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与我同眠·禁脔为爱(少女VS总裁 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与我同眠·禁脔为爱(少女VS总裁 1V1): 68.错了行了吧!

    情书开头就叫“老婆”,态度轻薄,很不尊重人。明显是恶趣味的玩笑。
    穆柏丞却像被针扎了眼,红眼瞪着全文13个“老婆”字样,怒意滔天。
    去了公司,他立即召见祁戒。
    “你不是在圣约瑟毕业的吗?有没有办法进学校的论坛?”
    祁戒点点头。“可以啊,我还记得以前的账号。”
    穆柏丞让开一点儿,把笔记本推到他面前。
    祁戒很快登陆了圣约瑟校园网。
    “学生乐园”的板块内,最火吧群就是“纱雾老婆yyds”。
    穆柏丞脸色一冷,推开祁戒,自己点开帖子。
    很快找到了题为“纱雾老婆运动装合集”,“纱雾老婆夏季校服合集”,甚至还有“纱雾老婆露底合集”的图片集。
    下面都是情色不堪的言论。
    “没拍到内裤颜色,差评。”
    “腿玩年啊,被她迷死了。”
    “谁有她课桌午睡的资源啊,跪求!”
    “我是外校的学长借号进来,谁能帮我拍张老婆的胸部特写照片,私聊重金酬谢。”
    ……
    “哇靠——这些小毛孩们,路子这么野啊。”祁戒扶了扶眼镜,看到穆柏丞冷若冰霜的脸,忍住窃笑。
    穆总怒发冲冠为红颜了啊!啧啧啧,自己女人被别人叫“老婆”,穆总要杀人了。
    他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赶快借个机会溜了。
    纱雾从来不去学校的BBS,淼玥跟她说那里都是恶臭青年,她中文阅读能力不好更不会去。于是乎这件事她到下午才通过同学知道,说学校论坛突然被校长关闭了,学生会到处抓发布黄色言论的男生,尤其叫许多商的男生,听说已经被退学,要他父母来接人。纱雾不是论坛里唯一受害者,但关于她的评论是最没轻重的。
    因为她只是个没钱没背景的特困生,那些富家子弟们大有拿她玩乐的心态。可虽然看不起她,却又深深迷恋她的美貌,要不是之前淼玥罩着她,后果可想而知。
    学校最近总有人说她和阿森在一起了,她懒得搭理。只是男同学听说她有了“男朋友”后,都跑来给她送情书,以前一星期叁封,现在成了一星期30封,要不要这么夸张!
    她顾及同学情谊,给她就收。虽然不看,但还是礼貌说句“谢谢”。
    今天放学,纱雾穿过小巷的时候被一群男生堵在了路上。
    为首的一脸痞样,眼睛先色眯眯滴将她全身扫视一圈:“唉,纱雾你干嘛跟阿森那个暴发户一起。”
    “你……你们要干什么……”她戒备地往后躲:“别过来,你们——啊!”
    她没注意脚下,被石子绊倒了。
    男生被她可爱的模样萌到,笑嘻嘻地单膝跪到她面前。
    “给你送情书啦。”
    一迭情书拿到她眼前。
    纱雾曲起腿坐起来,接过去。“哦,谢谢。”
    “巧克力。”
    “那个就不要了。”
    她把手抵在身后墙上,想快速起来又不走光。今天穿的是夏季校服,百褶裙子在膝盖叁公分之上,很容易被臭男生们看到。
    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男同学们看她起不来,笑得很开心。
    “小纱雾,你叫声哥哥,我就拉你。”
    “或者喊一声yemete,像AV女优那样。”
    “你..…!”纱雾瞪他们。
    “害羞了哦。好可爱。”
    “呯——”
    远处传来一阵大力关门声。
    大家闻声望去,看到一身正装的穆柏丞快步走来。
    “穆...穆柏丞耶。”
    “我靠他好凶,快走!”
    男同学一溜烟朝另一个方向跑走。
    纱雾见他走近,赶快站起来。把信偷偷塞到了身后书包的侧面口袋。
    “你怎么来了?”
    “顺路。”他阴着脸看一眼男同学跑走的方向,回头责备她:“怎么连拒绝人都不会?”
    怨不得男孩欺负她,一点儿反抗意识都没有。
    “同学一场,我怕尴尬。”她撇开他往车上走。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
    “裙子一直这么短吗?”
