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燕山亭外(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燕山亭外(1v1): 七十四

    燕蕊绡最后是被Kanye的人请到车上的,然后又请到手术台上,直到手术结束,看着她惨白着一张脸被推出来,终于才心满意足地把她送到病房里。
    看着她把脸撇到一旁,连视线都不愿意分过来的模样,自顾的拉着椅子坐到一旁。燕蕊绡全身只有缓慢起伏的胸脯证明她还活着,对他的不请自坐也毫不在意,然后缓缓闭上了眼。
    “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离亭远一点。”Kanye靠坐在座位上,像押宝押中一般,甚至有些沾沾自喜地开口。丝毫不在意现在躺在他面前的人是什么状态。
    燕蕊绡沉着气不吭声,像什么都没听到。但他继续,“我知道你不想承认,但他一直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Vivian,你站错队咯。”
    “我好歹只是看错人,但你,却是跟着他们的狗罢了。”她终于回过头来,声音飘忽不定,但却坚定,“现在你完成任务了,回去领赏吧。”
    她这话不留情面,即使躺在病床上,也不削减半分狠厉。Kanye坐在座位上,想到很多年前某一天,叶琅亭也是这样用同样淡漠的语气,说他到最后只能落得是路易的一条走狗。
    “所有杀了我孩子的人,都会遭报应的,包括我。”看到他陷入沉默,燕蕊绡又说,“你把这句话原封不动转达给叶琅亭,一起下地狱,我时刻准备着。”
    话已至此,Kanye也失去继续跟她聊天的兴致,站起身把椅子拖回原位,转身要走。“我刚说过的话你好好考虑,你帮我们赚钱,我们给你回报。你在阿亭面前还是太青涩,不谈感情,就不会混成今天这个样子。”
    他没再回头,也不再管身后毫无回应的人。燕蕊绡也不回头,听见关门声,像是终于落得清净,闭上眼休息。
    她就这么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周,Edward推门从屋外进来的时候,看了眼床上的人,脚步顿在门口,生生停住了。
    他想起刚刚在进来之前,奉命去跟她的主治医生的聊天。
    “这是她的检查报告,”Eliza手指点着上面每一个回到正常值的数值,又从办公桌底下找出一份材料,“这是她每天的叁餐、起居情况。”
    Edward随手翻开记录,上面的每一餐饭营养搭配均衡,照片显示每次都是整份拿进空盘拿出。摆在桌子上的所有文件和数据,像一个完美患者的病例一样,他放心了:“看起来还不错。”
    “但她不好。”Eliza忧心忡忡,想了想单单用不好来形容又太浅薄,“抛开医疗的数据来看,她快死了。”
    他现在终于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或者每一个看到燕蕊绡的人都心知肚明。上次来医院病房时,她虽然虚弱又孤独,但她有种生机勃勃地美艳。但这一次,他只看到了一个羸弱的空壳。她窝在病床里,周围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和她近乎惨白裸露在外的肌肤。每一寸都像附着在腐木之上的树叶,都在腐朽。
    而所有想要挽救她的人,只能触及她的外层,眼睁睁看着她各项指标慢慢恢复,但生命力不可抑制地流失。
    Edward在门口站了一阵子,然后默默关上门离开了。他明白里面的人不想跟任何人交流,所以为了避免交流,那些饭菜必须光盘,那些指标全部要恢复。
    世界才能清净。
    燕蕊绡出院那天,Edward叫了文玥去接人,想着都是同龄人,应该会更好地交流。但也没有,文玥抛出的所有话题全部被“哦”、“嗯”带过,后半程直接合上眼假寐,抗拒任何交流。
    一直到了碧桂园楼下,才出声:“文玥,你一会儿有事吗?”
    “啊,没有!”突然被点名的人愣了一下,急忙回答。
    燕蕊绡抬眼看了眼空空如也的固定车位,有了安排:“我一会儿搬家,你能帮我拿一下行李吗?”
    这个要求比突然叫她的名字还叫文玥不敢相信,“你要搬家?”她看了眼车窗外,又问:“你家不是就在隔壁吗,你搬哪儿去?亭哥知道吗?他同意了?”
    心里对她的震惊其实有所准备,但她问题太多,现在燕蕊绡没兴致一个个回答。侧着头揉了揉眉心,叹口气,“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文玥看了眼她已经要下车的动作,突然问:“我在下面等你?”
    燕蕊绡回头看这个突然改主意的人,挑了挑眉。文玥身体前倾,越过中控给她打开车门,“我这是报恩!单纯报恩!你快点下去啊我告诉你,要是让李昆发现,告诉给我哥是我帮你逃跑的就完蛋了。”
    文玥的嘱咐和推她下车的动作一气呵成,看着她一路向门庭走去,才松了口气。从置物盒里拿起手机准备赶快通风报信,只是手指在屏幕上犹豫着要点叶琅亭的电话号码,车窗就被敲响。
    她的车原本停在地下停车场里,周围灯光晦暗。高级小区里本来就人少,燕蕊绡下车之后,她的周围则更加寂静。现在猛地发出响动,让她倒吸了口凉气,缓缓转头看向车窗外。
    下一刻,就看见燕蕊绡清透且因为暴瘦而更空洞的双眸在车窗上印着。文玥原本因为恐惧而发毛的手,现在又因为里面的内容,握着手机的手指都不知道该怎么摆。
    还是燕蕊绡先有了动作,后退一步留开位置拉开车门,然后手指点了点她手里的东西,“报恩?还是调虎离山?”
    文玥率先把手里的手机交到她手上,双手举起像投降,“错了,但我觉得你们有误会。而且,你为他这么伤心,肯定也很喜欢他……”
    “你知道我为什么去医院吗?”燕蕊绡接过手机锁了屏,打断她的发言。
    文玥不知道,燕蕊绡这次住院的原因所有人都叁缄其口。她还是Edward让她去医院接人才知道这人又住院了的事,她原本还好奇叶琅亭为什么没有亲自去接,等见了面心知也不用再问了。
    她把手机丢回她怀里,“去打胎,他的,他让的。”
    这几个小短句包含内容太丰富,彻底镇住了她本就犹豫的内心,忠心耿耿,把手机放到她兜里,“姐,我在楼下等你,把东西都带好,别丢下。”
    ——————————————————————————————————————————
    说说最近的心理动态:
    1.不会虐很久滴,剧情发展需要啦。
    2.这一个月的事情真的好多,辛苦大家啦,预计下周开始就可以日更了。
    3.关于小剧场,思考了很久,没到时候哈哈哈哈,那些重点的部分留在完结后一起放出来吧,剩下的部分,找个片段发微博上,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关注一下微博!
    4.关于数据,我已经认清这是个小凉文的结果啦!所以现在就想安安静静把故事完整地讲好,所以如果你喜欢的话,就多看看哈哈哈哈,不用每天为我投珠,咱们这一百个人就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讲故事听故事就好啦。这样我会更享受讲故事这个过程一些。但还是要感谢每一个给我投珠的宝子,你们真的台可爱咯,你们的鼓励也蛮重要的。但以后可以留言互动,把珠子留给更喜欢的故事嘻嘻。
    最后,爱你们!(又是随便找时间更的,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会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