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嫁给残疾战王以后(穿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嫁给残疾战王以后(穿越): 分卷(45)

    在找了。就连伏琴跟仇轩他都派出去物色人选去了。
    还是那句话,是不是月家月烛溟都不在乎,重要的是:他能胜任帝王路。
    不过不能胜任也没事,林老跟晏老还有晏十风这些老臣辅佐教导个十几年还是成的,实在不行,他们轮流当帝王吧!
    王爷,晏老已经七十多了。
    反正我不当皇帝,月烛溟抱着沈牧亭不撒手,我就想跟你在一起,给你一世无忧。
    沈牧亭方才淡淡的怒意在这句话里尽数散了去。
    夜还很长,王爷就不想沈牧亭勾着月烛溟的领口,月烛溟直接把人甩床上去了。
    就这么找了两个月,林绯钰那边终于传来消息,说是找到一个月家上上上上一代王爷的血脉。
    朝中大臣对血脉尤其看重,在他们眼里,盛宣皇室若是换了姓氏,那便不再是盛宣了一样,这让沈牧亭颇为不理解。
    月烛溟理解,可是这天下又不是他月家的天下,拗不过那帮老固执,月烛溟便让人把人带回了京,由几位元老大臣轮流教导。
    在那个叫月松星的男子进京那天,月烛溟同时收到了江瑾跟应少安的消息。
    这段时间他们搜遍了皇城也没搜到这两人,没想到今天却突然出现了。
    月烛溟匆匆进宫看了一眼那个皇帝候选人便跑了,气得晏上行差点当场嗝屁。
    宣临城,郊外顺行的一处村庄。
    沈牧亭跟月烛溟跟着江瑾遥遥跟来的时候,江瑾正在屋里织布,并未见应少安。
    江瑾看着来人的沈牧亭跟月烛溟的时候,梭子都掉在了地上,刚织上去的线都松了好几条。
    王王爷
    应少安呢?月烛溟面色非常非常沉。
    江瑾没有说话,正在这时,栅栏外忽然出现了一个挑着俩箩筐的男人,他看着门口的两人,又抬头看了看趴在屋顶的弓箭手,撂了挑子不管不顾地拨开月烛溟跟沈牧亭冲了进去,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站在江瑾面前。
    你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应少安被晒黑了不少,原本清润秀气的脸此时多了几分生而为人的生气。
    江瑾却把他拽在后面,拍了拍他的手哄道:少安,他们不是坏人,找我有事,你在屋里等我,不要出来。
    应少安抓紧了他的手,不松。
    江瑾硬是掰开了他的手,示意沈牧亭跟月烛溟出去谈。
    三人来到院中的一棵大榕树下,江瑾背身而立,然后转身,看着那扇紧闭的破败小门,他失忆了,却也痊愈了。
    大半年前,江瑾找到应少安比月烛溟找到沈牧亭早,那时沈牧亭的手腕就覆在应少安手腕上,换血明显是成功的。
    但是江瑾那时生了私心,按照他对月烛溟的了解,应少安害了沈牧亭,只有死亡一条路可以走。
    他不想应少安死。
    他背着应少安出了那片难走的密林,在荙楚国遇见了荙楚五皇子楚陵,是他救了少安,可是醒来的少安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我。
    他以为自己对应少安根本什么一点都不重要,却没想到,在那张清润又冰冷的表皮之下,他把他藏在不可触摸的心底。
    他伤愈后,我们便回了盛宣。江瑾一掀袍子,朝沈牧亭跟月烛溟跪了下去。
    我知道我决定带着少安回来,定然会遇见你们,我们犯下的错,我们会承受,王爷,不论生死,我都会陪着少安,不论你怎么处置少安,江瑾都定当作陪。他这条命原本就属于应少安,而他也很早很早开始,便已经决定了这条路。江瑾朝着两人重重地磕了一个头,还请王爷跟公子成全。
    月烛溟凝眉看着江瑾,你威胁我?
    江瑾无足轻重,于王爷而言实在算不得威胁,只是江瑾想不论什么,都要陪在少安身边,上穷碧落下黄泉。
    上穷碧落下黄泉吗?沈牧亭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月烛溟握紧了沈牧亭的手,他对沈牧亭,又何尝不是这样。
    沈牧亭回头看向那不住嘭嘭响地大门。
    其实细究一下,沈牧亭是有点理解应少安的,他们都是所谓的正常世界怪物一般的存在,都恨自己的身体。
    应少安这么做,也是想正常而已,但是他跟沈牧亭不一样,沈牧亭是被人人觊觎又害怕的存在,而应少安,几乎也差不多是如此处境。
    但是他跟沈牧亭想法不同,沈牧亭从未想过去伤害任何人来让自己变得正常。
    而应少安,却是不择手段地想让自己变得正常。
    可如果是已经烂入骨髓的世界呢?
