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无限续杯(NP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无限续杯(NPH): 三十五巴掌

    她动作轻佻,让他不禁想到他在车上对她做的那些事。
    那手指是凉的,蹭到他干燥的唇面,慢慢的将它给揉软了,捻化了。似是要等到个足够合适的时机,再探进他口腔。
    他的欲望更重,还没等碰,就已经完全勃起。起反映的性器牢牢的撑着他的外裤,他苦苦等待,可却不见她有下一步的动作。似是有意要将他给钓着,等他自己咬钩,等他先受不住。
    “瑾瑜。”她听见陶雨开口,他声音哑的不像话。有趣,明明什么还没做呢。
    她手撤回来,把烟给灭了,她眼一扬,笑意盈盈:“还有事么?”
    陶雨哑言,只是看她。
    许是她今天朋友过生,她打扮得并不惹眼,脸上的妆也是清透,唇色很淡。可就是这么淡的,才更让人觉得她难以靠近,拒人之千里之外。
    这气质勾着他,让他想知道她情动时是什么模样,她看他时,会有反应,会有欲望么?
    “什么时候?”晚风凛凛,却吹不灭他焦灼的心跳。
    他真是疯了,这么迫切的想把这事给落实了,确认了,让她没有后悔的机会才好。
    江瑾瑜盯着他,沉默半晌,开口道:“今晚?”
    “好。”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她说的,被他一口应下。
    —
    她跟陶雨聊得并不久,也就一根烟的功夫。
    等回来时,遥遥就见黄天在原处一脸烦躁的坐着。
    他浑身上下都散着别惹老子的戾气,嘴里的烟就叼着,也不点,细长的一根在牙齿里咬着,一副流氓相。
    他人往那一坐,活生生的是个引人眼球的招牌。来往的都要往他的方向注意,还有些的,就凑一块窃窃私语,讨论着这个黑脸小帅哥。
    他像极了上学时那种堵街口收保护费的小混混,上房揭瓦的叛逆不学好。越是坏,越招女孩喜欢,从前是,现在也是。
    不过江瑾瑜对这倒没多大感觉,也是觉得他真幼稚,情绪都管理不好,还想聊什么有的没的。
    -
    她不想再耽搁太久,夏蓉的蛋糕还没切,这还是她们好不容易找到的私房定制的款式,连上面的图案都是她们自己设计的,说是等晚上要一起拍个合照。
    “走了。”她跟黄天说了句,脚上没停留。
    黄天跟着站起,两步上前,一把抓住她腕子,问:“那是你姘头?”
    江瑾瑜耸肩,不想搭理。她没义务跟他解释,况且也不干他事。她甩开了黄天的手,朝着室内的方向去。
    黄天跨步跟上,他有情绪,嘴上没兜底:“操!还真是?你妈那小子哪点比得上老子,他行我怎么不行?”
    她嫌他聒噪,不想回应,可她越不回应,越是引得他火气上冒。
    她在前,他在后。
    黄天就盯着她的背影,看那齐腰的发,看她偶然会露出来的脖颈,白皙的一片,晃眼极了。
    他跨步上前,重新抓住她。
    两手固着她肩膀,压着她撞在了身后的水泥墙上。
    他呼吸混乱,低喘着,像是被惹毛的野狗,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猎物。
    黄天死死的攫着她,恨不得要将她戳穿了看透了,撕碎了吃进肚中才好。
    他受不了江瑾瑜对他这毫不在乎的态度,妈的,对条狗都比对他上心。
    “怎么,你也想聊聊?”
    聊个鸡巴。
    他头低下,不给她反应,狠狠吻住她。含她的唇,吮吸,舔弄,啮咬。
    真要把她吃进肚中般的,拆之入骨。
    他吻的用力,强硬的掠夺她胸肺的氧气,舌头紧跟,撬开她齿贝,肆意的在里面进出。
    江瑾瑜牙关一闭,用力咬下去,舌头多娇嫩,如此外力惹的他闷哼,可又刺激的他更是兴奋。
    他一手掐着她下巴,非掰的她不敢再动,他手劲儿极大,仅仅是掐着,就是碎骨的痛。
    窒息感迎来,让她浑身都使不上力道。原本的抗拒渐渐成了接受,直到他吃够了她的,侵占过她没寸,知道她再受不住,才肯将她放过。
    才稍稍离开,他就挨了江瑾瑜的一巴掌。
    啪得一声脆响,太重,扇的他头都歪去了一边。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她难得的爆粗,胸前剧烈起伏,有一半是被气的,还有一半是她迫切的需要氧气。
    黄天硬挨了她这一下,耳鸣嗡嗡作响。他头低着,可过了会儿,却又见他身体抖动着发笑。
    他抬头,眼光晦暗。手指重重的碾过她的嘴唇,饱满又柔嫩,比他想象中的触感要好上千倍百倍。
    他第一次见江瑾瑜对他有如此强烈的情绪变化,这第一次,让他新奇,让他兴奋,甚至是痛快。
    他脸侧火辣,痛感持续又尖锐,可偏又助长着他恶劣的欲望。
    他那再挡不住的,已经压抑到极致的就要破土而出的欲望。
    ——
    尒説+影視:ρ○①⑧.run「Рo1⒏r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