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初夜99次(NP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初夜99次(NPH): 第五十章姐妹聚会话男人

    虽然不能领悟神婆的寄语,但说实在的,她现在还是挺喜欢现在的生活的,没有明天就意味着没有后顾之忧,她可以无拘无束做自己。
    晚上,约了从小玩到大的小姐妹在江边吃大排档,沐颜好久没跟她们聚了。
    “沐颜,这里这里!”
    早到的晓涵开心地挥手招呼着沐颜,她身上还穿着银行的小西装,她一毕业就进了银行当柜员,今儿她值班。
    小萱在沐颜之后来了,带着细框眼镜,骑了个小电驴,斯斯文文的,她是当地小学的语文老师。
    最后到的是娜娜,她是个漂亮护士,她今儿恰好不当班,很幸运能出来姐妹聚会。
    四个女人,七夕夜能出来,不仅没对象,也没有暧昧对象。除了晓涵,她是已婚已育。
    “啧啧啧,沐颜~你变化好大哟!”活泼的娜娜率先开口,捏捏沐颜的小脸蛋,调戏道。
    沐颜苦笑,怎么可能有变化?她被困在同一天里经受循环,时间重置,身体重置。
    “对对对!我也觉得沐颜变了!”小萱也举手应和,“变好看了!”
    沐颜觉得好笑,反驳道,“可是我没医美,也没有瘦,怎么变好看呀?”
    众人还是七嘴八舌地说沐颜变化大,但又说不出哪里变了,精明的晓涵替大家说出来了。
    “你眼神和姿态变了,变得非常的自信。就比如刚刚走过的那个帅哥,你跟饿虎看到食物一样,要不是我们不在,我估计你已经扑上去要微信了。”
    沐颜听得脸都红了,她刚刚是有那么一动了心思,但至于说得那么不堪吗?!
    其它姐妹听完笑得前仰后翻,连连拍掌表示赞同。
    娜娜笑得最欢,她也是沐颜的初中+高中同桌,知道她的黑料最多。
    “晓涵说得好!沐颜,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还记得高中毕业那会儿吗?班里集体唱k,然后你点了一首歌,就一首!那些麦霸老是置顶自己的歌抢唱,有一次都快到你了,还被那些麦霸顶掉,你就默默等着,也不出声,直到最后人走光了,你才唱到。”
    “还有上大学那会儿,她暗恋的那个学生会主席,被系花抢走了,还拉我酒吧买醉。我还以为她是被第叁者插足了,结果其实她连表白都没有表白!微信上压根没怎么和人聊过,也就在朋友圈点过赞!”
    沐颜羞得反驳,也补娜娜的黑料:“娜娜,你可别说。那次喝酒是你想见识酒吧,拿我失恋当借口。结果你酒量差点要死,还是我给你送回家的。”
    “对对啊,以前她就是一个超乖的小孩,傻乎乎的,很好欺负的样子。现在就像一只花蝴蝶,移动的omega发射站,那眼神带着钩子。”小萱也跟着附和,她看沐颜的眼睛带着羡慕。
    “林小萱,你还是个语文老师吗?真的都是什么烂比喻呀!”沐颜无语极了,她哪里有她们说得那么夸张。
    娜娜开心打趣道:“都当老师,少上popo看黄文,老老实实交男朋友去,别教坏祖国花朵~”
    “裴娜娜,你小点声!万一有家长认出我呢!”小萱慌了,赶紧捂住大嗓门娜娜,这小镇圈子小着呢!
    众人见状笑得更欢了,真闺蜜之间就是这样,知根知底,互相揭短闹着玩。
    边吃边聊,四个人渐渐聊到男人了,毕竟都26,27了。
    小萱一直在相亲,可惜没什么好结果;娜娜漂亮,男朋友仅有过短暂的2任,目前空窗;沐颜名义上是没有恋爱史的,唯有晓涵是小镇女青年的婚恋标杆。
    晓涵与老公都是彼此初恋,从校园一起走到婚姻殿堂,晓涵毕业就考入银行,工作一稳定就生了个大胖小子,而老公继承家里的厂子,很能挣钱。她几乎就是当地家长眼中的人生赢家——自己体制内工作,嫁得门当户对,老公能干顾家,同时早早生娃。
    而沐颜,小萱,娜娜则是家长们的头疼对象,反面教材……
    “晓涵,好羡慕你!我妈最近老是和我说,看看你同学晓涵,怎么怎么滴……”
    “我?我没什么好羡慕的。我生太早了,如果能再晚一些生,也许我能拥有更高的职位。”
    晓涵却苦笑着回答,体面是给别人看到,苦涩是自己扛的。
    “那有什么关系呀,早点生身体恢复得好,而且你老公又那么能挣钱。”学医的娜娜一直想找个有钱的,然后辞去辛苦的护士工作,毕竟她那么漂亮。
    “男人是靠不住的。更不存在又帅气又有钱还忠诚的男人。你想想看,男人的精子有几亿颗,只要一哆嗦就能拥有自己的孩子,孩子出生后也不用像妈妈一样辛苦,甚至可以不负责。如果你是男人,长得好看或者有钱,你会不会也和他们一样,广撒网?”
