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灵异

我有无数神医技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有无数神医技: 第329章 扫地僧?龟甲简书

    走出五叔家的时候,就听到二叔与二婶互相抱怨的声音。
    这两位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等到李权家的新别墅落成后,恐怕整个小山村都要轰动。那些个曾经瞧不起李权的人,一个个都会羡慕妒嫉恨。
    李权也会让所有人看看,读书到底有用没用?
    回到家里的时候,张大牛已经看完了,正坐在堂屋门口喝茶。
    屋内实在太破了。
    坑洼不平的泥巴地,裂出无数条缝的土坯墙,用家徒四壁来形容这个家也不为过。
    父母招待客人时,喜欢在屋外。
    人都是有自尊的。
    父母也一样。
    被客人时刻看到自家的贫穷,那很伤自尊。
    “大牛,看过了吗?”李权笑着问道。
    “嗯,全部量了一下,整个宅基地面积有三百五十多平米。建筑面积的话,我建议控制在120~150平米左右。可以留出一部分做草坪绿化,布置花草假山鱼池这些。”
    张大牛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行,这方面你是行家,听你的准没错。总造价呢?一共要多少?”
    李权只管出钱,别的一概不管。
    这也是对老同学的信任。
    “总造价,如果是精装修的话,可能在五十五万到六十万之间。如果想要豪华装修,那就是个无底洞了,花到几百万都很正常。”
    “精装修就行了。太豪华了反倒招贼。”
    李权的卡里现在还剩五十六万多,如果总造价达到六十万,可能还差四万左右。
    不过没关系,下个月就能拿到减肥药的代言提成费了。
    那可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费用。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可以签一份建筑承包合同。我保证房子的质量,然后建房的费用一般分四次支付。前期动工费用,大概十万的样子。二期建房费用,二五十万左右。三期是围墙与地面硬化,院内造景这些,八万左右。最后建筑主体由你验收合格后,我再开始装修,等到装修完毕,你支付精装修尾款。”
    张大牛说了一下合同的一些主要约定。
    农村建房子,相对来说还是非常便宜的。
    “没问题,现在就签合同吧。明天我回了城里,先转十万块钱给你。”李权欣然同意。
    李铁柱夫妇在旁边看着,那是又惊又喜。
    他们没想到儿子是认真的。
    “娃儿哟,你的钱够不够?这可是六十万呐。”李铁柱把儿子拉到一边,悄声问道。
    “爸,您放心好了,没有三分三,儿子不敢上梁山。钱的事,儿子有分寸。”李权自信的笑着宽慰老爹。
    他与张大牛签定了建筑承包合同,忙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张大牛又揽到了一个大活,非常高兴。
    就等着李权明天付了第一笔费用,他就可以拉着队伍来开工了。
    这件事情办完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也得办。
    老爹李铁柱被洪屠户给打伤了,那得治啊。
    按照老爹的意思,想要息事宁人。
    在家休养一阵子也就没事了。
    李权却没那么好说话。
    好不容易把父亲的思想工作做通了以后,李铁柱终于答应儿子到县人民医院接受住院治疗。
    所有的费用,都得让洪屠户家承担。
    ……
    第二天一早,李权带着父母前往县人民医院就诊。
    母亲是跟去照顾父亲的。
    通往县城的公共汽车就两趟。他们坐的这趟是早班车。
    刚上车,李权就看到了两个熟人。
    邻居洪屠户的二儿子洪青风居然也带着女朋友坐在这趟公交车上。
    这两天警方一举抓走了洪家好几十个涉黑涉恶人员,整个丁香组都安静了不少。洪家剩下那些没被抓走的成员,一个个像老鼠一样缩在家里。
    不敢再出来嚣张。
    洪青风昨天上午从派出所放出来后,听说去了县城医院看望仍在接受治疗的父亲与大哥。
    看他今天大包小包的提着,还带上了女朋友,应该是准备回魔都。
    仇人见面,那是分外眼红。
    他看到李权上车,表情立刻变得阴冷,目光也是特别锋利,透射出仇恨的光芒。
    他的女朋友前天见识到了李权的恐怖,畏惧的向里面缩了缩。
    “洪青风,我今天带我爸到县城人民医院治疗,医药费你家是现在跟着去医院交钱,还是怎么搞?”李权不客气的问道。
    “哈……你把我爸,我哥打成那样,我不找你要医药费,你倒问我要起医药费来了。你做梦吧。”
    洪青风被气到冷笑。
    “行,那就等法院的判决书下来我再问你家要。”李权懒得与这货多费口舌。
    到时候直接拿着法院的判决书上门要钱就行了。
    “李权,我劝你一句,做人别太嚣张。你把我们洪家害成这样,我洪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你等着好了,我很快就会让你尝尝丢掉饭碗的痛苦滋味。”
    洪青风一阵咬牙切齿。
    这个曾经在他面前连蚂蚁都不如的邻居,竟然骑在了他的头上。
    他哪能咽得下这口气。
    “悉听尊便!”
