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沉沦(父女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沉沦(父女1v1): 第三十章去游乐园玩

    晚夏时节,沉念曦终于从英国回来了。
    下了飞机,远远就看见沉以安早已在机场等待她。沉念曦拖着行李箱,飞速奔向父亲怀中,不忘撒娇道:“爸爸,我好想你啊!”
    沉以安拥住女儿,日夜思念的人,此刻相见,自是不甚欣喜。原本心中的千言万语,终是含蓄的汇成一句:“我也很想你。”
    回家路上,他时不时关视女儿的神态变化,心中略有忧虑。当初在英国分别时,原本说好一有时间就去看她。但因为工作实在忙,只去过一两次,不知她会不会对此有怨言。
    然而,沉念曦可完全没有在意此事。一到家,她就迫不及待的分享起英国学习时的所见所感。虽说父亲已有所耳闻,可在电话里叁言两语是说不清楚的,只有当面才能说得淋漓尽致。
    她于一旁绘声绘色的描述这段时期的经历。比如,皇家音乐学院中浓厚的音乐艺术氛围;跟随老师去波兰的音乐会,在现场所感受到的震撼,又提及一位教授当场夸赞了她的音色领悟力很好,她既高兴又觉得不好意思。
    沉以安微衔笑意,认真的聆听她细细诉说。他神色平静,目光全程注视着女儿,其中又带有些许欣赏之色。
    眼前的她神采奕奕,从那明亮的眸中,他仿佛看见了音乐会时的艺术盛况。
    他没有强行打断女儿,亦或是长篇大论的说教一些诸如不要心高气傲之类的话。只是静静地倾听,时不时还和她讨论起音乐。
    音乐会的演奏者风采气度不凡,其中更是不乏优秀的青年才俊。
    当女儿提及于此,沉以安神色中的微然笑意情不自禁地逐渐淡了下去,转化为一种无声的平静。默然的忧伤被湮没在如水般澄明清澈的眸中,不见声色。
    然而,沉念曦却尽收眼底,还在心中偷偷取笑:这是老男人没有安全感,所以吃醋了。
    她尽量看破不说破,不然他可能又会一个人生许久的闷气了。
    沉以安就是这么一个人,他生气了也好,吃醋了也好,有什么情绪全都喜欢藏在心里,不示于人。但高兴时,会微微显露出一点。
    说到音乐的境界,沉念曦兴致盎然,不禁挣脱开父亲的手,激动得站了起来。继续说起学习音乐时遇到的难以突破的点、技巧的心得、以及关于情感的感悟。又聊起贝多芬、勃拉姆斯、萧邦、李斯特等乐曲的风格,当中蕴含的情感境界是她目前还难以达到的。
    “这一次在国外,我深刻感受到了自身的不足,如果想学好音乐,还有很远很远的路要走。”
    沉念曦长叹一声,默默感慨道:“不过也很幸运,能够得遇一些专业的指导。”
    话语间,既是对遥远境界的茫然,又是对未来的无限神往。
    “将来我打算去国外的音乐学院学习。”沉念曦说起这一志向时,目光转向沉以安,默默观察起他的神情。
    出乎意料的是,他听了很是支持,言语中竟然没有一丝不舍。这令沉念曦有些奇怪,这一次英国的分开,她可是很想很想他的呢!
    一想到,将来有好几年他们又得两地分离,她甚至都开始犹豫纠结要不要留在国内,待在父亲的身边,不和他分开。
    沉念曦不禁微微蹙眉,她轻俯下身,明亮的眼眸直视着沉以安,故意开玩笑问道:“你不怕我离开你吗?”
    “当然怕。”他语气温和,一本正经的说道:“可是,我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将你留在身边,你的人生也不该为我停留。”
    他会感到难过和悲伤,但更希望女儿能去往广阔的天地,人生不该仅限于此,也应有崇高理想和精神追求。
    无论是作为父亲,还是爱人,私心都想她留在身边,可每个人都是独立的、自由的个体。
    何况,他无法令她拥有正常的爱情和婚姻,决不能以此为束缚。
    哪怕她是真的要离开自己,他也会成全。
    纪伯伦有一首散文诗中写道:“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
    飞向天空的箭矢,是不该被束缚的。
    “爸爸,你真好。”沉念曦听得为之所动,她坐回父亲身边,两手勾上他的颈间,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唇。
    ……
    回家之后的周末,林曦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主动提出一家人一起去迪士尼乐园玩。依稀听见女儿说起过,希望和爸爸妈妈一起去,但她不记得是多久以前了。
    在去之前,林曦私下已和沉以安约定好,他在一旁不要插手任何事情,要让女儿感受到母亲的关爱。沉以安自是欣然答应,林曦作为母亲,关心孩子这无可厚非,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不过,之所以这么做,林曦是带有一些目的性的,她想和女儿多培养一下感情。既然沉以安已经表明不会和她争,那么离这个婚也没必要闹得太难看。再者,女儿的身世已经瞒了这么多年,如果一切顺利,不妨就让它成为一个永久的秘密,这样对大家都好。
    夏日的阳光透过层层迭迭的树叶映射而下,地上粼粼的光点随着微风摇曳不定。上一次一家人一起漫步在安静的林荫道上不知是什么时候,沉念曦一边走一边努力回忆,许是太久远,脑海中只闪过几个温馨而朦胧的画面,再想不起来当时的缘由细节。
    她感到心里空落落的,甚至生起一种不知名的哀伤。
    沉念曦走着走着,停了下来,低头一看,原来是鞋带散了,她蓦地停了下来,正要伸手,林曦顺着她的目光望去,“鞋带散了?”
