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橙汁: Chapter36

    另外叁个舍友都知道王珲干了什么,被随后跟来的庄信笑嘻嘻地劝开。“借个地,聊点私事。你们出去喝点酒吧?回来张越报销。”
    宿舍里便只剩下他们叁个人。
    王珲见瞒不住了,尝试着从张越手里挣开,未果,大喊:“张越!你干什么,放开我!这里是学校!”
    张越冷笑一声,“你他妈还知道这里是学校?嘴巴喷粪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把这里当厕所。”
    王珲眼神闪烁,“你在说什么……”
    “不承认是吧?”张越回头,庄信会意,在桌子上找到他手机。
    手机是指纹锁,王珲蜷缩手指不敢解开,张越直接让庄信抓着他,然后大力掰开他的手掌。
    解锁,找到微信,查看切换账号。
    王珲又急又怕,喊:“张越!你凭什么动我手机!你这是侵犯我隐私权!”
    张越恍若未闻,果然在切换账号里发现王珲的微信小号。
    他将王珲大意未删除的聊天记录全部传送到自己手机里。
    “我会报警的!”王珲说。
    张越滑动聊天记录,因为又一次看见那些过分的言论而阴沉了脸色,回头一脚踹上王珲腹部。
    “行啊,你猜猜你能不能活着去见警察。”
    狠戾的表情吓到了王珲,张越也不用工具,仅靠拳脚将他摁在地上打,拳拳见肉。
    起初王珲还能反抗,后来痛得无法动弹,连尿液都被张越打出来,狭小的寝室里涌动一股尿骚味。
    庄信见张越还不解气,怕真出什么事闹大了,上前拉住他。
    “行了,没必要为这傻逼搭上自己。你想想你家程栀。”
    张越这才冷静下来。
    与此同时,大批老师赶到。
    *
    程栀不知道她离开厦门之后发生的事,学校联系了陈映之和张向群,张越有可能会被退学。
    王珲有错在前,但毕竟是张越先动的手,加上王珲学生会的副主席身份和保研名额,他死咬着说不会放过张越。
    程栀电话来时,张越靠着办公室外的墙等陈映之和张向群出来。办公室里的风雨严峻似乎与他无关,接通电话依然是那个温声软语的张越。
    “栀栀。”
    “你在干什么?吃饭了吗?”
    “在我妈这里,刚吃完。你呢?”他撒了个谎。
    “我刚做完实验,在去食堂的路上。之前都忘了提醒你,箱子里的点心记得吃,保质期很短。”
    “好。”身后的门传来响动,张越侧头,“我妈叫我,先不聊了。”
    “嗯,你别和阿姨吵架啊。”
    “知道了,你快去吃饭。晚上再跟你视频。”
    挂断电话,陈映之和张向群先后出来。
    校领导客气地将他们送远,直到出了校门,走到没人的地,张向群的怒气才显现。
    一巴掌落在张越脸上,力道不小,左脸很快泛红。
    陈映之也惊了,喊:“老张!”
    张越脸被扇到一侧,表情却淡淡的没什么反应。
    “你错了没有!”张向群怒叱。
    张越沉默了一下,点头。
    “我打人,确实不对。但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
    直接把张向群气得血压飙升。
    张越坦荡荡地回视他,“他得为他说的话负责。”
    “你真是反了天了!你呢?你能为你的行为负责吗?你如果被退学,你连个毕业证都没有,你将来怎么办!”张向群生气,却又下不去第二个巴掌。
    张越不答。
    张向群继续道:“还有,你什么时候和程栀在一起的!你们俩之前什么关系你不知道吗!”
    “关系再复杂也没有血缘。这点我没做错。”张越说。
    话在理,可感情上总是难以接受。
    陈映之打断父子俩,“行了,事情已经这样了,回去再说。”
    他们回的是陈映之的房子。因为这件事,陈映之和张向群在离婚后第一次同住一个屋檐下。
    陈映之看了张越保存的聊天记录,作为女性,她更能体会到这些话的恶意。
    她将这份聊天记录作为证据交给了律师,一并请他帮忙查找一些证词。
    在调查期间,学校里有人将这件事情摘头去尾发布到了网络,网友们不知前因后果,只知道校内斗殴,一时话题舆论指向张越,不仅他被停课,连程栀也知道了这件事,再一次请假飞来厦门。
    “给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见面第一句话,程栀抓着他的手上下观察。
    “你别听网上瞎说,是我打人,不是打架,我单方面的知道吗?”张越没事人似的讲。
    程栀确定他身上真的没有受伤的痕迹,松一口气,放下脸,“打人很骄傲吗?”
    她也只大概知道缘由,不知道那些污言秽语的内容。更了解张越,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不会无缘无故和人打架。
    她问张越:“为什么打架……打人?”
    张越闭上了嘴。
    程栀看着他,大有不说不罢休的气势。
    张越没办法,低声道:“他嘴巴不干净。”
    程栀才讲:“不就是说了我几句,你把人家打成那个样子啊。”
    还是被程栀知道了。张越垂眼,认真地说:“不行。谁都不能讲你。”
    一下子,程栀说不出责怪他的话。
    *
    张越不肯告诉程栀学校里的人都说了什么,但程栀已经从徐晤那里获悉了。事情的推进徐晤也帮了很大的忙。
    说来巧,王珲是新闻系的,和徐晤同一院系。徐晤对他早有耳闻,也知道一些内幕消息。
    学校里沸沸扬扬,她从陈放那里了解更完整的内容,将也许有用的信息发给程栀。
    另一边,经程栀同意,在网络上还原头尾,舆论开始有了反转。
    第一个将事情发酵到网络上的是王珲,接手的是徐晤。
    算是两个新闻学子的较量。
    徐晤不齿王珲的言行,知道张越妈妈在请律师调查,提醒他们:“王珲私生活不行,作为学生会副主席,没少带底下学弟出去‘吃喝’。”
    其实这件事在内部也不是秘密了——王珲带学弟嫖娼。
    只是没人有证据举报而已。
    还是要陈映之出手,这会儿舆论风向已经大变。
    有人说王珲本质厌女,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
    有人说张越打得好,正常人都忍不了女朋友被这么辱骂。
    还有人夸赞张越,又好看又有责任感的男生更让人心动。
    ……
    直到有人扒出程栀来厦大交流的照片——清华医学实验班交流队合照。
    连那几声质疑两人般配的声音也没有了,原来这次事件的女主角才是那个需要让人仰望的存在。连帅哥的美貌也无法匹配。
    身份暴露不在程栀和徐晤的预料范围内,但程栀没有掩饰自己身份,凭本事考来的学历,没必要遮遮掩掩,就算是真的炫耀了也没关系。为什么不能为自己骄傲呢。
    陈映之将自己调查到的信息“透露”给学校,学校需要重新考虑王珲“随意发言”对学校的影响。
    网友们也知道了,网络上渐渐只剩下一种声音,让学校调查王珲。
    肯定会有不同意见的人,但只需要将自己想要听见的声音“推高热度”,那些“不合时宜”的话也就消沉了。
    徐晤深谙“沉默螺旋”理论。
    至此,功成身退。
    最后的结果,王珲被退学,张越记过。
    结果出来时,程栀已经回到北京。
    她接受了老师让她去美国实验室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