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喜欢她的都是偏执狂(骨科1V3)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喜欢她的都是偏执狂(骨科1V3): 如何对付不要脸的男小三?

    当宋晏温回家时,白袅青就发现他有些不太对劲,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
    不过白袅青也没太在意他,在问了一下他怎么了之后,便没再理会他了。
    而宋晏温见白袅青问了他两句就没有再关心他了,宋晏温原本就悒郁的心情不由得更差了……
    ……
    事情还得从宋晏温回家前说起,他本来以为他得忙到很晚才能回家,没想到不到两个小时
    宋晏温没发消息给白袅青,想给她一个惊喜,可等他到回家后,他却发现白袅青并不在家……
    自从上次在白袅青脖子上见到了疑似吻痕的存在,宋晏温就偷偷地在白袅青手机上安了个定位装置。
    他知道他这么做有些过分,但他又不能二十四小时都能呆在白袅青身边,一不在她身边,他就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所以见到白袅青不在家后,宋晏温便立即去查了白袅青的手机定位。
    在宋晏温到了白袅青手机上显示的定位地点时,恰巧是季笙和白袅青一起从咖啡厅里出来的时候。
    但宋晏温没有直接上前分开他们,而是悄悄地跟在他们身后,看看他们接下来会去哪。
    看着他们一路上有说有笑,举止亲昵的模样,宋晏温不禁妒火中烧,可他又怕误会了他们,只好继续跟着他们探个究竟。
    好在他们在走出咖啡厅后不久,他们便在一个路口处分开了,白袅青拦了一辆出租车便走了,但在上车之前,白袅青还和季笙拥抱了一下。
    这个拥抱令宋晏温心中警铃大作,直觉告诉他,白袅青和这个陌生男人绝不是朋友那么简单……
    于是宋晏温便在白袅青坐车离开后,拦住了正准备要走的季笙。
    “您好,我是白袅青的丈夫,请问我们可以聊聊吗?”
    宋晏温的突然出现,让季笙十分愕然,但在一番沉思过后,他还是点头同意了。
    “当然可以……”
    ……
    这之后,他们还真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聊了。
    他们心思各异,但在关于白袅青的事上,他们的目的却又出奇的一致。
    宋晏温想了解清楚白袅青和季笙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想让季笙能够离白袅青远一点。
    而季笙则在想着如何破坏白袅青和宋晏温之间的关系,如何让他们尽快离婚。
    白袅青说过,他不能让别人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能主动去找她和她的家里人,季笙也没有忘了她所说的话。
    但……这次是宋晏温自己找上他来质问,他也不会暴露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若是宋晏温自己胡思乱想要离婚,那就不关他的事了吧?
    思索完挑拨他们关系的办法,季笙才开口说道:“你就是薇……袅青的老公?我和袅青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今天我俩凑巧在路上遇到,便一起去喝了杯咖啡聊了一会,你不会介意吧?”
    季笙微笑着说着他与白袅青之间的事,神情平淡的就像他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一样,如果忽略掉他语气中那一丝挑衅意味的话。
    宋晏温自然是不相信事情真的如同季笙说的那么简单,回想着白袅青上车前那个拥抱,如今再听到季笙说他俩从小一起长大的事,他都快要冷静不来了。
    青梅竹马……
    一想到他们俩认识了许多年,关系肯定很好,宋晏温心中就忍不住泛酸。
    但他又觉得,他们只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而已,他们俩认识了那么久,要在一起早在一起了,还用等到现在?
    这么多年都不在一起,也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吧?
    宋晏温在心中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可他的心里仍有些忐忑不安。
    但他随即又心道,他才是袅青的正牌老公,他为什么要害怕?
    思至此,宋晏温也镇定了不少,但仍忍不住问道:“这么说来,你和袅青的关系一定很好咯?”
    听到宋晏温这么问,季笙不由得讪笑了一下,心道年纪小果然容易沉不住气。
    季笙等的就是他这句话,所以他话音刚落,季笙便道:“那当然,毕竟我和她在很小很小的就认识了。”
    “她六岁那年,我和她刚刚认识,她有一个很喜欢的发夹,每天都会戴着,有一次我和她玩捉迷藏时,她不小心把发夹给弄丢了,我们找了很久都没能找到。”
    “后来,我用我自己的零花钱给她买了一个新发夹,她很喜欢这个新发夹,从六岁戴到了十岁。”
    看到宋晏温的脸色越来越差,季笙也越说越起劲:“她小时候特别喜欢吃甜食,最讨厌苦味,我和她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每次都会把苦瓜炒肉里的肉夹给她,然后把她碗里的苦瓜给夹走。”
    “她十一岁那年,她第一次来月经,她以为她得了什么绝症,我也以为她生病了,我俩就抱在一起哭了很久,直到老师过来了,我俩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听完季笙的这番话,宋晏温终于确定了他和白袅青绝不是普通朋友这么简单。
    一个普通的异性朋友,怎么会对着朋友的丈夫说这种事……
    不过他也没有让季笙住口,于是季笙也继续说道:“她十五岁那年,有一个男生在追她,可她不喜欢那个男生,于是就找我假扮成男朋友……”
    听到这里,宋晏温终于是忍不下去了,季笙这次话还没说完,他便开口打断了他。
    “你们的往事很有趣,但过去的毕竟都已经过去了,你说的那些我的确不清楚,我只知道,她在她二十五岁那年,也就是今年,嫁给了我。”
    宋晏温特意强调了白袅青已经嫁给他的事,他觉得,他能坚持到现在都不打季笙,他的脾气已经很好了。
    但季笙偏要继续挑衅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和袅青可是能天长地久的,怎么会说过去就过去?”
    在宋晏温即将动怒前,季笙又故作无心地模样道:“对不起,我忘了说友情这两个字了,你别介意啊。”
    “是啊,你和袅青会天长地久,我和袅青也会天长地久,你们之间的友谊天长地久,我和她之间的爱情天长地久,这两者之间又不冲突,我为什么要介意呢?”
    随后,宋晏温又和季笙互相讽刺了好几句,他才悻悻地离开了,一回想起这件事,宋晏温心里就很不舒服。
    可他又不敢去问白袅青,他怕会惹得白袅青生气,更怕会和她之间生出嫌隙让第叁者有机可乘……
    于是宋晏温便试着去网络上寻找解决办法,他的手在搜索引擎上停顿了片刻,便打出了这么一行字。
    “如何对付不要脸的男小叁?”
    ————————————————————
    写这章的时候我真是边写边笑,把那种雌竞内容性转一下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