽,所以最后只是把皮带对折轻拍她脸颊,“很好,那我今天再给你上一课,教会你什么是服从。”
    他重新拿过脚镣,把镣环扣在女人脚踝,然后强行分开她的双腿并用锁链将镣环与床柱连接。这个过程中徐玉韫虽然有小幅度挣扎,但没有过分反抗,毕竟双手被缚,即使想要反抗也是有心无力,且她心里有数,此时实在不宜再继续激怒陈天青。
    最后她四肢被缚呈“大”字型赤裸地躺在床上,私密处完全袒露在空气中,体液蒸发让她感觉下身有些凉。
    陈天青从橱柜里拿出一个丝绒首饰盒,里面不是别的,正是她今日看到的那副木马图中自己乳房上的点缀之物,两枚尾部挂着硕大红色宝石的乳夹。这两颗宝石个头极大,颜色纯正浓郁,本该拿来收藏的东西却被装饰在如此淫邪之物上。
    察觉到她的视线,陈天青走过来,近距离给她展示,“母亲可觉得眼熟?”
    徐玉韫摇头,“这不是我之前戴的。”她之前做的那一对乳夹用的宝石远小于这两颗,颜色也有些偏,陈天青手里拿的是大约六七克拉大小的纯正鸽血红,她如果有这样的宝贝,怎么可能拿去做那种玩意。
    陈天青没有立刻给她戴上乳夹,而是放在枕旁,然后俯下身含住她胸前一枚红樱,一只手也顺势爬上另一只乳房。带着温度的手掌将小巧但挺翘的乳房整个包住,不轻不重地揉捏。
    湿热灵活的舌头不断舔舐吮吸着那一点红,配合着牙齿的小幅度摩擦,给她带来难以言喻的酥麻的快感,徐玉韫的心跳随着对方的动作不断加快,呼吸也逐渐变得凌乱,最终难以抑制地发出浅浅的呻吟。
    等她两边乳头完全勃起硬得如同石子,陈天青才停下动作,用纸巾随意擦掉上面的水渍,用力揪起把乳夹夹了上去。金属乳夹的咬合处本是锋利的锯齿,因为怕伤到女人,陈天青定制的时候叫人加上了一层透明的防护胶皮。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随着他的大力扯拽,徐玉韫总感觉自己的乳头被拉成了长长的一条,似乎只要陈天青再稍稍用点力就能将它与自己的身体分离,她屏住呼吸,有些绝望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疼痛,直到乳夹咬上乳头,敏感而脆弱的乳头被夹子的巨大咬合力挤扁,裹着胶皮的锯齿完全陷进皮肉,她终于控制不住地猛地颤抖了一下,同时伴随着一声惨叫。
    即使有胶皮阻隔,锯齿陷进乳头根部的疼痛也让她苦不堪言,她忍不住流着泪哀求,“乳头会坏掉的,求求你,拿下去好吗,会坏的,真的会坏掉的…”
    哀求和眼泪如果有用,那她此刻也不会躺在这里。很快,另一只乳头也被如法炮制地戴上了乳夹。
    宝石在雪白的皮肤的映衬下红得似血,美得摄人心魂。
    陈天青饶有兴致地拨弄了两下乳夹,感受到手下的身体骤然紧绷。
    乳夹死死咬住女人的皮肉,因此哪怕只是细微地动作也会让她感到十分的疼痛。
    然而,陈天青要做的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他起身出去了一趟,回来时拿了一只工具箱放在床边。
    徐玉韫躺在床上并不能看见工具箱里面的情形,只能看着陈天青戴上医用手套从里面拿出一条很细的链子消毒,等消毒到尾端她才看清这东西的全貌。经常流连sm俱乐部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玩意儿的用途。
    这也算是夹子的一种,可以用来夹乳头或阴唇,只不过不靠弹簧而是靠螺丝来调节松紧。
    陈天青分别将她两侧阴唇夹住,松紧度调节得刚好,不会夹得她很疼,但也不至于松开。然后拉直链条迫使两瓣阴唇向外打开,并将细链放到徐玉韫唇边命令道:“自己叼住。”
    这种事太过于羞耻,尤其是面对自己名义上的继子,徐玉韫自然不愿,唇抿得死死的就是不愿意张开。
    陈天青松开链子,用手摩挲她左侧脸颊刚才被打的地方威胁道:“母亲,你一直这样我会以为你是想要故意激怒我,好让我对你做点更过分的事。”
    徐玉韫最后还是自己咬住了那两条与下体相连的金属链条。
    陈天青满意地拍拍她的脸,提醒她,“咬紧,一会如果松开,可是要受罚的。”说完他再次用消毒液给自己双手进行了消毒,然后从箱子中拿出一只一次性针头。针头还带着包装,不过徐玉韫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她的脸瞬间白了几分,不管这针头最后用在什么地方,似乎都不是她能承受得了的。她不敢松开咬着细链的牙齿,只能一边摇头一边发出“嗯啊”的声音,眼里的恐惧几乎要溢出来。
    陈天青见她怕成这副模样只笑了笑,用手指轻轻戳着她小穴入口处的嫩肉,“母亲,你知道女人身上一共有几个洞吗?”
    徐玉韫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流,直到感受到那个最为脆弱的小孔被突然触碰,她再也顾不得刚才对方的命令,吐掉了嘴里的链子痛哭着求他,“不要,我错了,天青,不要那么对我。”
    ————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