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夜夜欢:老公别过来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总裁夜夜欢:老公别过来: 第五百九十七章 透骨的冰凉

    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了。
    张思佳并没有因为简琛的冷漠而失落,反而进退有度说道:“简总,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是我太唐突了,不好意思。我会想办法回去地。”
    “你……”简琛一时语塞,不过张思佳都这样说了,如果他不送的话,确实显得有点太过分了。
    简琛想给安情打个电话,告诉她让她等一下,可是大半天电话都打不通。
    他有些烦躁地手机收了回去,送张思佳回去的路途上,他们除了一些基本的对话,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
    虽然简琛送她回来了,但是张思佳心里突然觉得有些落寞,这种情绪不应该属于她的。
    “张小姐,我先走了,还有如果你需要司机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以后你上下班都会有人接送。”简琛帮张思佳打开车门,而后淡淡地开口道。
    张思佳清丽的脸上闪过一丝僵硬,但是很快就恢复了笑容。
    “不用了,今天麻烦你了。我会让母亲安排地。”
    “如此就好了,我就怕到时候张董说我亏待你了。”简琛状似无意地说道,却像带着刺骨的针一般。
    “简总想太多了。”张思佳一直保持着微笑,直到简琛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他的眼前,她还是没有挪开视线,夕阳的余晖洒在她的身上,却带不来一丝暖意,她只觉得透骨的冰凉。
    “小姐,你回来了怎么不进来啊?你看这身子冻地,夫人都该心疼了。”李嫂也算是看着张思佳长大地,把她当成了半个女儿,见她这样,不禁心疼。
    张思佳脸上挤出了略微苍白的笑容:“李嫂,我没事,我怎么会有事,现在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
    她认定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地……
    “快进去吧,工作的事情哪里比得上身体重要呢?”李嫂以为张思佳是在公司不顺心,连忙拉过她的手,语气非常温和地安慰道。
    安情叹了一口气看着已经陷入关机状态的手机,很是无奈……今天发生的糊涂事情已经够多了,现在又来了一件。
    “安情,下班了,怎么还不走啊?”有几个女同事走过安情的身边,都会客套地问几句。
    安情有些尴尬地笑着:“我还有些工作没有处理完,等下就回去。”
    其实哪里还有什么工作呢?关键是她在等简琛,中午没有陪简琛一起吃饭,虽然是因为公司的事情,但是简琛多少会有一些介意的。
    但是现在手机又没有电了,想要联系简琛也联系不上……而且她已经偷偷朝着窗外瞄了很久,都没有看见那辆熟悉的车子。
    只有匆匆下班回去的人而已。
    安情一个人待在在办公桌前面,看着天色渐渐夕阳的余晖渐渐散去,夜晚的黑暗正在悄然上演着。
    她都已经把准备明天解决的资料都全部看完了,那么简琛是不打算来了吗?
    都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
    难道是有事情吗?
    安情不断地为简琛找着借口,最后打算放弃等待直接回去,但是却始终迈不开步子,只能静静地坐在原地。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修长的身影正在悄然靠近,在安情的桌前轻轻地敲了了一下。
    安情整个人反射性条件地尖叫出来:“啊!”
    原本安静得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回荡着安情的惊呼声,仿佛要划破云霄一样,让人震耳欲聋。
    苏子白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嘴角处扬着无奈的弧度:“我有这么吓人吗?让你怕成这样?”
    安情这时候才知道她刚刚有些反应过度了,但是这也不能怪她,换做是谁也会尖叫……只不过她叫得比较夸张而已。
    “我刚刚没有留意到,一直在看文件。”其实是一直在想着简琛的事情。
    苏子白的视线落到了安情的白色的办公桌上面,上面摆放着一份文件,但是文件却是倒着放着地……
    “看来你喜欢倒着看文件?”
    这很明显拆穿了她刚刚蹩脚的掩饰,安情尴尬地低着头,眼睛一直盯着米白色的地板,仿佛要看穿一个洞一般。
    “而且还喜欢低着头发呆?”温柔的声音中带着浅浅的笑意,却让安情尴尬异常。
    她为了证明她不是这样地,猛地抬起头,就落入了苏子白冲澄澈的眼眸中,那漆黑的瞳孔有着不一样的光亮,仿佛一汪浅蓝色的湖泊一般,平静又让人莫名地想要陷进去。
    “我……我刚刚在想事情而已。”安情抓着她衬衫的衣摆,尴尬地挤出笑容,让人看着却有些勉强。
    苏子白见安情一脸窘迫的样子,嘴角轻扬着,看来安情比他想象中的要有趣得多了。
    “都下班这么久了,你还不回去吗?”其实苏子白的话中有话,一半关心一半是试探。
    “我……本来打算整理一下再走地,现在也差不多了。”安情不想提起简琛,特别是在苏子白的面前,毕竟昨天晚上才经历了更加尴尬的事情。
    简琛平时做事情都很有分寸,可是昨天晚上竟然在苏子白的面前,就强吻她……
    苏子白轻笑着提议道:“那么一起走?”
    安情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毕竟等了简琛这么久,连个人影都不见,天色又黑了……还是尽早回去吧。
    “那就麻烦你了。”两人并肩走着,随意地闲聊着,可是安情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时而低着头看一下时间。
    安情的这些小动作尽落到了苏子白的眼底,他不动声色地问道:“你是在等什么人吗?”
    “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安情下意识地去否认,而苏子白也没有再追问,这个话题就这样带过了。
    苏子白去取了车子回来,看着有些发呆的安情轻声问道:“我送你回去?”
    夜色渐渐笼罩了这片天地,华灯初上,灯光闪烁,繁华的S市的夜晚在一片光和影中上演着。
    “好。”安情沉默了一会儿才点头,那个男人应该不会来了吧,至于因为什么……她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