    纱雾微微蹙眉。他突然来接她,难道就是为了找茬?
    “夏季校服不都是这样。”
    “过来我看看。”
    “不要!”她把书包担在腿上,贴着车门不动。
    穆柏丞伸手将她抱到了腿上,把碍事的书包甩到一边。
    “哎呀,你干嘛!”
    “老江,开车。”他说完把挡板放下来。
    密闭的空间只剩下两个人,他伸手把她的裙摆撩起,做着和那些臭男生一样想做的事。
    轻薄的白色蕾丝内裤。中间有一条细长的凹缝,那小穴正在呼吸着。
    “又不穿长筒袜,都被人看光了!  ”他痛心,忍不住说她:“学校被欺负也不懂得说?”
    纱雾像个闷葫芦,一声不吭。
    他伸手碰她,她明显缩了一下。“别弄。”
    “养了两天,下面该好了。让我摸摸。”
    她使劲推开他,“你好脏,别碰我!”
    他动作一怔,冷声问:“你什么意思?  ”
    她不说话,柔美的眼里都是情绪。起身要离开。
    被他一把搂紧。
    “我不要你碰过别的女人再碰我……”
    她捂住自己坚决不让他碰,声音有了哭腔。
    “你他妈有毛病吧,我那晚在祁戒家住的。谁都没有碰!”
    两天没见了,还以为见面她会开心,结果连碰都不让碰了。
    “两天没见电话都不懂得打,见面又一副别人欠你的嘴脸。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特别?”
    跟男同学打情骂俏,跟他就这一副死样?  他扯开她的手,一把扯下她的内裤。
    纱雾被他凶的肩膀一抖,委屈都化成了泪水。“你……呜呜……和其他男生一样,就喜欢占我便宜……我讨厌你……”
    他沉着脸,听到她的话心里一涩。
    的确,他不过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又仗着她当时对他的迷恋,把她哄骗到了床上。
    “好了,内裤没了又不会怎样。”
    “啧,哭没完了?”他没好气撸了一把她的头顶,“再哭把你扔下去!”
    “呜呜……咳咳……”她哭得捂住嘴咳嗽。
    穆柏丞看不下去,怕她真的哭得背过气去。
    “错了行了吧!  以后不把你一个人丢家里了。”
    纱雾知道见好就收。听他道歉了乖乖把眼泪擦干净。
    车子正好过减速带,她身子一晃撞进了他胸膛内。顺势就倚进了他怀里。
    穆柏丞搂住她,“呲——”把拉链拉开。
    纱雾低眼看到那物件,下意识抿住小嘴。
    “不让你舔。”他用茎体摩擦她那身下闭紧的小缝,俯身亲亲她湿漉漉的眼:“宝贝乖,自己掰开让我磨一磨。”
    她把双手放在阴户两边,稍稍撑开一点。露出来里面粉红的阴唇。
    穆柏丞握紧她的腰前后推拉,很快那性器就被水浸湿了,又硬又大。他把手指探进一根去寻她的花核。
    “嗯,不行……”纱雾扭动起来:“在这里不可以。”
    他诱哄她:“就用手按摩一下,不肏你。”
    她信以为真,把屁股稍稍抬起。
    穆柏丞用手把她玩湿了,趁她眯眼不注意,握住阴茎猛地挤入小穴内。
    窒息的紧致感瞬间将他包围,他深吸气搂紧她捅进深处。
    “唔你……你……”纱雾搂紧他的脖子,疼得呻吟。
    “是你勾引我,害我没忍住。”
    又是她的责任!纱雾气愤捶他,捶他!  他抱紧她不放,还爽到低叹。
    “两天没肏又这么紧了,宝贝你吸得我好舒服。”
    “你出去……出去!”她气到眼红,又要哭了。
    “叮叮叮……”
    上衣口袋突然传来声响。
    穆柏丞把她的手机掏出来。
    “淼玥的,接吧。”他直接给她按了接听然后扔给她。
    纱雾愣眼,赶快接起来:“喂。”
    “纱雾,我明天晚上要回去啦!”
    “真的吗?太好了。”
    “对啊,好想你。哥他有照顾你吗?”
    穆柏丞贴着纱雾耳朵讲:“告诉她我把你照顾的很好。”
    说完坏坏一笑,龟头开始在她体内磨动。
    ——————
    穆总直男,长筒袜和连裤袜是不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