    李权无所谓的耸耸肩。
    ……
    一个多小时后,李权带着父亲赶到了县城人民医院。
    这边刚带着父亲在排队挂号,周院长得到消息,立刻就赶了过来。
    “李医生,令尊这是?”
    周院长昨天到过李权家,他的记忆力过人,早就记住了李铁柱夫妇的相貌。
    此刻,一眼就认了出来。
    “我爸两天前被人给打伤了,我带他来住院治疗。到时候,还请周院长多多费心关照。”
    李权没办法守在这里,现成的人脉用起来倒也不客气。
    “哎哟,那个凶手可真够残忍的,连令尊这么老实的人都能下得了手,实在太可恨了。报警把凶手抓了吗?”
    周院长关心的问道。
    “嗯,现在已经把凶手给抓了。”
    李权点点头。
    “那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一定安排主任级别的医师,给令尊最好的治疗。”周院长听话听音,一听凶手被抓了,就明白医疗费肯定由凶手承担。
    那就尽管敞开了治疗,不必怕花钱。
    能够当上院长,基本上都是从最底层的实习医生,一步步爬上去的。
    对这些事情都懂。
    “李医师那是咱们县城的特殊人才,哪能让你在这排队挂号呢。我安排主任医师直接给令尊诊治好了。”周院长上下瞅了李铁柱几眼,发现李铁柱一只腿勉强着地。“这是伤到腿了吗?”
    “脸上、前胸各挨了一记老拳,腿部伤得最严重。两天还下不了地。”李权知道周院长的意思,问清主要病情,好给他安排专科医生。
    “嗯,这样好了,先带令尊去骨科诊断。然后我再安排内科主任医师给令尊检查是否有内伤等。”周院长当即带着李权等人前往骨科。
    跟在院长后面的医护人员也懂得献殷勤,直接推来了急救床,让李铁柱躺在上面。
    李铁柱夫妇哪曾享受过这种超级尊贵的特殊待遇呀。
    心中直呼儿子的面子真大。
    他们脸上也是倍儿有光。
    打心眼里为儿子感到骄傲与自豪。
    很快,李铁柱在周院长的亲自安排下,一路绿色通道。由骨科主任医师亲自诊断、治疗。
    核磁共振检查结果出来后,父亲的头部、胸部都没什么大碍,属于轻微皮损伤。
    腿部的韧带受损,半月板没事。
    这个结果与李权诊断的几乎一模一样。
    这也说明李权现在的望、闻、切三种诊断医术一起发力的情况下,诊断精准度不比核磁共振这些先进仪器差。
    把老爹安排住院后,李权在周院长的带领下,直奔图书室。
    他上次读那本古董医书尝到甜头后,现在最感兴趣的就是古董医书。
    因为阅读完一本作者的原著,可以获得一百点好感度。
    昨天,周院长告诉他,县人民医院有着两三百本古医书,这对李权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李医师,这就是我们医院的图书室,里面有着一万多册藏书。只要你喜欢,可以随时借阅。”周院长带着李权走进了医院的图书室。
    图书室的管理员是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
    所剩不多的几缕稀疏银发,打理得一丝不苟,戴着一副红框的老花眼镜。整个人穿着非常朴素、整洁,而且穿的居然是复古的唐装。
    一股子老学究的气质,自然而然的从这位图书管理员身上散发出来。
    “老施,这位是魔都惠尔医院下来的李医师,属于本院的贵宾。以后他来咱们医院图书室借书,你按照特殊人员办理。”
    周院长跟图书室管理员打招呼。
    “好的!”
