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系统逼我做海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系统逼我做海王: 半夜偷溜

    幻梦左思右想,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脑瓜子嗡嗡的疼,这就像得了绝症,医生说该吃吃,该喝喝吧!
    半夜叁更从床上爬起来,偷偷摸摸的准备溜出去,在手放到客厅门把手上时,一只手拍到肩膀,她翻身就是一拳。
    星夜接受着幻梦的治愈,哀怨得如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她咳嗽一声。
    “你活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幽幽声传入耳傍:“做贼心虚……”
    幻梦眼神躲闪,飘忽不定,不过很快厚如城墙,话锋一转。
    “我膀胱急不行!倒是你?不会死心不改,半夜溜出去玩玩。”嘲讽之意不言而喻,五十步笑百步的人类啊~
    最后双剑合璧,一起双宿双飞了~
    本来应该是他带着她溜达,可嘴角抽搐,望着面前魅蓝两个大字,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
    “你确定是这里?”
    幻梦白眼相看,横刀直入。
    “装模装样!半夜出门,不去烧烤,就去酒吧。”给了他一个我懂的眼神,显得自己要多纯洁,有多纯洁!
    其实是自己想要看看能不能钓到一个金龟婿……
    《宿主大大,你放弃挣扎吧,就算里面真的有,那也有单独的套间,要我说,就一不做二不休,开间房直接上了旁边那货。》
    “哦,我懂了~”万夜像是明白一般,整个喋喋不休的气息收敛起来,露出了稳重、谨慎和沉稳,让人想起了叛军统领四个大字。
    随后,整个人都被他拉了进去,穿过酒肉人群直接开了一间房,看着他嘴角泛起坏坏笑容,幻梦小心儿微微颤,刚刚在床上的一鼓作气再而衰,叁而竭。
    说白了就是有熊心没熊胆,幻梦完全是被拖进去的,看着房间,装修暗沉奢华,如同浴池玫瑰朵朵相连,有*无花,沙帐飘摇,花瓣所向,是一个圆形丝绸大床,梦幻般的颜色。床边是大大的浴池和露台,夜晚的月光洁白透明,池面泛起波光粼粼,闪烁着如钻石般的光辉。
    万夜单手扶墙,抚媚的看着幻梦,桃花眼如水浪般,一涛接着一涛,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现在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了~”话闭,他扯开胸口的衣服,露出里面散发幻彩光芒的皮肤,胸口那粉嫩如桃花花瓣粉嫩无暇,但也坚实有力。
    幻梦不确定的再叁得到肯定,只好抬起步伐向他走去,有鱼儿愿者上钩,自己还矫情个什么?
    再碰到他肌肤的那一刻,劈手就是一下,某人还露出痛苦的表情晕了过去。
    呵,愚蠢的人类,姐姐可是有原则的,吃谁都不能吃窝边草,刚准备向门口走去,手臂被人抓住,身上贴着一个炽热的气息,整个人都被阴影笼罩。
    “真是一点都不乖~”
    不由心惊胆战,后背直冒冷汗,似乎从来没认识他一般,男人整个人散发着阴邪气息,如挣脱囚笼的怪物,嘶吼着叫嚣着,诡异的让自己全身一滞。
    “困死了,我们早点回家,洗洗睡吧,不然会长他们应该担心了!”扯着僵硬的嘴角,声音中含着天真无邪的口音。
    对方勾起自己的嘴角,浑浊的气息无时无刻的缠绕着,似魔鬼的召唤,一发不可收拾,将她转身转身抵在门口,笑得肆意妄为,阴气森森,目光暗昧的顺着手指移到她的脸颊。
    她整个人被锁死在他的两臂之间,心下叹了一口气,露出了慈母般的笑容,一只手放在他的头上轻轻抚摸。
    “乖~早睡早起——身体好!”
