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灵异

罗网(骨科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罗网(骨科1v1): 小饼干

    略显凌乱的白床上,姚逸在熟睡,卷曲的棕发有些变长了,懒懒地散在枕头上,脸廓初显棱角,气质介于少年和成熟男性之间,有种青涩的感觉。他睡得脸颊微红,翻了个身,下意识往前捞了一下,想要抱住什么,却扑了个空。
    他羽睫轻颤,不满地睁开了眼,却发现本来应该躺在那的人却不见踪影。姚逸心慌了一瞬,很快平静下来,皱眉扶额轻叹。
    都怪……姚溪最近总是闹着要睡在他旁边,还非要他抱着,反抗就会被她揍!搞的都习惯了每次睡醒她都在旁边……
    自从姚溪和他摊牌后,就愈发不客气,之前那贴心小天使的妹妹形象已经完全从姚逸心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天天缠着他交欢,不同意就被强制压倒的小恶魔。想起昨晚又被她压着胡闹了那么久,姚逸脸捂住泛红的脸。
    可是自己现在精神力和体质都被药物控制住,根本打不过她……姚逸扶额又是无奈叹了一口气,觉得被她气得,这一天天头发都掉了不少。
    今天是怎么回事?姚逸环顾了下四周,房间除了他的呼吸声,死一般的寂静,他咽了咽口水。
    “呵,不缠着我最好,可以安静一会儿……”他冷笑一声,状似不在意地躺回去继续睡,一动不动了一会,终于还是烦躁地使劲揪了揪自己的小卷毛,然后干脆翻身下床。
    走到门口,想要打开门出去,在快要够到门把的地方,却受到一股反方向的阻力,完全动不了了。姚逸看着自己脚踝上捆着的链条,更烦躁了。
    “啊啊啊……都忘记自己还被捆着了。”姚逸用力扯扯,发现自己的力气好像恢复了一些,那链条被他扯得有些变形,但还是无法彻底扯开。
    反正哪也去不了,姚逸干脆就坐在门口,无聊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扯着那链子,说不定就扯开了呢?
    咔嚓一声,门被从外面打开,姚逸反射性地站起身,同时不忘把自己扯变形的那一段链条踩在脚底下。
    ……
    四目相对,一片沉默。
    “哥哥在门口干什么?”姚溪一脸狐疑地上下打量着举止怪异的姚逸,“不会是还想跑吧?”
    “……”
    “还真想跑?”隐约看到姚溪撸袖子,姚逸真是怕了她了,生怕她又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赶紧转移话题。
    “我就是刚睡醒下床...你去哪了?”
    “我去做爱心小饼干啊,当当~”她献宝一样从背后掏出一袋用黄色透明薄膜套着的小饼干,呈爱心状。“这可是只有哥哥才可以吃到的小饼干哦~”
    被她一股脑塞一袋饼干进手里,姚逸也饿了,顺势淘了一块饼干出来,放在嘴边却踌躇了。
    想起之前的操作...她不会在这里面下药吧?姚逸想到这种可能,整个人都僵住。
    姚溪看他顿住,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眯起眼挂起和善的笑容,“哥哥,不会怀疑,我又在吃食里下药吧?”
    “……”
    “哈哈,放心啦~”她拍拍姚逸的肩膀,“这里面没有下药啦。”正当逃逸松了口气,想尝尝新出炉的美味小饼干时,姚溪不知从哪个口袋里掏出一小瓶蓝色试剂。
    “不过哥哥提醒我了,喏,这是今天的药。”她把这蓝色试剂往姚逸空着的手上塞,“先喝了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姚逸,似乎在等他自己喝下去。
    为什么会把喝默然这种禁药说的那么理所应当啊喂!姚逸真的想不明白,自家妹妹什么时候长歪成这样。
    “....不能不喝吗?”
    “不行哦~不喝的话,哥哥恢复之后跑掉怎么办?”她歪着头,笑盈盈地望着已经僵住的少年,“毕竟哥哥这么强,不用药的话,我根本打不过你。”嗯,不用药,根本“压”不住你。
    “哥哥,快喝吧,还是说需要我帮.帮.你?”看到姚溪跃跃欲试想要上前“帮”他,姚逸咬牙仰头一口下去,那药剂就见底了。
    “你满意了吧...”他捂着嘴,想努力把嘴里那股奇怪的味道忽略掉。“我都喝了药,干脆就别锁我了...”看姚溪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不像前几天那么阴晴不定,他开口试探。
    “啊?哥哥刚刚说了什么吗,我听不清。”她淘淘耳朵,一副没听清的样子。姚逸被她这副不要脸装傻充愣的样子惊到,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愣在原地。
    “好啦好啦,哥哥,快尝尝我做的小饼干吧,还是热的呢。”她拽着愣住的姚逸,一起坐到床前,替他从袋子里掏出几块饼干喂到他嘴边:“啊~”示意他张嘴。
    这样的氛围之下,姚逸恍惚之间,感觉好像又回到了曾经,他们之间还不像现在关系这么复杂,还是普通兄妹...
