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兄长(骨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兄长(骨科): 寻找药方①

    注:妾身=古代已婚妇女自称            户籍是登记、管理人户的册籍,亦称籍帐。          掌印=掌管印信,比喻主事或掌权。
    叁叁两两的仆从在附近游走,柳文宜带着荀薏前往柳文玦的方向。
    “文宜,我们这般堂而皇之找人好吗?”荀薏瑟缩地遮了遮脸,莫名的心虚。
    “不是说这里常常会突然出现什么修士,怕什么?”柳文宜扯着她大步走,脸上的表情刻意板着,眼底却泄露了一丝丝笑,“反正是被当成这里的‘彘’,我们来个偶遇就行了。”
    到了附近,荀薏并不热衷就在原地等着,柳文宜则按捺不住在周围来回踱步。
    “荀薏。”
    这一声喊得轻,荀薏没听见,离得近的柳文宜却听见了。她猛然转身绕过拐角,两叁步远就是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她用本音小声地叫了一句“兄长”,那欣长的背影转过,是令人安心的存在。原来,他们离得这般近。
    柳文宜看了看附近,见没人关注她,便大步走向他们。她一把牵住他的手,指节抵进掌心的软肉,喜悦显露在勾起的嘴角。柳文玦刹时没有反应,视线看向被牵紧的左手,手指情不自禁地动了动,想牵她。
    掌心的骚动令柳文宜清醒过来,她大吃一惊。她匆匆放下嘴角,压制不合宜的心动。她抖了抖衣袖,一个纸团落在手心递给他。
    “兄长,你们在这里可以自由行动,自然些就好。”她侧身靠近他观察周围,声音细小,“纸团等我们走了再看,上面是我们的消息。”
    柳文玦蠢蠢欲动的手僵硬了起来,停顿一下接过纸团,拳头捏得不能再紧。
    柳文宜看着他,目光里思绪难言。她微微欠身,“妾身无意冲撞了公子,还望海涵。”说罢款款走向前方,第五步时忍不住回首,他未曾看她。
    柳文玦心里酸涩,自己未免太自作多情了。她对他不过是兄妹情,方才也只是传递消息,他心猿意马个什么劲儿。转过头,柳文宜已走了七八步远,步伐缓慢。
    柳文宜走向荀薏,两人告别了荀桉走远。
    “荀师弟,你什么时候去荀姑娘那的?”柳文宜见荀桉走来,有些疑惑。
    “咳嗯,在柳师姐叫柳师兄的时候。”荀桉眼神偏移,尴尬的小声回话,“看柳师姐用我娘亲的皮囊与师兄亲昵,总有些不自在,于是就与妹妹相认了。”
    说到这,荀桉想起刚才的发现,初起疑窦。
    “嗯。先随我走。”柳文玦带荀桉走向另一方向,寻找偏僻之处。
    “方才文宜给了我一个纸团。”他将纸团摊开,两人将消息阅览。
    “怪不得可以让我们自由行动,原来当我们是‘彘’。”柳文玦若有所思,取下腰间的香囊,“罗浮梦的香有标记作用,这个香囊的香也是标记吧。”
    “如此正好,这样我们寻找药方也轻松些。”柳文玦将香囊系回腰间。
    “丹修自幼学习制药,一般学成前会有一个公用的炼丹房,学成后自己会离开师门,再起一个丹房。”荀桉低头思索,“正道的修士是‘彘’,要与之交往必定是学成的丹修。我们可以先找那些找刚起的丹房,防备性低,方便我们潜入。”
    “这里招收幼童,这是一个切入点。”柳文玦指着纸上的一行字讲,“我们先熟悉熟悉这里的地形,再寻找幼童的住所。幼童未成熟,好打探一二”
    两人说干就干,花了两日的功夫,不吃不喝快速将梅卿阁走了个遍,荀桉勉强记下。
    荀桉停下最后一笔把地形画出,手不可控的发抖。此时他腹中饥饿,从储物袋里拿出辟谷丹服下。柳文玦将地图收下,见他险些将丹药抖飞,内心担忧他的身体。
    “荀师弟,还可以吗?”
    “可以。柳师兄,你先去打听幼童的住所,我边休息边等你。”
    “好。”
    大厅登记了新招的幼童,柳文玦首先去了这里。到了门口,他先是整理衣襟,再使用易颜丹换了副样貌,从腰上取下了香囊。
    他眉头皱起,眼神难过,忧郁如有实质的渗透出他的躯干。他走进门,将香囊放上桌,隐忍地讲道:“你们知道阿然在哪吗?”
    面前的人显然有些疑惑,“不知公子所说的阿然是谁?”
    “她叫玉珏然。在下瞿孟泉,是一名丹修,与她相识于罗浮梦。”瞿孟泉是玉珏然那日的对象。既然她借瞿孟泉透露消息,那么瞿孟泉这个人,也就是为他准备的身份。
    对方看见了桌上的香囊,边拿起边问:“那公子是怎么到这的?为什么到这来找?”他用手在香囊上方扇风,细嗅着那芬芳的莲香。没错,是玉掌印的香。
    “两天前我与阿然到此地,她说要带我见见她的故土。今日进来此地,她人却不见了。”他的神情略微焦急,“我适才在附近失联,我见这有人才过来问问。”
    柳文玦见他还想问话,行为开始有些激动。他按住他的肩膀晃动,嗓音颤抖,音量加大。
    “你们倒是去找啊!去啊!”
    旁边的人见他情绪激动,赶紧上前将两人分开。
    玉掌印不是被勒令未得调令不予回阁吗?他被人与柳文玦分开,心里却掀起了轩然大波。一时间,他将所有人都派出寻找玉珏然。他匆匆去禀报上级,也顾不上一旁抱头崩溃的柳文玦,一时间屋内仅剩柳文玦一人。
    柳文玦捡起掉在地上的香囊,迅速从怀里掏出炭笔、纸,将籍帐上的居所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