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路登(1v1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路登(1v1H): 第二十三盏灯

    在回来的路上,林昆就跟董思齐说了,司礼可能要跟登哥表白。
    两人正翘首以盼着,却看见司礼红着眼睛进来了。
    妹子表白被无情拒绝了呀。
    路登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向他表白的人不胜枚举。可路登每次都态度决绝,不让对方存一丝的幻想。
    所以他虽然脾气好,还是落下了一个高岭之花的名声。
    他们还以为路登对司礼是有好感的,会不一样。
    原来是他们想错了呀。
    林昆觉得有点对不起司礼,要不是他怂恿,司礼应该也不会冲动的跟路登表白,不表白就不会被拒绝了。
    一整个下午,司礼看起来心情低落,也不跟他们说话了,也不偷偷看登哥了。
    这也正常。
    表白被拒,哪个能高兴啊。
    而让董思齐和林昆意外的是,路登也不在状态,面上虽然看不出什么,但他却在一个很常识的问题上出错了。
    这不寻常。
    董思齐和林昆对视一眼,开口提议要不今天就到这儿吧,左右不差这一会儿半会儿的。
    路登看了眼手表,才不到四点。
    “有事?”他问道。
    “我有个作业明天要交,有点难写,晚上怕写不完,所以我俩想早点回去。”林昆信口胡诌道。
    他偷偷扯了扯下董思齐的袖子,董思齐立马配合道:“行吗?哥。”
    路登默了两秒,点头说好。
    两人叁两下收好书包,跑的飞快,像真是有急事。
    路登的视线转向司礼,她正低头慢吞吞的收拾书包,没看他。
    “要不要去我家?”路登问。
    司礼下意识的就要答应,一抬头,触及到路登的目光又立马挪开。
    “不去了。”
    司礼摇摇头道:
    “我妈让我早点回家。”
    她微低着头,额前新长的碎发淬在暖阳里,路登想抬手摸,还是忍住了。
    他一如即往的笑着道:
    “我送你。”
    路登拿过她的书包,甩到肩上径直往外走,司礼咬咬唇,只好跟上。
    送到巷口,司礼从车上跳下来,对路登匆匆道别就想走,却被他拉住。
    “怎么了?”
    路登捏捏她的掌心就松开了,最终还是抬手在她头顶揉了一把,道:
    “回去吧。”
    进入一月份,考试周就真的要来了。就连宁晓骅都拒绝了马奇的约会邀请,老老实实地坐在教室刷题。
    她皱着一张苦瓜脸从一堆练习册里抬头,让司礼教教她。
    宁晓骅知道司礼最近在补课,但以为司礼在校外报的补习班。
    “要不这几天你去我家住吧,我爸妈出差不在家,就我一个人,咱俩晚上还能一起做做题。”宁晓骅建议道。
    她想要个新ipad,可她爸妈说只有她这次考试进步了,才给她买。
    司礼说她要问下唐青。
    她给唐青打电话说的时候,宁晓骅也在一边对着电话拼命哀求,唐青无奈,只好同意,叮嘱她们两个女孩子在家要注意安全锁好门。
    挂断电话,司礼又悄悄给路登发了个消息,跟他说一声。
    她这几天要跟宁晓骅一起复习,就先不去实验楼了,也不去他家了。
    好一会儿,收到一个简短的好。
    宁晓骅这次像是认真了,她拉着司礼没日没夜的学,倒是让她没时间想别的。
    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司礼还是忍不住看一眼手机。
    她和路登的聊天页面还停留在上次路登回的那个好。
    明明有好几次她看到有提示对方正在输入中,可没有消息进来。
    手机屏幕亮了又灭,司礼迟迟舍不得放下。
    那天从火锅店出来,司礼就莫名其妙的心里觉得别扭。
    她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连带着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路登。
    她一直在躲着他。
    睡在旁边的宁晓骅突然翻了一下身,吓了司礼一跳,连忙把手机塞到枕头下面闭眼。
    考完最后一科出来,所有人脸上的表情轻松了许多,压抑了许久的班级氛围也重新变得躁动。
    班主任马不停蹄地过来交代了一下寒假注意事项,就给他们放了假。
    所有人欢呼着蜂拥跑出教室,司礼随着人流,慢吞吞的往校门外走。
    陆大年和唐青打算过年的时候去个温暖的海边,听说司礼放假,就想说要不早点去,多玩几天。
    他问司礼的意见。
    司礼看了眼阳台浇花的唐青,道:
    “您和我妈妈好好玩吧,我就不当电灯泡了。过几天我得回云城看爷爷奶奶,就在那边过年了。”
    “对,回去看看老人是应该的。”
    陆大年笑着赞同道:
    “安心回家过年,你妈妈这边不用操心,有我在。”
    “谢谢陆叔叔。”司礼乖巧道。
    吃过晚饭,司礼回房收拾行李,唐青端了盘水果进来,问她要不要帮忙。
    “我自己可以。”
    司礼拦着唐青不让她动手,她抱住唐青的腰,钻进她怀里跟她撒娇:
    “妈妈,你跟陆叔叔出去好好玩。”
    “不用担心我,我能照顾好自己。”
    唐青替她理理头发,心里踟蹰了一下,道:
    “替我问你爷爷奶奶好。”
    “知道。”
    母女俩又腻歪了一会儿,唐青才走。
    司礼也没了心思收拾,她仰躺在床上,举着手机,犹豫要不要跟路登打个电话。
    刚点开路登的头像,手机突然响了,吓了她一跳。
    来电人是路登。
    司礼心弦跟着手机的频率一起颤动,她手抖着接通:
    “喂。”
    “是我。”路登的声音顺着电流爬过来。
    “我知道。”司礼咬了下唇回道。
    话音一落,司礼似乎听见路登笑了一下,她正要说话,感觉到不对劲,起身跑到窗前,楼下果然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倚靠在摩托车上,正抬头往上看,似乎没料到她会突然出现在窗前,愣了一下,然后绽出灿笑。
    司礼眼里一阵热,她突然发现,不管怎样,此时她义无反顾想跑下去找他的心情从没有变过。
    她也这么做了。
    距离路登有五步远,她猛地站定,却被路登一步上前,紧紧捞进怀里抱住。
    他端起她的下巴,观察着她的神情,良久,问道:
    “想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