    管理员点点头。
    “这位是周院长的老师呀!您好!”李权赶紧笑着跟人家打招呼。
    “小伙子好!我可不敢当周院长的老师,鄙人姓施,单名一个贵字。”图书室管理员一边跟李权握手,一边解释。
    “咦……”李权与老者握手时,双方同时轻咦一声。
    似乎都感到特别惊奇。
    两人看向彼此的目光,充满震惊与探究。
    特别是施贵,打量李权时,目光炯炯,内蕴神光。
    “施贵,你注意分寸,李权是本院的贵宾,你别伤到了人家。”周院长似乎知道施贵的手劲比较大。
    他赶紧喝止。
    “老先生的手劲确实挺大。”
    李权点点头。
    两人也是点到即止,都已经松了手。
    施贵紧盯着李权,颇有深意道“小伙子能够如此年轻便成为本院的贵宾,确有本事。以后要来借书,尽管找我。”
    “哈哈,您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以后借书,还请您多关照。”
    李权打了个哈哈,跟着周院长到里面去找医书。
    刚才他与施贵握手时,居然感应到施贵的手掌内也有着他练习五禽戏获得的神秘能量。
    而且属于深不可测的那种。
    李权体内的神秘能量,目前也就只有半根电话线那么粗。
    这还是他上次意外增加了10点技能点,才变得这么粗。
    施贵体内的神秘能量,如大海一般浩瀚。
    李权仅有电话线这么粗的神秘能量,就已经拥有相当于省级散打冠军的实力。施贵体内的神秘能量雄浑如汪洋大海,那他的实力会恐怖到什么程度?
    对这位图书管理员,李权充满敬畏。
    此人恐怕就是传说中的扫地僧了。
    真没想到小小的马王县城,居然藏着一位这么牛叉的高手。
    “李医师,这就是我们县人民医院多年收集的中医医书了。年代都比较久远,当年战火遍及我们华国的时候,毁掉了一部分。也就只有一小部分得以留存于世。”
    周院长指着一个书架上的藏书作介绍。
    话语中充满惋惜。
    华国没解放前,外国侵略者肆意残杀华国百姓,抢夺财宝、古董。
    抢不走,或者认为没价值的,一把火烧为灰烬。
    可说是坏透了。
    当年的华国,受尽了欺凌。
    每一个华国人回忆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心中都充满愤怒。国人们永远不会忘记曾经受过的伤。
    “本草纲目!”
    李权随手拿起一本书封泛黄的古医书,赫然发现是一本市面上很常见的本草纲目。
    算是烂大街的医书了。
    翻开看了看,写的还是繁体字,应该就是民国时期的书籍。
    内容与李权前几天正在读的那本没有太大的区别。
    他不禁有些失望。
    一连又翻了几本,都差不多。
    基本上市面上都能买到。而且已经翻译成了简体字。读起来不用那么费劲。
    “李医师,中医书籍全在这里,共有两三千册的样子。你慢慢挑选,只要有合适的,都可以借出去阅读。我还有一些事务要处理,暂时失陪了。”
    周院长亲自作陪这么久,已经算是给足了李权面子。
    “好的,您忙!”