    你怎么证明他是真的失忆呢?沈牧亭言笑晏晏。
    江瑾听了这话,立即反应过来沈牧亭的意思,他愿意给他们机会,不计前嫌,只要他证明应少安确实失忆且不会再生事端。
    我可以。江瑾立即爬起来,却在刚刚靠近门的时候,屋内的应少安再也没了耐心,直接用武力震破了门从里面冲了出来。
    小瑾应少安满脸怒意地看着沈牧亭跟月烛溟。
    我没事,少安,我没事。江瑾安抚着应少安,道:你还记得他们吗?
    不认识。应少安把江瑾护在身后,你们到底什么人,要做什么?
    是你想杀却没杀掉的人啊。沈牧亭言笑晏晏,随即他拿出一根轻轻扭动的绞藤,那绞藤缺失营养,又是被火烤被冰冻的,还活着简直顽强得很。
    沈牧亭拿着绞藤缓缓走近应少安,却见应少安只是厌恶地退后了几步,绞藤没有丝毫反应。
    还真硬是用他的血把绞藤的种子□□了啊。
    公子江瑾不解,不是让他证明吗?沈牧亭这又是什么意思?
    没事了。沈牧亭直接把绞藤毁了,他留着这么一根,就是想见了应少安,还有没有杀他的必要。
    现今看来,没必要了。
    走吧!沈牧亭拽着月烛溟离开,月烛溟回头看了一眼应少安跟江瑾,没有说话,抬手在唇间吹响了一道响亮的哨声。
    宵风马蹄踏踏打着响鼻跑了过来,黑啸正坐在它背上兜风。
    这一幕看得沈牧亭笑弯了眼。
    狗王爷,下来!
    黑啸颇为不情愿,宵风却一点也不给面子的一抬前蹄,直接把黑啸甩了下来,黑啸对着宵风就是几声洪亮地汪汪。
    月烛溟翻身上马,朝沈牧亭伸出了手,沈牧亭把手搭在他手心,月烛溟轻轻一带,沈牧亭便稳稳落在他前面。
    马蹄声渐渐远去,江瑾遥遥看着马背上的身影渐渐远去。
    应少安的目光也复杂得很,沈牧亭就这么放过他了?
    可是想到这里,他便转头看着江瑾。
    沈牧亭看出来了,却没对他做什么,他会记得沈牧亭这份恩情。
    他从后抱着江瑾,没有只言片语。
    而今的平凡生活,是他想要的,是他梦寐以求的,他跟江瑾过了大半年的寻常日子,也获得了大半年的正常人的生活,这对应少安而言,够了,也是赚了。
    小瑾应少安搂着他,我们回房好不好?
    江瑾浑身一僵,他跟应少安虽然在一起了半年,也同床共枕了数月,可应少安从未像今日这般,两人也甚少逾矩。
    而今这句话,却让江瑾从中听出了些别的什么,他转头看着应少安,少安,你
    应少安却直接将他抱进了房门。
    路上。
    沈牧亭看着跑得欢快的黑啸,脸上的笑自从江瑾家出来就没散过,月烛溟不由叹息了一声。
    你看出什么了?
    应少安没失忆。沈牧亭轻笑道。
    像是知道月烛溟要说什么,他道:但他确实成功了,不会再对我们构成任何威胁,而且他的武功也全废了。
    月烛溟叹了口气,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你啊~
    他的阿亭怎么就这么心善呢?
    回去我就试试看能不能让静谧大师的手脚长出来。
    我已经准备给静谧大师养老了。他舍不得沈牧亭疼。
    养老用得着你?林绯钰是干嘛吃的?
    月烛溟:
    今晚吃什么?
    我想吃你上次给我做的菜。
    好,今晚回去就给你做,京都的事基本定下来,你想去哪儿?
    嗯~上次回来我们想去的地方都去过了,怪累的,我看兖常州就挺好,不如,我们去兖常州定居?
    好,听你的!
    落日余晖之下,马上人影重重叠叠,影子在地上无比缱绻暧昧。
    沈牧亭偏头看着月烛溟的脸,轻声道:我不会生孩子,你会想要个孩子吗?
    看你,你若是想要,我们可以收养流离失所的孤儿,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那我要几个学堂那么多。
    好,都听你的。
    夕阳无限好,人也无限好。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本《小怪物[末世]》
    【文案】
    世界崩坏,怪物横行。
    同伴都被寄生成了怪物,而楚致也出现了异常。
    某天,他被怪物包围,却被一队人类所救,并把他带回了基地。
    检查后,楚致一切正常,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不正常的!
    基地资源有限,暂时没有空房间,你只能跟我一起住。
    楚致同意了,他现在只要待在有人的地方就好!
    后来他们一起执行任务,楚致在一次任务中不慎暴/露。
    你是怪物!你被寄生了!同伴惊惧,举枪扫射。
    楚致用微笑掩盖绝望,淡声道:原本我也是人类啊!
    只有萧瑨慢慢走近他,把他拥入怀里,你不是怪物
    怪物受X忠犬兵人攻
    【无CP《凡人之躯》收一下吗?】
    【文案】
    有人说:凡人之躯,永远无法与神明比肩。
    李烙:你说得对!
    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也是轮回路的争夺。
    我不做那神明,也不屑神明。神明不是我的信仰,我才是我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