    尚犹豫如何应答,只见林曦缓缓蹲下帮她系起鞋带。
    这一举动,沉念曦顿时手足无措,她怔忡在原地,睁大双眸讶然凝望着沉以安。
    突如其来的关心,并没有感觉到温暖,而是惶恐。
    沉以安的神色温和舒缓,他微垂着眼眸,目光清朗如月,似是对眼下情形给予一种肯定的态度。
    即便如此,沉念曦还是感到很不习惯。
    为女儿系好鞋带之后,林曦淡淡的看了一眼沉以安。
    这种不值一提的小事,他能做的,她也能做到,只是没时间去做罢了。
    因为是周末,迪士尼乐园的人比往常多一些,人群熙熙攘攘,交杂着外放的音乐,显得有些喧闹嘈杂。踏入大门,如梦如幻的童话城堡伫立在眼前,盛大的歌舞表演精彩纷呈。
    叁人按着路线,前往排队时间短的游玩项目。途中经过一处音乐喷泉时,林曦停了下来,朝着女儿说道:“曦曦,你去到前面,妈妈来帮你拍几张照片。”
    沉念曦听了照做,径直走向音乐喷泉前,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她提出来说:“我想和爸爸一起合影。”
    随后,她向沉以安招了招手,喊道:“你过来一起。”
    林曦的神情凝固了一下,她目光微冷,不动声色的看向沉以安。所想传达的意思是:绝对不会帮父女二人拍这个照片,她可不想做他们的临时摄影师。
    沉以安与之相视,立马心领神会其意思。可另一边女儿又在喊他过去,他心中纠结为难,不由放慢了脚步。
    两人细微的目光交流却没能逃过沉念曦的眼睛,她敏感的察觉到父母之间的不同寻常,他们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心想,肯定是林曦和沉以安私底下协商了什么,不然怎么突然提出带她来这里玩?
    短暂的僵持之下,林曦扫了一眼往来的人群,提议道:“不如我们一家人拍一张合照吧?”
    叁人一致赞同。
    于是林曦寻求了一位年轻姑娘,帮他们拍了一家人的合照。
    玩加勒比海盗时,因为前面的位置都坐满了,沉念曦和父亲坐在最后一排。她偷瞄了一眼身边的人,看似无邪的明眸中又打起了坏主意。
    随着船缓缓开启,灯光逐渐暗了下来,人们为眼前栩栩如生的画面所惊叹。沉以安抬起头,也参观着一路上呈现出的奇异景象。
    虽是有趣好玩,但沉念曦却一直心不在焉,她并没有沉浸其中。船行驶到一处昏沉黑暗的水流之处时,沉念曦开始伸出手,悄然隐入了父亲的亚麻西装外套。
    沉以安微微望向身边的人,他察觉到了,但以为是女儿被沿岸的嶙峋白骨吓到害怕了。谁知那不安分的小手摸索了几下,循着他的腰间,一步,一步的往中间位置“走”去。
    指尖还未触碰到,小手立马被沉以安牢牢的握在了手心里。沉念曦尝试挣扎了一两下,无果之后就放弃了。
    此时,船已行驶到了【海底宝藏】,周围不再像之前那么昏暗。
    她抬眸看向沉以安,他仍是紧握着她的手,眉间深锁,似有不悦,大概是在心中酝酿了许久,才缓缓的告诫道:“这样不好。”
    趁其不备,沉念曦盯着他的唇,蜻蜓点水般的迅速吻了一下。
    谁叫他和林曦有事一起瞒着自己?恶作剧一下又怎么了?