    李权感激的笑了笑。
    他知道,现在拿了人家的好处,将来人家有事相求,就很难拒绝。
    不过周院长要求他的事情,应该也就是医术方面的。
    这倒是没什么。
    周院长走了后,李权继续一本本翻阅,捡宝。
    找了足有一个多小时,李权已经是头昏眼花,总算找到了六本中意的医书,还有两本他认为比较好的手札。
    剩下的图书里面可能还有‘宝贝’,不过只能下次再来寻宝了。
    因为李权已经买好了下午一点的火车票。
    “施前辈,我想借走这些医书,麻烦您帮我登记一下。”
    李权把挑好的几本医书放在登记的桌子上。
    对这个施贵,他很是敬畏。
    “《太平圣惠方》、《儒门事亲》……小伙子挑选的医书都很有特色嘛。”施贵随手翻了一下,笑着说道。
    “我喜欢这种古老的医书。”李权干笑道。
    “嗯,如今时代变喽,像你这么年轻的医生,喜欢中医的少之又少。我在这里守着图书室,就没看到哪个医生进来翻那边的中医书籍。就算偶有一两个年轻医生翻阅中医书籍,也只是浅尝辄止,看一下比较常见的本草纲目、药经之类。”
    施贵一边给李权登记,一边与李权闲聊着。
    “小伙子一次选了这么多医书,包括这两卷手札,看得出来,质量都是极高。说明你是用了心的,而且真的懂中医医术。”
    从施贵的话中,可以听出他应该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中医大家。
    否则对这些医书不可能这么了解。
    “小伙子,你为什么喜欢看中医书籍?”施贵又问道。
    “以前看中医书籍,纯粹就是为了拿到留院工作名额,后来喜欢看中医书籍,是确实喜欢上了中医。觉得中医博大精深,一点也不比国人热捧的西医差。甚至在很多领域,中医超前了西医几百年,几千年。”
    李权说完后,顿了顿。
    “还有一个原因嘛,就是我的老师想要振兴没落的中医。这件事情总要有人来做吧,我正好有这个能力,也还算年轻,于是就想为华国的医学贡献一份绵薄之力。”
    李权与这位‘扫地僧’交流时,非常坦诚。
    对方的眼睛比刀子还锋利,仿佛能看透人的内心最深处。
    他如果撒谎,言不由衷,怕是立刻就会被对方识破。
    “有点意思!既然你喜欢古老的医书,我借半本残卷给你。不过有一个要求,不可借给第三人阅读,不可损坏,读完了记得还给我。”
    施贵从身后的一个木箱内,取出一本老式龟甲片编织成的医书。
    然后珍而重之的交到李权手里。
    “前辈,您为什么要把这么珍贵的医书借给我?”
    李权看到这本医书的外观时,心中特别激动。因为他发现这本医书,似乎比他前不久读过的那本《颅囟经观后手札》还要更古老。
    据李权所知,这种龟甲片编织的简书,应该属于秦国未统一以前。
    他看向龟甲上的文字,果然是大篆。
    看来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东西。
    “我与小伙子一样,也想为华国的医学贡献一份绵薄之力。”施贵学着李权的口吻道。
    “哈哈,前辈真是个有趣的人。那您就不怕我拿着医书跑了吗?又或者偷偷给其他人观看。”李权笑着问道。
    “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不会。”老者盯着李权,一字一句,表情严肃。
    “谢谢前辈的信任,我必定不负您的信任。”李权也是郑重的取过那本龟甲简书,拿在手中,他就感受到书的份量颇沉。
    上面刻下的大篆,普通人根本认不出来。
    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文字。
    “前辈,您应该读过这卷医书,对吗?”李权试探着问道。
    “这是老夫对原文做的翻译,可能会有错误、疏漏之处,你可以将就着看。上面有专门的大篆文体与现代简体汉字的对照互译。”
    施贵瞥了李权一眼,又扔过来一本手札。
    这是施贵亲手做的笔记。
    李权如获至宝,接过后翻开看了几页。上面的字迹工整,遒劲有力。
    见字如见人,果然是施贵的手笔。
    “前辈果然是一位中医大家,晚辈失敬了。”
    李权拱拱手。
    “老夫最烦这些文绉绉的礼节了,以后少来这一套。没别的事,你可以走了。”施贵一脸不耐烦的挥手赶人。
    “告辞!”
