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那一片厚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那一片厚土: Chapitre29算计

    卧室…
    “影芝…”蓝天的手从我腰侧处揽上前,作势要往我的睡裙里伸。
    我抬起手,把他的手从我身侧扔下去。
    他再抬,我再扔;再再伸,再再扔。
    从彪姐那条微信我惊觉他是个“心机男”后,我们便开始了冷战。
    可能这程度还算不上“冷战”,是我单方面冷他。
    那天晚饭的时候,我问他是不是“设计”我跟他“同居”,他供认不讳,当下就承认了。从他承认开始我便一句话都没跟他说过。
    周四他开始上班,也不知是加班还是什么原因,他那天回来的特别晚,但旋即周五又恢复了常态。
    周四周五晚上他试过毛手毛脚,我也跟今天一样把他手扔下去。前两天,他便就此偃旗息鼓,没什么动作了。
    今天,周六,本是招呼饭友们来家吃饭的日子,却叫闫斌和他发烧的事儿给耽搁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多余的安排。
    我上午去Gym跑了个臀腿菜单,下午买了些蔬菜水果便回来了。
    从我回来后,他便一直试着跟我讲话,我次次以“无言”作答,没几次他也就不再尝试了。
    很好,我就是不想理他,谁让他“设计”我,我最恨别人设计我。
    扔了几次他的手,他便转过身去,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忙着什么。
    估计被劝退了,今晚可以安稳的睡了。
    “影芝…”他又从后面贴了上来,嘴里唤着我。
    今晚倒真是不屈不挠…
    再扔几次他的手就老实了…
    他的手附上我的,顺着力道把我的手拽了到了身后,轻轻一推,他翻身骑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还没怎么明白过来,就已经结结实实的从侧躺变成了趴着,左手还被他拽着别在后腰处。
    “你干嘛?”我没好气的问。
    他伏身贴上来,柔柔的说,“影芝,夫妻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的。我们和好了,好不好?”
    言语间,我睡裙已经被他推了上来,小内也被他脱了。
    他那雄壮的兄弟贴在我的臀瓣处蹭着。
    他戴套了…
    原来那窸窸窣窣的声音是他在戴套…
    总是这样,总是设计我…
    “谁跟你夫妻,你走开!”我叫着,想要别过右手去拽他,却使不上力。
    “未婚夫妻也可以床尾和。”他嘴里安抚着,身下兄弟配合的在我私处蹭了好几个来回了。
    “也不是!”
    “男女朋友也一样。”他贴在我耳廓处轻轻的呵气,声若如蚊般的说。
    声音轻了,身下却力道十足。
    “嗯…  ”他兄弟的脑袋硬生生的挤了进来,“你出…  嗯…  ”我本想小声吼他,可他却用足了力道,硬是又往里塞了一小节。
    他那兄弟长相极差,脑袋肥大的很,下巴处却薄薄的很锋利。每次他兄弟下巴挤进来的时候我私处都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受。可这感受却持续不了,因为他那兄弟除了下巴处有些许苗条,整个柱身都很粗壮,而且特别硬,是个肌肉猛男般的选手。
    他前戏做的足的时候,前面这几下都够我受的。今天我生着气,他也没做前戏,这么生怼,真的是很难受。
    但越是这么不舒服,他兄弟下巴边缘处的触感就越真实,它每寸的前进我都感受的清晰无比。
    设计“同居”,设计“吃奶”,设计“内射”,现在又设计“床头吵架床尾和”…
    他到底还要怎么“设计”我…
    怒火烧着,胸腔里还酸的很…
    “你出去!”我吼着,用最大力气挣扎,“你出去!”
    “影芝”他嘴里轻唤我,手死死的按着我的腰,“影芝”身下全力的往里顶着。
    我整个人被他压在身下,腿也被他夹在他的两腿之间,他丝毫没有要退却的意思,而我所谓的挣扎也都是徒劳。
    伴着我的“你出去”,他就这么抽插了十几个来回。我硬是给他撞出了水和些许快感。
    大概我真的是抖  M,这种时候竟然会生出快感和些许…安全感  ?!
    但,我怎么能放弃挣扎,不行!
    我嘴里依然在喊着“你出去”,但底气和声音却渐微。
    他整个人压在我身上,伏在我耳边说,“你为什么非要我出去?”,他咬着我的耳垂,接着到,“已经有水了,还不舒服么?”
    还不舒服么?
    我竟是答不上来。因为其实是舒服的,不舒服又怎么会有这么多水…
    我转过头,整个埋在枕头里,默不作答。
    他抬起按着我腰的手,伸手掰过我的头,在我的面颊上啄了一下,问到,“换个你舒服的姿势?”
    他心里清楚的很,已经不需要再压着我了。我的“你出去”到了如今,已经只是一句无关痛痒的话了。
    我再把头转回去,不理他。
    他确是瞬间的退了出去,把我翻了过来,然后趁着穴口的湿滑猛的进来。
    四目相对…
    他死盯着我,眼里回荡着温柔,可眼里越是温柔,身下就越是狠厉。
    “到底为什么生气?”他用力撞着我。
    他撞的狠,每一次撞击,花心处都跟着颤。那感觉像极了他发疯追问“我们什么关系”那天晚上。我顿时生出了些念头,也许,平时他都是在克制,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
    而我的“本来面目”却是喜欢他的“本来面目”?
    花心每次的震颤,都伴随着穴口如海浪般来袭的酥麻感,每一阵酥麻,都会引得我泌出一小滩蜜水,真的是,嗯,很舒服。
    若不是现在赌着气,估计我的叫声估计都能掀了家里的房顶。
    可现在…  我硬是咬死了下唇,一声不吭。
    “呵,哎…”他轻笑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看样真的是对你太温柔了,才惯的你嘴这么紧。”他抬手使劲拽了拽我乳尖。
    话音还没落,他便抬起了我的脚搭在他肩膀上,借着体重上下的猛插起来。
    我私处的水很足了,他又用足了力气,交合声响极了。
    我原本的酥麻感,在他这般大的力道下瞬间消失殆尽,只剩下了疼。因为不想认输,我使劲吸咬着自己的腮,硬忍着不出声。
    原来,他平时真的在克制…
    “告诉我,为什么生气?”他缓了力道,伸手捏了捏我那被咬紧的腮,威胁到,“不说,还收拾你。”
    方才他撞得实在是疼,  想了一会儿,“你算计我。”我小声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