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HP】紫罗兰(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HP】紫罗兰(np): 第九十七章BurntSugar

    这是一个最茫然的情人节,你有生以来度过的。
    醒来头疼欲裂的你如是想到。
    “醒啦?睡饱没?”一张脸凑到面前。
    “要不要再睡会儿?”另一张脸也出现了。
    鼻子以下的部分还缩在被子里,你眨了眨视线模糊的眼睛,以为自己还在做梦,延续昨天那个又长又荒唐的梦,于是你不打算搭理这俩人,兀自闭上眼睛任由发胀的头脑夺走为数不多的意识。
    “真是毫不留情呢。”肘部撑在床边垂眼看你的弗雷德说道。
    “哼……别吵,我好困……”你翻了个身,背对着他,同时也转向了另一个。
    温热的手指在你涨酸的额间轻揉,消退了些许不适感,蹙着的眉渐渐松缓,你就快要被睡意拖着越沉越低了。
    拨开卷曲打结阻碍了动作的乱发,乔治轻声问道:“这样有没有好点?”
    你不想说话,只闭着嘴随意哼哼了两声,以示你已经把这句问询听进了耳朵里。
    “那臭小子,到底给你喝了什么酒,后劲这么大。”
    我又没喝酒,你在心里反驳他。
    弗雷德很是不满,在你耳边半是威胁半是诱惑地,将你的瞌睡虫瞬间赶跑,“我发现你买的一大袋甜食了。”
    猛地睁开眼,美梦成了噩梦,脑袋又开始酸痛了,你激动地从床上弹起,动作太剧烈,晃得眼睛都发晕。
    “这么着急干什么,做贼心虚吗?”弗雷德咧着嘴笑话你,“你猜猜我有没有告诉你哥?”
    一时着急你完全顾不上别的了,拖着声音哀哀凄凄地,带着些许期望和忐忑,搂着他手臂快速问道:“你不会的吧?应该不会……吧?”
    “嗯哼,态度变化得还真快啊,小猫。”手臂肌肉正好卡在浅浅的沟壑之间,弗雷德视线下移,又转了回来,盯着你惊疑不定的神情,笑地更开心了。
    他抽出手,指腹在你歪斜的领口里露出的一抹锁骨边缘上擦过,“要知恩图报噢。”
    “什么、什么意思?”你忍住要把那只乱碰的手挪开的想法,还在关心你的快乐下落如何,“你们不会都、都丢掉了吧?”
    越想越可惜,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已经发生了,仿佛那精心挑选,承载了你所有满意和喜悦的甜蜜已经在你眼前飞逝而过,你甚至都来不及品尝其中最爱的一款,玫瑰花形状的巧克力,还是限量款的呢,全靠手速快才抢到那一点。
    “你就是这样想我们的吗?薇奥……”乔治从背后靠近,沉沉的下巴放在你肩头凹陷处,耳廓蹭着你的颌骨,又痒又慢吞吞,“你应该对自己的身体健康多上点心,而不是全靠我们提醒监督你。”
    “那家伙也真是不知好坏——卑鄙。”弗雷德咬牙暗骂。
    你还想多问两句下落不明的可怜无辜的美味,恍然发觉自己似乎并不在最熟悉的寝室中醒来,在这个情人节的第二天早晨。
    金红帷帐,一屋子乱糟糟的新产品和库存,贴满了墙壁的广告单,两把扫帚挂在窗下,一上一下的,两张书桌,一张整洁一些,另一张就跟台风轰炸过一样,不用想都能分辨出来分别属于谁——前段时间还在这里帮他俩对过账单,虽然帮了倒忙,害的弗雷德又得重新整理一遍。
    你从他俩的包围圈中艰难挤出去,踩在地毯上,低头找了好久。
    “我的鞋呢?”
    “你要去哪?”乔治翻身下床,高挑的少年赤足站在你面前,和你雪白粉圆的脚趾互相对着。
    往后退了两步,腿肚顶到床沿下缘,差点仰面摔回床上,被乔治顺手捞住,扶着你站稳,然后又问了一遍,“去哪里?”
    你也问他:“我鞋去哪啦,我怎么找不到了?”
    弗雷德‘嘁’了一声,“抱你回来的时候你就光着脚,把他急得,没头没尾,慌慌张张。”
    “准是掉半路上了,”他又补充,很是不屑,“不靠谱,出去玩还能把鞋丢了。”
    你也是实在记不起到底什么时候发生的,你的记忆好像只停留在一个月光蒙蒙亮的夜晚,树影婆娑,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了。
    失忆也不能忘得这么干净吧?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了呢?