    再说到起这个字的时候,立刻转动门把,可惜一个手放到了手腕上,僵硬的把下面的话扯完。
    万夜遗憾的将视线从脸颊移到她的手上,目露可惜,可言语之间泛着浓浓的侵蚀气息,不容置疑地将那只手伸到自己的嘴边,嘴唇轻轻扫过小巧的手指,委婉中含着点点幸灾乐祸。
    “真可惜,小猫咪允许有利爪,可不是对主人的噢~”
    伸嘴咬了一下,幻梦眼神一闪,泛起点点浪花,眉头紧缩,脊背绷紧,心情有点不开森。
    无视她怨念深深的眼神,整个人气势汹汹的入侵她的口舌,毫无还手之力,只能采之任之。
    万夜强行撬开她的牙龈,专属少年桃花香般的气息扑面袭来,毫无技术可言,横冲直撞,一阵翻倒覆云,霸道且生硬,舌头被卷袭着翩翩起舞,过了一会儿,两人都气喘吁吁。
    与此同时,他的手迫不及待地粘在自己的身上,赤裸的肌肤与他冰冷的手相互贴近,不寒而栗,手指兴奋地划过她的锁骨,来到她的衣服以内。
    只是轻轻一扯,上衣顷刻灰飞烟灭,两颗乳头受到寒风侵袭微微颤抖,含羞待放,美不胜收。幻梦为自己的衣服默哀叁分钟,还没来得及反应,嘴唇被迫发出一道呻吟。
    她感觉他的另一只手从裤子缝隙钻入,在她两腿之间不安分的摆动着,自己想要阻止,可他的原力威压使自己无法动弹。
    自己眼间的生理盐水被他的口器含入,火热的舌头带着沫液将她整个眼睛包围,不得不无奈出声提醒。
    “在床上~”声音中夹着淡淡的娇气,酥不可言,叫得自己浑身一颤。
    万夜舔了舔自己湿润的嘴唇,似乎尝到了什么人间美味般眯着自己的眼睛,心中的跳跃如坐了火箭蹭蹭往上升,大脑整个兴奋的停都停不下来,那种兴奋激动控制不住,让他欲罢不能,深陷其中。
    他弯腰横抱住她,朝房间中唯一的一张大床走,眼神暗无天际。
    “你的身上有一股让人心跳加速的奇怪能力,倒时让人很是好奇,不知道吃抹干净之后,还有没有呢~”眼神复杂难辨,让人猜测不透。
    幻梦还没来得及开口,整个人就被他扑倒在床,如蛇般缠绕她的肌肤。两只大手狠狠的使劲一捏,可怜的小乳包被他来回挤压揉搓,顶尖端粒的小豆豆被两只手指不停的挑拨。
    万夜散发着浓浓的火热气息,焚火中烧,原来黑暗的眼睛近乎全灭化为的是炽热的火舌,岩浆焚烧般烟火不断。
    幻梦被刺激的整个颤抖不住,舌尖再次入侵嘴唇,盘旋缠绕,气息交换,取之不断,整个房间沸腾不止,糜烂不休。
    下一秒,身下一凉,裤子已经被魔力侵蚀殆尽,双腿之间横着一个火热硕大的物体,抬起眼眸,发现他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含娇哺乳的花蕊不停紧缩着,它肆意的在腿根之间滑动着,花蕊微微吐露泉水,灌浇在他的身上,愈发肿胀起来。
    万夜眼睛黑暗不断的加深,舌头在口中不断抽搐,沫液交换,痴缠不停。
    “啊~”整个人如触电般,私处被塞入,快感直击脑层,脚趾微微紧缩,花穴欢快的吐露春水,身体软了下去。
    万夜心情早就软泥不堪,他低声喘气着放开她的唇,喷晒着勾人的气息传入耳傍。
    “好软,好舒服~”
    亲啄着她的耳垂,耳朵微微发红,玲珑可爱,忍不住直接含进嘴唇,好甜~
    肉棒微微抽出,淫液被带出体内,况况流出,整个穴口愈加红艳,蠕蠕而动。
    对准贪吃的小穴,直直往下沉,整个肉棒都吞入了淫水泛滥的穴道之中,爽得她口水流出,整个脑子在不断的抽搐下,一波接着一波泛滥不止。
    万夜两只手从后面抓住她圆润而挺翘的屁股,一上一下的顶撞着丝软柔滑的甬道,嗅着她身上散发的点点昙花香气,眼睛像一只恶狼不断的舔过着她的肌肤,控制不住用嘴唇在她的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暧昧红印。
    身下的人宛如毒品让自己沉迷上瘾,疯狂的勾引着自己的心魂,只希望她永远的留在自己的身边,当自己一辈子的禁脔!
    脑中回想着也不禁加快速度,痉挛韧带的阴茎勃起不停,小道中如万千只嘴不停的吮吸着,水流挤压的声音不断发出,啪啪作响。
    “好想一起欲火焚身~”幻梦被肏的水花溅溅,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一团火球燃烧在四中,包围着他们,热的难受,但却不疼。
    点点火焰在身体上蹦哒燃烧,一冷一热,小穴吐露在一起,每个皱褶都被撑开,鼓起的青筋燃起淡淡火焰,不停的往里面窜,环绕在阴蒂之上,捣的淫水白汁直冒  ,快感一阵又一阵的淹没理智,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炽热的鸡巴愈加的浓烈,在湿漉漉的小穴里四处捣乱,煽风点火,两只手再一次狠狠的捏一下奶子,在这高调的快感之中,幻梦直接晕了过去……
    无奈自己挺力的鸡巴,看样子她的身体也要锻炼锻炼,不得不加快速度,挺力而入,浓厚的精液射进其中。
    抱上她进入刚刚水汽漫漫的浴池之中,本想后面还来一个鸳鸯浴的,可惜某人真是太不争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