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溏心蛋: 35

    唐果咬着勺子,还是忍受不了对面人一脸极力控制但难掩春心荡漾的表情,“你一直傻笑什么啊?”
    “嘿嘿嘿。”许松丞耳朵通红,嘴角咧到耳后根,低头笑得像年过四十才好不容易娶到媳妇的村头大愣子。
    自从她手术顺利结束,排异情况也非常轻微,许松丞见她就总是这副表情。
    明明碗里的冷饮还冻得冰冰凉凉,热意却渐渐爬上脸颊。唐果拿冰过碗沿的手心贴住脸,又往嘴里塞了满满一大口芒果冰沙。
    其实她也不太清她现在和许松丞之间的关系应该算什么。
    住院的时候叁天两头跑来医院看她,搞得护士姐姐都取笑她“小男朋友挺帅”,帮她养小糖,带着参考书来给她念题......
    比普通同学亲近,比好朋友暧昧,但又不是明确的男女朋友。
    许松丞看着她的视线直接又炙热,隐隐还有种老父亲般的欣慰,唐果不自然地看向窗外。
    烦人。他到底什么时候再提一遍“喜欢”这件事。
    住院落下的暑假作业补起来倒也只是时间问题,各科试卷乱糟糟地摞了大半张桌子。
    不知道许松丞怎么找到的这家冰店,藏在四通八达的老巷子里,只在门口随便竖了一个“绵绵冰”的立牌,潦草地用粉笔写了几个口味和价格,旁边还高高堆着两摞蒸包子用的蒸屉,两边是一样简陋的早点铺和干货店。
    但是小小的店面里很干净,冰沙也意外的好吃,细滑的绵绵冰扎扎实实地从碗底砌到碗面,入嘴是浓厚椰奶香,新鲜大块的芒果胡乱地铺满冰面。
    店里人很少,穿着黑背心的花臂老板把歌从舒缓的轻音乐切到重金属摇滚,踩着狂野的贝斯节奏摇头晃脑地去厨房洗盘子去了。
    题目千篇一律地在眼皮子底下跳来跳去,唐果写了会儿卷子就撑头看外边风景。
    正午的太阳把大地烤得发白,巷子空空旷旷,只有一只黑白奶牛猫懒懒地躺在草地阴凉处。热流翻滚扭曲了空气,外面的世界好像都变得虚幻飘忽。
    最近的生活总给她一种不真实感。
    出院能跑能跳后,唐心和许松丞跟交接班似的,带着她把之前不能吃的东西几乎肆意吃了个遍,脸蛋都肉眼可见的圆了起来。
    可是不久前她还躺在透析室里,看着身体里的血液流入透明管子,经过嗡嗡运转的仪器后又流回身体。
    甜蜜或辛辣的食物吃起来仿佛身在云端,让她飘飘然到甚至怀疑自己的味觉,反而在每天吞咽那些苦涩药物的时候才感觉双脚踩到了实地。
    小臂上长期插入针头的地方已经开始消肿,慢慢变得淤青,但还是经常让她不安。
    唐果不由自主地抚上那片肌肤,熟悉的刺痛感传来,得以确认她现在身处在现实空间。
    那许松丞也是真实存在的吗?
    唐果看向对面坐得端正认真写题的人。
    男生握着笔的手指修长好看,大概是喜欢打篮球的缘故,有着微微鼓起的漂亮的手臂肌肉。
    蓝色T恤把本就比一般男生白净的皮肤衬得更亮,锁骨随着写字的动作在领口间若隐若现。身板虽看上去颀瘦,但应该很结实,长腿轻易地就占据了桌下大半区域,刻意朝他那侧有些委屈地缩着。
    眼镜只有看书的时候会戴,银色金属镜框让整个人多了一丝书卷气,总是像小狗一样闪闪发光的眼睛低垂着藏在镜片后,居然有点生人勿近的意味。
    可是抬眼看她的时候又立马恢复了勃勃生气,琥珀色的眼眸里带着笑意,比阳光还要耀眼,凑近了些弯着嘴角问她:“怎么了,有哪里不会吗?问我问我。”
    ......
    “做你的吧......”
    说起来,她倒是突然想起唯一见过许松丞黑脸的那次。
    那时候还没入夏,学校小卖部刚进了冷饮她就忍不住去光顾,结果拎着根棒冰在冰柜前被许松丞拦截。
    那天也很热,她体力不好,千里迢迢走到那里就已经废了不少力气,所以当时没好气地让他走开。
    许松丞却不知道拗哪门子劲,皱着眉一脸严肃,揪着她手里塑料袋的一角想放回去,不肯撒手,“你不能吃这个。”
    两个人站那僵持了好一会儿,周围同学叁叁两两地挤过来都没能把他俩拆开。
    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吃根凉的竟然还被阻碍,搞得她怒火中烧,也不管身旁的人来人往了,脱口而出道:“你以为你是谁啊管这管那的,烦不烦人啊?”
    男生顿时就愣在了那里,一向爽朗的神情恍惚间像是受伤,脸色很不好看,但是松了手。
    虽然之后许松丞就像没发生过这件事一样,第二天经过她的时候默默放下了个保温杯,里面是装着冰块的鲜榨橙汁。
    导致她本就有些歉意的心更加虚亏了,暗自发誓再也不敢不过脑子地甩脸色,并趁发卷子的时候拿铅笔偷偷帮他订正了唯一打叉的题目,在下面写了个“对不起”。
    其实她生病的事情并不算秘密,班上大多数同学对待她就像对一块娇贵易碎的玻璃器皿,小心,远离,不可触碰。爱护有加,但亲密不足。
    她和所有人都不熟,大家也不太想因为磕碰到她而招惹是非。
    许松丞是例外。
    音响里某个不知名乐队在嘶吼,调子充满了上个世纪的年代感,激情四射的吉他音让她有股克制不住的冲动。
    “喂。”唐果撑着下巴懒洋洋地开口,“你家里人管你早恋吗?”
    许松丞解题正解到一半,过了两秒才领悟到她的意思,眼神中的狡慧一下子变成呆愣,耳朵尖上的红意迅速蔓延至脸上,磕磕巴巴道:“不......不管......”
    “哦,那正好。”唐果笑嘻嘻地看向男生镜片后的眼睛,“我姐也不管我。”
    这下是许松丞写不下去作业了,脸上的热意迟迟吹不下去,坐立难安抓耳挠腮了十几分钟,脚下像有台缝纫机,胳膊下的卷子都要被他的汗浸湿。
    唐果放下笔,无奈地跑到厨房门口,“老板,再来份西瓜冰!大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