    脚趾头动了动,你绞尽脑汁思考着混沌的记忆,怎么就睡了一觉醒来全部成了碎片式的。
    “穿我的吧,新的。”乔治拿了白色短袜,对他来说确实是短的,对你来说只能松松垮垮半掉不掉地卡在脚踝以上,和小孩偷穿大人衣物似的,滑稽而可爱。
    你晃了晃腿,又想起正经事,双手摊开掌心朝上并拢在一起,眼巴巴看着他们俩。
    要是脑袋上有对猫耳,此时一定会软绵绵地耷拉下来,折在一起,轻轻抖动。
    弗雷德摸了一把你的手心,故意问道:“干什么呢,讨饭呀?”
    “不会真的丢了吧……行行好嘛,我保证我一天就吃……就、就吃……”
    “一个都不准吃。”
    弗雷德捏着你的手,贴在了你脸颊上,推了推饱满的腮肉,你现在的样子就跟捧着自己脸蛋假扮一朵开着的小花朵似的。
    他捂着肚子笑个没停,他的孪生弟弟拿出了记账的劲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片刻后展示在脸红成一团的你面前。
    “这是你最近的安排表,东西我们保管了,不告诉其他人。想吃,必须按照规定,不然下次你再牙疼过来乱喊一气惹得大家紧张兮兮……就不一定是虚惊一场了噢。”
    少年笑得眉眼弯弯的,你却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看了眼画了一堆圈圈叉叉的日历表,眼前一黑,开始讨价还价,“隔一天只有一个,这太小气了!”
    “嗯?”乔治抱着手臂俯视你,嘴角还没放下。
    你挪了挪身子,认命般地,扯了扯他裤子侧边口袋。
    “先把今天的给我吧。”先吃了再说。
    红发乱蓬蓬的,微微蹙眉,咬着下唇一脸期许,狡黠的眼神早已盯上了裤兜里一颗糖果的形状,小手顺着口袋边缘探进,在他呆愣僵住的时候,快速找到目标,掏了出来。
    飞快扒开糖纸,塞进嘴里,还有心思对着他们吐舌头。
    “啧。”一点记性不长。
    在你卷着糖满足地眯起眼的时候,他按着你肩膀,推平在被子上,自上而下跨坐,眯着眼看你。
    “乔吉……怎、怎么了……”
    慌乱的问号还未来得及从含糊不清的言语中释放出来,就被弗雷德捏着下巴堵了回去,惩罚似的推挤着你,睡裙下摆在少年手心里越堆越多,越卷越高,越过了臀线,绵软的小肚子,微凸的肋骨,最后正好停在峰团山脚下。
    他的呼吸逐渐粗重,你却完全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空气都要被抢光了,昏昏沉沉腮帮子发紧。
    布料逐渐上移,终于使掩盖其下的美景全数显露,两团颤巍巍的,随着呼吸摆动的,雪山上的樱果。热气扑在上头,娇弱幼敏的粉蕊被衔咬,你无法喘息,只能哼出断断续续的,像是哭泣,像是生气,又像是在撒娇的,意义不明的鼻音。
    双腿慌张地扑腾着,于事无补,被随意压制住。
    你没办法淡然接受两处秀弱都被温湿的缠绕包裹住,双生子的默契仿佛全在这时候发挥至极致,他们轮换战场,尽情享用晨间的甜点。
    “太甜了,糖吃多了都腌入味了是吗?”你已经混乱到分辨不出是谁说的这句话了。
    胡乱扑腾的腿消停下来,变为缓缓交磨。
    腰背酸软,热意透进血管,一股股卷进下腹,饱饱涨涨的,好像要顶着出口了一样。
    你的喘气骤然加速,又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小手轻轻按了按,瞬间缩紧了全身筋骨。你想推开这两个已然全身透着痛快的少年,嘴里不清不楚呜咽着,每次想说点什么,又会被紧密的攻势塞回脑海里,塞回处理语言的中枢里,泪水糊了一脸,更加剧了你的不祥预感。
    太涨了,每一次不小心压迫到的时候,都觉得那点小小的器官要承受不住水液荡漾,时时刻刻冲刷着你残存的理智和羞耻感。
    一定是昨晚水喝太多了,撑得难受极了,脚趾都蜷缩起来,拧在一起。
    终于找到一个能够喘息的间隙,你磕磕绊绊急急忙忙地哭叫出自己的诉求。
    “呜……我要忍不住了,我要……我想要去……”
    好像说两句话,那点感受就更明显了,你并拢了腿,尽力忽视热到如有实质的目光。
    “啊——是的——”乔治反应过来,手掌压在肚脐下的位置,温温柔柔却不怀好意,“这才早上,是么,可以理解的,肯定……”
    身下的人,嘴唇亮晶晶的,两点嫣红被裹满了透亮的,饱满的,属于彼此的液体。
    好想一直这么……好想。
    他缓慢地,轻柔地,却使你绷紧全身地……
    微微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