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蝴蝶效应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蝴蝶效应: 一一零、二次灌精

    淋漓水腻的小穴里早已经没了乍一开始的可怕疼痛,媚肉抽搐着吸裹着男人的大龟头,杨悠悠眼中全是缭绕的水气,凝结成一滴就立刻被操得从眼里溅落,一双细腕被男人一手掌控按抵在床上,被干得发颤的细腰不自知的凹出腰线向后撅起屁股,可怜兮兮的哭声里参杂着娇甜,“唔……呜呜……不……唔……恩……呜呜呜……”
    展赢用整个身体感受着杨悠悠回馈给他的反应,长久的守候一朝瓦解,那就是再也无法被羁绊强锁的疯狂,“杨悠悠,我听了你的……是你不好知道吗?是你要跟别人上床……为什么不是我?恩?你想要男人来操你的小屄,那也该是我啊……”
    杨悠悠听着他宛若臆想的莫名其妙的嘶吼,只觉得整个腿心跟小穴都要被他操坏了,酸酥胀麻的灭顶感觉不断在她的体内流窜,大股粘稠的精水混合靡液从穴里被‘咕唧咕唧’的操了出来。
    她不知道他是谁,更没有可供她怀疑的方向跟目标,可他口口声声念着她的名字,更像控诉一样指责她的不是,疯子……他一定是个疯子!惊惧之后又被可怖的现实兜头浇了一桶凉水,杨悠悠扭缩着禁不住绷紧了周身的肌肉,小屄也在同时绞裹住正在里头逞凶的强悍粗兽,结果不仅无法抵挡对方那强势的进攻,更连带小屁股也被他击撞得‘啪啪’直响,她哆嗦着,连一个有用的字符都说不出来。
    男人的本能让展赢在探索中寻到了突破的位置,他挺着越操越狠的大鸡巴,气势汹汹地朝着女人穴里那块凸出的软肉大力撞击,身下的女人果然猛颤一下,紧接着勾魂的呜咽声就瞬间变了调,屄肉吸得死紧,险些让他爽的发疯。
    “是这里啊……杨悠悠你喜欢这里对不对?”展赢遗憾于不能更加放肆的听她的哭淫浪叫,就只能屡屡挺着公狗腰把大鸡巴一次又一次的狠捣向她的脆弱乃至最深处,逼她泄出更多被捂堵不住的尖细音量。
    “呜呜……不……啊唔……呜呜呜……命……唔命……唔唔呜……”杨悠悠瘫软在他身下,在男人恨不得要将那硕大的阴囊都顶进她的小屄里面去的激操中发出声声哀鸣。
    硕胀圆鼓的大龟头连番顶开宫口,近乎残忍的奸淫着女人幼嫩的子宫,铺天盖地的尖戾酸麻燎的杨悠悠头昏脑涨,大片的空白闪烁在脑海深处,一双迷离的泪眸早就没了焦点,只能撅着白臀任由男人的大鸡巴在小嫩屄里飞进速出。
    大量浊腻的精液淫水被干的向外飞溅,大鸡巴每次捣进小屄里都会发出‘噗嗤噗嗤’的操击声,女人平坦的小肚子上突兀的显示出男人凶残的形状,更多的浪水顺着俩人交合的位置不断溢出,黏滑的洇湿了好大一片褥单。
    “悠悠……你想不想更舒服?我们试试好不好?”展赢说着话便撒开了擒住她双腕的大手,温热的掌心顺着她的曲线一路摸到了湿滑的腿心肉唇上,杨悠悠惊呼一声两手齐齐抓住他的大手,却无法阻止他突然勾弹的长指。
    杨悠悠力气不够根本掰不过他的手,一心想要抵抗却被他反手抓住压向她的腿心,每一根压制的手指与每一根想要挣脱的手指在那里纠缠起来,他勾弄,她遮挡,他按压,她抽离……酥痒的感觉被撩拨了起来,那颗挺立鼓起的小阴蒂终是被他掐到了手里,突然,男人揪住它轻拽提拉,前所未有的感觉瞬间将她席卷击溃,撩人的淫哭声染上了蚀心灼魂的魅惑颤栗,“唔——唔呜……唔……啊……呜呜……”
    展赢贴着女人的耳朵嗤嗤的低笑出声,里头浸满了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的邪佞,“记住了……只有我能碰你,你的小骚屄,浪阴蒂,你的奶子还有嘴,都是我的……别以为今晚上你能好过……我还在生气呢……要不……我把你这颗骚阴蒂拧下来吃掉吧……”
    杨悠悠怕的全身都在颤抖,展赢却在此时真的捏住那颗小阴蒂开始捻弄,指腹掐紧了粉嫩圆鼓的小肉珠来回扯扭,时不时还用指甲去抠弄最敏感的顶端。
    在颤栗恐惧中失声的女人连如何反抗都不知道了。
    展赢闷哼一声,被杨悠悠紧嫩的小屄夹绞得炙热难抑,挺腰狂操的力度一下猛过一下。想亲她……这个念头一起,他就立刻将捂住她嘴巴的大手并起两指插进她是口中抵开臼齿,猩红长舌随即跟上,贴着她滑软的小舌搅弄舔动,然后又在她想要推抵时大力的嘬住舌尖,好一通放肆吸吮。
    紧窄水淋的小屄被大鸡巴彻底撑满了,圆鼓鼓的大龟头保持着发疯似的频率狠狠地碾过穴芯,又操进子宫飞快撞击,媚肉里面的所有骚点都被他干出来了,激酸胀麻的感觉把杨悠悠冲击的眼冒金星,偏偏男人还在用手捻揉拨碾着她的小阴蒂,嫩舌也被他逮住吮啯的不肯松口,尖利至碎的快感越迭越高,短短的数秒钟里,她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生是死,所有的意识都腾空飞散!
    杨悠悠快要疯了,麻戾的魔样快感将她周身的骨髓都洗了个透,她压抑不住灭顶的欢愉侵蚀,魂飞魄散的高潮汹涌袭至,她痉挛着娇颤的身子一连喷发了好几股浪精潮液。
    “啊啊……唔……呜呜……啊……啊……呜呜呜……”黑夜里激烈挛抖的女人已经被极致的性欲焚尽了,小阴蒂在男人的指间被捏揉的红肿圆胀,只要一碰就能激得她抖如风中枯叶,惨被疼爱的小嫩屄汁水乱溅,每一分媚肉都在骚浪的收缩快蠕着,一波波的快感让她的高潮想停都停不下来。
    “杨悠悠……悠悠……你是我的……”激烈高潮是小骚屄越绞越紧,展赢被她惑心惑身,已经几次精关酥起都被他硬咬着压根强行忍了下去,现在被情靡中的屄肉嘬啯得太过销魂,就麻得再也压抑不住了,粗狞的大鸡巴死命地向娇宫中连击狠操了数十来下,在狠狠吸住她的舌尖闷哼一声将第二滩热精尽数全射进她的小子宫里。
    ---------------------
    明天走剧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