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快穿之精液收集之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之精液收集之旅: 第41章我看你想念的是老子的鸡巴

    姜落柒被推得一个踉跄,一转头就发现元瀚海不见了身影。
    好家伙,跑这么快!
    沙向明目瞪口呆,“这轻功,怕是青岚仙子也稍逊一筹。”
    离若鸣眉梢微扬,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元瀚海这个简单粗暴的计划能把自己摘除在外了。
    这般好的轻功,天下几乎无人能及,跑路而已,轻轻松松。
    “这应该是江湖失传的绝世轻功《流风回雪》”离若鸣对江湖武功还算了解,这样高深的轻功,踏雪无痕、追风逐电,飞燕游龙,非《流风回雪》所不能及。
    沙阳收刀,快步走到姜落柒面前,拉着她仔细检查。
    “沙阳哥哥我没事,他们没把我怎么样。”姜落柒乖乖的任他检查,拉着他没拿刀的那只手左摇右晃,娇声说道。
    “谅他们也不敢。”沙阳看她活蹦乱跳,放下心来,把人拉到自己怀里抱着。
    宽厚的怀抱带着浓烈的男人气息瞬间包裹住她,炽热的胸膛让她皮肤都变得滚烫。
    要命!
    离若鸣看着两人相拥的画面,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四师弟沙向志和五师弟沙向志大概知道自家大师兄和姜姑娘之间关系非凡,除了感叹大师兄居然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之外,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
    而已经和姜落柒发生过关系的沙向明和沙星文,内心都有些不是滋味儿。
    特别是知道姜落柒到底有多放荡不羁的沙向明,除了些许的苦涩,还有几分占有欲与色欲。
    大师兄可以,我也可以,姜姑娘的身边也应该有我的位置!
    一群人的表情思绪,花厌尽收眼底。
    这个姜姑娘,和这群人的关系,都不怎么简单呢。
    “薛前辈、离公子、沙公子,诸位辛苦了,多亏各位及时到来,我擎雷门上下才能幸免于难。”一直在暗处的擎雷门门主闻震带着一干弟子,上来就是抱拳鞠躬,十分诚挚的表达了感谢。
    “闻门主不必如此,天元刹众人本来就是因为我赤凤庄才会突袭擎雷门,你们也是受了我赤凤庄连累才会受此飞来横祸。我赤凤庄对此自然是责无旁贷。”沙阳松开怀抱,将姜落柒拉到自己旁边,抱拳回礼。
    这也确实,擎雷门纯粹是受了无妄之灾。
    不过这也不妨碍闻震表达自己的感谢,不管是不是人家的原因,赤凤庄来得十分及时,让擎雷门能够幸免于难,这就很值得他感谢了。
    “夜色已深,几位也辛苦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门下弟子来处理吧,我让弟子带你们先去休息吧。”
    沙阳点头并道谢,“这二人就劳烦闻门主派人看守,明日我们就会把他们送到赤凤庄处置。”
    “沙公子放心,我一定好好看管。”
    闻震说完,便吩咐弟子带着一群人去休息,同时让几个弟子将花厌二人看管起来。
    沙阳拉着姜落柒的手,一群人跟着擎雷门的弟子到了客院。
    这处叁进的院子朴实无华,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但空间够大,房间也很干净。
    按照擎雷门的安排,沙星文和沙向明住西厢房、沙星宇和沙向志住东厢房,薛雄琛住进了正房的东耳房。西耳房安排给沙阳和离若鸣住,姜落柒住后罩房。
    等擎雷门的弟子走了,沙阳直接拉着姜落柒往西耳房走,离若鸣无奈的跟在后面。
    “沙阳哥哥,才一天不见,我就好想你呀!”小手被沙阳紧紧攥在炙热的手掌心中,姜落柒感觉大腿根越来越湿润,小穴里也越来越痒,跟着沙阳的脚步都有些许的踉跄。
    沙阳拽着她坐到床上,把人紧紧的抱在自己怀里,力气大得像要把怀里柔软温热的躯体揉进自己的骨髓。
    “我看你跟着元瀚海开心得很!”沙阳才不会信她这鬼话,他们跟了一整天,元瀚海对她照顾得很,离了他们,她依旧过得开心得很。
    “哪有,小柒一路上都在想沙阳哥哥和离哥哥什么时候来救我呢,小柒明明可想念你们了。”姜落柒头被埋在沙阳的胸膛里,语气委屈巴巴。
    沙阳手掌抬起,“啪”的一下拍在姜落柒的屁股上,语气暗哑:“我看你想念的是老子的鸡巴吧。”
    姜落柒:“沙阳哥哥轻点,小柒屁股都被你打坏了。”
    走在后头的离若鸣刚把门关上,就听见二人如狼似虎的对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算是看出来了,姜落柒本身就没什么羞耻之心,哪怕是大庭广众都能说出虎狼之词,做出更别说只是区区的隔壁住着人。
    至于沙阳,简直是之前因为太浪被沙庄主强行管制,压抑了太久,一下接触到姜落柒这般放荡不羁的女孩子,骚动的心就把持不住,逐渐开始放飞自我了。
    别说隔壁就只住着师弟和前辈,还是和姜落柒发生过性关系的师弟以及隐隐约约被姜落柒觊觎着的前辈,就是住着沙庄主,离若鸣估摸着他也敢浪。
    “屁股哪里打得坏,小柒妹妹这般娇嫩的小屁股,只有你沙阳哥哥的大肉棒才肏得坏,小柒妹妹你说呢?”离若鸣几步走到床边,一只手隔着衣物轻轻的摸上了姜落柒娇嫩细腻的臀瓣,柔软有弹性的屁股瓣手感好极了。
    “嗯哼……呃……”姜落柒不由自主的呻吟一声,腿心里流出来大股大股的淫水。
    多次的性爱,再加上《参同契》的修炼,她现在的身体格外敏感,被人一碰,小逼里就开始瘙痒出水。
    沙阳一听就知道她动了情,手往姜落柒的腿心一摸,隔着衣物都能感觉到有多湿润,“怎么这么骚,摸一下你就流水?”
    腿心瘙痒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姜落柒双手抱着沙阳的脖子,软软的说:“沙阳哥哥,人就是好想要好想要哥哥的大肉棒,才会这么湿的嘛!”
    “想要你沙阳哥哥的肉棒,就不想要离哥哥的肉棒了?”离若鸣浅笑,对着姜落柒娇软的身体上下其手,炙热的大手掌对着娇嫩的肌肤又揉又捏。
    好痒!
    好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