    他启唇咬过姚溪指尖衔着的小饼干,舌尖温热不经意划过,姚溪蜷缩了下手指,偷偷瞟了一眼一无所知的姚逸,微微抿唇,耳背泛起不明显的粉意。
    看着姚逸失神不知在想什么的恍惚表情,对自己的异样毫无察觉,姚溪松了一口气,继续微笑递上小饼干,内心暗诽:
    呼~要被哥哥知道,我居然就这样被他轻易勾引到,就太没有面子了!
    “怎么样?是不是超好吃。”
    “唔...”姚逸忙着吃小饼干,随意点头。
    “那我以后天天给哥哥做好不好?”
    “唔...”
    “那为了每天都能吃到小饼干,哥哥以后每天都要和我在一起哦~”
    姚逸下意识点头,回过神看到姚溪看着他捂着嘴偷笑,发现自己又被她套路了。
    “哥哥点头了,就算是答应了。”看姚逸想要反驳的样子,她紧接着说,不给他反悔的机会,“那我们约好了哦,要一直在一起。”
    “要是哥哥自己跑了的话...”她眼中闪过不明,“那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喂,我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啊!能不能给我机会反驳一下。姚逸在一边嚼着饼干一边腹诽。
    他没有出声,只是背过身表达他的隐隐抗拒,一点点塞着饼干,对姚溪说的话也没有放在心上。
    这些话,过段时间...就会忘掉的吧...
    看着姚逸默默抗议的姿态,姚溪的嘴角下撇了一瞬,但很快就整理好心情,她从背后抱住姚逸,挂在他的脖子上,用脸颊蹭蹭对方的脖颈,像是一只调皮的小猫在撒娇。
    “哥哥...”她鼻尖嗅了嗅他发间的气息,呼吸打在他身上,发现手下的人立刻就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唇角勾起,故意又呼了几口气,满意地看到他脖子上粉意在蔓延。
    “哥哥...”她又叫了一声。
    “...做什么?”被她的气息弄得痒得不行,姚逸终于开口问道。
    “你是不是..昨天做完以后..”她顿了顿像是在憋笑,努力平复了一下,“就没有洗澡了...”说完还故意在他脖子旁闻了一下。
    姚逸:!!!
    他愣了一会,赶紧抬手嗅了下自己的衣衫,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味道,抬头瞪向姚溪那张努力憋笑的脸,见她连连摆手解释道:“我不是嫌弃哥哥身上有味道....不对,哥哥身上香香的怎么会有味道呢?”
    她越解释抹得越黑,干脆放弃挣扎,就在旁边顶着姚逸羞恼的视线笑个不停。
    “要不是你昨天闹的那么晚!我怎么会忘记...”
    “不许再笑了!姚溪!”姚逸不明白为什么她能笑得那么开心,自己出糗她就那么快乐吗?
    “对不起,哈哈...因为哥哥的反应太可爱了,我没忍住...”她试图让唇角翘得不要那么张扬,却失败了。
    她假咳了两声,终于停止嘴角的抽搐,“其实我只是想说,等会我帮哥哥洗吧~”
    姚逸闻言震惊地嘴都合不拢了,没想到如今她连洗澡都要代劳,脸上爆红,“绝对不行!我不同意!”
    “反对无效。”姚溪使出了一票否决权,“哥哥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不要害羞嘛~”她边说边往门外走去,走时不忘拿起已经空荡荡的药剂瓶还有透明包装袋。
    “我去帮哥哥拿换洗的衣服,哥哥应该喜欢深蓝色的内裤吧,看你柜子里几乎都是这种颜色...”她阖上门之前还不忘调戏一番,留下姚逸一个人绝望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关上门,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姚溪停了下来,唇边调笑的弧度已经消失了,看着手中已经空了只剩下一下蓝色残留药剂的试剂瓶若有所思。
    看来...默然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想起刚刚看到姚逸链子上被扯动变形的痕迹,就算他努力遮掩,姚溪还是察觉到了。
    她眼帘半耷拉着,沉默地靠在墙边。
    哥哥的体质太强了,已经产生抗药性了,就算一天服用一次,恐怕也....
    但...也没关系,只要撑到那天以后...一切都会结束!
    她拍了拍脸振作精神,抬头脸上的复杂瞬间消失,仿佛她从来没有察觉到这件事一样,重新吊起笑容,快步往姚逸房间走去。
    ———————————
    解释一下位置
    姚逸现在是被关在“杂物间”,所以衣物什么还在自己房间,需要回去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