    李权也是说走就走。
    “等等,你体内的真气是怎么来的?谁教你的?”施贵叫住了他。
    “原来那股神秘能量叫真气呀。没人教,就是我自己练出来的。您体内的真气胜我千倍都不止,您又是怎么得来的?”
    李权终于知道了这种神秘能量的名称。
    宋代至清朝这一时期的武林高手,好像管体内修炼出来的特殊能量叫功力、内力。
    施贵却叫这种特殊能量为真气,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东西。
    “算了,就知道问你也不会说。如果见到教你练出这种真气的人,帮我转告他,马王县施贵很想见见他。”
    施贵没有回答李权的意思。
    “您要见这位教我练出真气的人?劝您还是算了吧。”李权的表情十分古怪。
    他是跟华佗学会的五禽戏吐纳法。
    施贵想要见那人,恐怕得去阴曹地府才行。
    那还得华佗的灵魂没有转世投胎,不然那就更难见到了。
    “少废话,叫你带句话给你师父就给我带到。”施贵的身上爆发出恐怖气势,一道无形的飓风以他为中心,迅速成形。
    他仿佛成了龙卷风的中心所在。
    这等威势实在太可怕了。
    李权甚至觉得,对方随便一根指头就能秒了自己。
    以前一直觉得散打冠军、跆拳道之类的高手,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一群人了。
    自从李权练习了五禽戏之后,才发现并非如此。
    今天在这里见到的这位施贵,更是带给他极大的心灵震憾。
    华国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古国之一。
    而且一直屹立东方不倒。
    尽管有着一次又一次的政权交替,甚至有过无数次兴盛与衰落。但是这个伟大的民族,一直存在于世界,并且一次又一次成为世界巅峰。
    有着这么深厚的历史底蕴,这个伟大的民族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真正强者,隐于世间,这很正常。
    从图书室出来后,李权看向手中的龟甲简书。
    大篆他认识一部分,只是认不全。
    书名他认出来了。
    《扁鹊内经》。
    没想到这卷医书居然是扁鹊的医书。传闻中,扁鹊著有内经、外经,可惜全部失传了。
    如今存世的《难经》,不过是后人借扁鹊之名所著。
    应该算不上原著。
    “扁鹊的医书几乎没有存于世间的,这卷龟甲简书,如果真的是扁鹊所著,那极可能是扁鹊亲手所书。是孤本,也是原著。”
    李权的心跳砰然加速。
    不过此书只剩残卷,并不完全。
    具体缺失了多少,李权不清楚。必须等他读完后,才能知道。
    他没有再与父母告别,仅仅只是在病房外,从窗口偷偷的看了两眼。
    相信有着周院长关照,父亲在这里肯定可以得到很好的治疗。
    李权看看距离火车开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急忙向车站赶去。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难道是周院长知道我走了,打来电话?”他刚才并没有再去跟周院长道别。
    他这人最怕麻烦与客套了。
    拿出手机一看,居然是何有龙打来的。
    “何哥,找我有事吗?”
    “李老弟,这两天你没看抖音账号吗?出事了,有着一大批不明身份的黑粉在你发布的抖音视频内留言。疯狂抹黑、攻击咱们的减肥药。现在已经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何有龙平时都是非常沉着冷静的一个人。
    此刻却有着一丝惊慌。
    他与李权合作的减肥药,寄予了厚望,投入也是非常大。
    眼见形势一片大好。
    却在这个关键时刻出了问题,他自然非常恼火。
    “有这种事?我这两天正好回了老家。我马上看看。”李权挂了何有龙的电话,赶紧打开手机的移动数据联网。
    这两天在老家乡下,没4G信号,根本上不了网。
    没想到回老家两天,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
    肯定是有人恶意抹黑,攻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