    晓涵给自己满了一些啤酒,啤酒倒映着清醒又悲哀的自己。
    “晓涵,你为什么这么说?”沐颜敏感地感受到了她的难过。
    “没为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们的话题围绕男人有些可悲,我们都高看男人了,他们贪婪又自私。在他们眼里,性、恋、婚、生,是四个不同的东西。四个阶段四种不同需求。呵呵,他们甚至梦想自己可以同时拥有这四种女性。不是一个女人同时具备这四种性质,是拥有四种女性。”
    一杯酒猛地灌下肚,刺激得晓涵直打嗝,眼睛也逐渐迷蒙了,她的酒量并不好。
    浪漫的小萱则问道:“晓涵,你明明和你老公从校园走到婚姻,你们都是彼此初恋啊,我觉得你们简直是小说走进现实,为什么你说得这么绝望?”
    晓涵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沐颜试图阻止,但被她甩开了。
    “因为他被我抓到了嫖娼。就在我们结婚两个多月,我怀孕3个月的时候。”
    沉默,大片大片的沉默。大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晓涵老公看起儒雅又上进,怎么会孕期嫖娼?!
    “我当时想把孩子打了,然后离婚的。但是他跪在我面前,还把家里的房车全部换成我的名字,并且把财政大权上交了。这些东西我在婚前要了很久都没要到。最后我没离婚,孩子,也生下来了。“
    娜娜非常激动,嫉恶如仇的她想骂醒晓涵:“你怎么这么拎不清呢?!他在你怀孕的时候能嫖娼,这人品是多差!!你还给他生孩子,你是想被完全套牢吗?”
    晓涵哭着回斥:“娜娜,我知道你们都会骂我,他也确实做错了事,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但他可以做一个好爸爸!他认孩子,他能挣钱,并且愿意把所有挣来的钱给我和孩子,那么这个孩子就值得生!”
    小萱也加入了娜娜的战线,她是真心希望姐妹人生幸福的,温柔劝道:“晓涵,你老说我天真,老说我想太少,我怎么觉得你才是想太少的那个?你怎么能为了孩子放弃自己的人生?”
    “你们有没有想过,也许婚姻就和工作一样都会不如意。婚姻与恋爱不同,婚姻就是女人的一份工作,丈夫就是我们的同事,没有完美无缺的同事,我们就算换一个同事,那也一样会有抱怨。既然如此,我挑一个能干的、负责任的同事,怎么了?”
    气氛眼见着陷入了僵局,沐颜赶紧开口打圆场:“说得好!我们也要学男人,性、恋、婚、生都分开!我们要只给帅哥生孩子,生出来小孩也好看。以后我们但凡高看男人一眼,都是对智商的侮辱!”
    “来来来,我们喝酒!干杯。“
    “这世间就没有好男人吗?”小萱还在问。
    “哈哈哈,有没有一种可能,你眼睛只看到了帅哥,其它男人你都当看不见。”
    “对啊,就跟沐颜一样,明明大学也有人追,可惜就是个颜控,所以现在初恋都还在!”
    “我跟你讲,长得丑的也渣的,咱不如挑个好看的,生的小孩也好看些,丑的基因是非常强大的!!”
    气氛再次热烈起来,四人把酒言欢,将生活的不如意揉进美食与美酒里,吃下去,然后抬头往前看,也就忘记了。
    聚会结束时,晓涵的老公开着大奔来接她,尽职尽责地将微醺的她扶到车里,而她仅两岁的孩子,在旁边软软地喊她妈妈。
    娜娜从身后拍拍一脸艳羡的沐颜,道:“如果不是晓涵自己亲口说,我真不敢相信她的婚姻有那么多瑕疵。”
    “成年人的世界嘛,都这样。”沐颜附和道,因为时间重置,她也经历了不少,看人看事通透了不少。
    小萱将自己的小电瓶车骑了过来,离开前顺嘴说道:“沐颜,你这么多年都单着,是不是还喜欢那个大学的学生会主席?他现在留校当老师了,而且我听说他现在单身哦!”
    沐颜听完愣住了,青葱的校园记忆纷至沓来,心跳漏掉了几拍。
    他还好吗?——
    尒説+影視:ρ○①⑧.run「Рo1⒏r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