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包养协议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包养协议: 73

    ……
    陈诠倚在墙边,朱秘识相地想要走开,却被他一把拦住。
    朱秘讶然,下一秒,陈诠打开了免提,用口型示意她和陈卿说几句话。
    朱秘脑筋一转,接过电话,故意谈了这段日子的公事,然后表示公司的工会会发春节福利。
    说这话的时候,陈诠在旁边默不作声。
    朱秘和她扯东扯西,最后实在没有什么能聊的,看旁边的陈诠无异议,她便挂断电话。
    “陈总?”
    身边的男人似乎还没有从陈卿柔柔的余音中回神。他瞥了她一眼,语气冷淡:
    “送我回去。”
    这个“回去”可谓意义重大,是回陈诠的家,还是公司,亦或是去找陈卿小姐?朱秘保留着理智叫了代驾,又不敢多问什么,直到陈诠上车,才听见那句:
    “回家。”
    朱秘觉得这些天呆在陈诠身边像渡劫一样,伺候完这尊大佛,她才想到——陈总为什么要托她打那通电话?他只为听听陈卿的声音么?
    ……
    陈诠知道,他已经进了她的黑名单——毕竟他的母亲说了那样一番话,他要是想得到她的原谅,那可真是痴人说梦。
    她是陈卿啊,看似很好说话,可是他知道,她从来都是很有主意的人。陈诠把自己代入到她的角色,他知道,如果是自己碰到了这样的事情,那么任何人都无法说动他再次回头。
    他是个叁十多岁的成年人,接受过高等教育,也有足够的金钱自由,自然也不会让母亲过多干涉自己的事情。可是陈卿对他的芥蒂他也能猜到——多多少少不止是因为他的母亲。
    此时是第二天,他坐在办公室里。宿醉过的头还有些疼,他沉吟了一会儿,拿出一支笔,在纸上胡乱描摹。然后他叹了口气,双手抱头。
    他该拿她怎么办。
    陈诠扔掉那支笔,确切地说是把那支笔摔出两米远。
    他拿过车钥匙,决定在新年到来之前,去陈卿的家碰碰运气。
    但他的算盘打错了。
    陈诠从保卫处的人中得知,陈卿在前天便出去了,再也没有回家。
    保安看陈诠衣冠楚楚的样子,好奇地问他和陈卿的什么关系。陈诠说是男朋友,保安便笑道,听说陈卿是明星,虽然他不识得,可是平时看她都独来独往——这是好事将近?
    陈诠苦笑地敷衍,说大概吧。
    他想也知道,明天就是农历新年,她一定会回家过年。陈诠坐在车里,心里却烦躁无比。
    其实这些年他很少回家。
    他并非独子,上头有一个已故的哥哥,母亲待他是及其重视的。当年他出国留学,其实陈母极力反对。后来每年陈诠都会抽空回国看望母亲,不过也只是为了尽孝道罢了,每每回到家,呆上个一两天,便又乘飞机返美。
    他父亲在他十岁那年酒精过量猝死。
    他其实不愿意回到家,也没有再好好过个年。
    陈诚的死让他透不过气,那是他生平第二次失去一个至亲。
    陈诠也知道母亲把他抚养成人的不易,公司多少豺狼虎豹盯着陈氏的羹,何况他并没有继承,只靠母亲一人维系。
    他无法做到谩骂母亲,可是也无法视而不见母亲对陈卿的敌意。
    ……
    陈诠觉得自己的胸口窒闷,点了根烟。他一手握着方向盘,把车停在了路边。
    这些年的点点滴滴像放映电影一样从脑海中掠过。他微闭着眼帘,心思却随陈卿飘到了九霄云外。
    她和别的女孩子一点也不一样。
    这是她独独吸引他的地方,也是他的不能触碰之痛。
    一支烟快要抽完了,陈诠却忽然想到了昨天的那通电话。
    “朱秘。”他拨通了他忠实秘书的号码:
    “你可以帮我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