    游玩了几个项目之后,他们来到花车巡游的地点,表演精彩绝伦。沉念曦看了看周围,所处的这段路全是大人带着小孩,只有她,是爸爸妈妈陪着来玩的大孩子,站在其中总感觉有些格格不入。
    林曦从旁瞥了一眼,仿佛看见了熟人,她微微颔首含笑,目光讳莫如深的盯向一位妇人。
    “周太太?好巧呀!”她语气显出刻意的惊讶,随之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孩。
    对方面色苍白,勉强的笑了一下,而后强行带着孙子匆忙的离开了。
    这位周太太之所以避之不及,是因为近来曝出了周先生和其儿媳有染的新闻。虽然周氏第一时间辟谣了,但大家纷纷表示不信,甚至开始写段子内涵取笑。
    周太太林曦是认识的,一次和周先生谈生意时,她在一旁特别傲慢无礼。今天正好碰见,倘若装作不认识,连一声招呼都不打,那岂不是也显得很没礼貌?
    ……
    暮色渐晚,夕阳西下。
    在玩了一整天之后,沉念曦跟随父亲缓缓下车,一家人来到AL国际酒店门口,林曦事先在这里预订了晚餐。
    服务员引领至订好的包厢,林曦先将女儿的奶茶放到桌上,她听说现在的孩子特别爱喝这个,所以中途下车买了两杯。
    “曦曦,还有一会儿才上菜,先喝奶茶好不好?”林曦见女儿不语,拿出一杯奶茶:“妈妈帮你打开。”
    她随即拆开吸管包装,将奶茶打开递了上去。
    见林曦这般热情,沉念曦茫茫然然的接过奶茶,当着面喝了几口。
    一旁的沉以安不禁蹙眉,暗自腹诽,外面的奶茶糖分含量很高,林曦竟然还一下给孩子买两杯!
    “曦曦喜欢喝什么口味的?”林曦和蔼的笑了笑,“妈妈下次再给你买。”
    “嗯……都行。”沉念曦含糊其辞的应对。
    林曦这样,她真的很不习惯。
    等服务员一一上好菜,林曦一边询问女儿想吃什么,一边专注着给她夹很多菜。
    沉念曦平时吃饭慢,处在这样的氛围之下,就吃得更慢了,没一会儿,碗里已然堆积起了许多菜。
    “可能你在家吃惯了爸爸做的菜,但这家酒店的菜色在全市也是很有名的,味道极佳,多尝一尝?”
    林曦缓缓放下手中的筷子,满怀期翼的注视女儿,希望能得到她对菜的肯定。
    “谢谢妈妈,很好吃。”沉念曦尝了几口,点点头。
    其实还未尝出味道来,但是她知道这样说,林曦才会很高兴。
    “这些年,我忙于工作,确实忽视了你的成长。出国之前的那一次,你说得很在理,事后我也有反思自己,的确是做得不够,亏欠了你许多。妈妈向你道歉,对不起!”
    林曦的一番话,说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沉念曦低垂着头,听得有所动容,她沉默了许久,最终缓缓言道:“以前,我很希望你能这样陪着我,对我说这些话,但是现在我已经长大了……”
    她低垂着目光,不敢直视林曦。
    眼前是她的母亲,有着对事业的追求,痴迷热衷于名利,为人倔强从不服输。但很凉薄,无论是对于喜欢的人或是不喜欢的人。
    林曦对喜欢的人,所有的关怀和爱都是真切的,但绝不能深究。例如,权衡利弊之下,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放弃,被牺牲。十五年里对家庭的冷漠,就深刻印证了这一点。而对于不喜欢的人,正如沉以安那样。
    当遗忘了江上清风,山间明月,等再回首时,才意识到错误,但那一瞬的景色已永不复返。
    林曦笑意凝滞,面容上多了几分惭愧之色。
    此时,皆是一片默然,整个房间听不到一点声音。
    直到服务员轻轻推开门,小心翼翼的上完最后的点心,悄然而匆忙的退了出去,气氛似乎才有所缓和。
    他们都装作若无其事,俨然维持着表面一家人的和气,安安静静的吃完了饭。
    离别之前,林曦还是说道:“以后有时间,我一定会多陪一陪你。”
    月上柳梢,沉念曦于原地,注视着林曦的背影渐渐隐于夜色中。
    ——————
    这章大致是结局的走向。
    思虑了很久,还是不让爸爸离开吧!
    本来是想,设定不是亲父女,离婚之后,女主跟爸爸一起,那他们就还是父女关系,也不好光明正大的结婚。主要是让他们在一起合理一点。
    然后,还是因为卡文断更。
    爸爸和女儿在一起之后,把握不好他的人设,太甜太亲密好像显得有些腻,但又得写出他们比在一起之前感情更好,更甜。
    快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