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之谢却荼蘼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之谢却荼蘼: 你好,洁癖症4

    初春的天气在夜晚还是带着点寒意,就像此刻景洛的心情一样。
    他双手插兜站在路灯下等车,这条街的灯红酒绿刺进眼里让人有一瞬间的睁不开眼,他复又把头低下了,盯着地上自己的影子出神。
    没一会儿就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景洛面前。
    “哥?”
    景沅刚一下车就看景洛站在路边,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景洛抬头望去,景沅和两个小姑娘正望着自己。
    他皱了皱眉,不爽的心情再次提升了好几个等级,“你来这儿干嘛?”
    景沅一听他这语气心里就暗叫不好,光顾着好奇了,忘了自己的处境了,她要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晚了出现在这里。
    叁个姑娘你看看我,我推推你,都不说话。
    景洛的耐心成功告罄,憋闷了一晚上的情绪似乎终于找到了发泄口,但碍于现在在外面又不得不强压下去,导致那张俊朗的脸莫名的有点扭曲。
    “上车。”
    冷冷地丢下两个字,景洛就率先坐进了副驾驶。
    叁个小姑娘不敢不听话,忙推搡着上了车,叁个一排,在后面坐的端端正正的,连身子都不敢歪一下。
    车里的气氛有些凝滞,等车开了一会儿之后坐在景沅右手边的姑娘才弱弱地开了口,“景洛哥哥,我们刚好在附近吃了饭,听说叶姐姐在这里开了家店,一时好奇才过来看看的,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告诉我们父母啊?”
    小姑娘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因为害怕,还有些颤抖,听得前排的司机都不太忍心了。
    景洛从后视镜里瞥了叁人一眼,叁双清澈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小嘴抿的紧紧的。
    “下不为例。”
    叁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依次把其他两人送回了家后,兄妹两人到家的时候都快十点了。
    客厅里景母还在看电视剧,面前堆了小山堆似的纸巾,这会儿手里还拽着一张在擤鼻涕。听到门口的动静,回过头来说了句“你们回来啦”就又赶紧转回去继续看电视了。
    兄妹二人走到各自的房间门口,景洛刚打开门,就听到身后景沅问他:“哥,你怎么了?”
    景洛没回头继续往房间里走,“没事,你早点睡。”
    景沅看着紧闭的门,挠了挠自己的头,她总感觉哥哥今天怪怪的,看着也不像是生她的气的样子啊。
    而且他不是最烦去夜店的吗,怎么会出现在那里的?
    搞不懂。
    因着今天晚上实在心情不佳,一向好眠的景洛难得的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在床上摊了大半夜的煎饼,快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还睡的十分不踏实,脑子里光怪陆离的闪过一些画面,模模糊糊的,但他却格外清楚发生的一切。
    午休的时候他总是喜欢去学校西南角的一棵大树下睡觉,那里很偏僻所以总是十分的安静,加下周围纯天然的草木清香,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14岁的少年瞒着所有人在那里养了一只小狗。
    每天中午他会带着打包好的食物去喂它,有时候是中午的鸡腿,有时候是一根胖胖的肉肠。在少年持续不断的投喂下,原本瘦骨嶙峋的小狗也渐渐圆润起来,毛发变得浓密顺滑,跑起来的时候小屁股扭得那叫一个圆。
    那天上午他因为送景沅去医院所以请了假,到学校的时候快11点了,想着反正没一会儿就下课了,也懒得去教室,直接就去食堂打包了饭菜,准备跟小狗一起吃。
    以往还有十几米的时候闻到味道的小狗就会扭着小屁股撒丫子狂奔出来围着他的脚边转,伸长了脖子去嗅他手里的食物。
    可是今天他都走到树下了还没见到小狗的身影,到处找遍了也没有,只有那个他临时搭建的狗窝孤零零的立在那儿。
    因为小狗的失踪,一整天景洛的心情都十分低沉。下午放学后他又去那里看了,还是没有小狗的踪影,最后没办法,他只能回家了。
    过了几天,景洛碰巧在楼梯间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姐,不过就是一条狗,你也没必要躲到国外去吧。”
    “是是是,我知道,问题是他也不知道是你做的啊!”
    “啊!?那怎么办啊?要不我也去国外待一段时间吧,姐,我有点害怕。”
    然后是好长时间的沉默,应该是电话那头的人一直在说话。
    景洛背靠着墙,半边脸隐藏在阴影里,他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声音又传了过来,“好了好了,我会帮你看着点的。不是我说你,姐,这谁给你出的馊主意。现在好了,人没勾搭上,害得你还得跑国外避难去。”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