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日色欲尽(出轨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日色欲尽(出轨H): 公交车(h)

    一行人游完泳出来,已经是晚上七点。
    和沉初玉道声再见后,叶羡正好看到公交站有车停留,索性坐公交回去。
    她太久没在C市坐公交,轮到她最后一个上车时,还没抓住栏杆,司机直接一踩油门,猛地把车开出好几米。
    叶羡差点跌地上摔一跤,幸好颜默眼疾手快抱住了她的腰,她才没有跌倒。
    等叶羡抓稳扶手,他马上松开手,往车厢最里面走。
    叶羡跟在他身后,隐隐约约觉得颜默今天一反常态的疏远,平日他的确是冷,但同外界也是有交流接触的,而今天的他好像用彬彬有礼的态度将自己包裹起来,远离整个世界。
    包括这个世界里的她。
    这反倒激起了她的征服欲和好奇心。
    叶羡跟着他坐到公交车最后一排,他一坐下来,脸便朝向窗外。窗外的夜沉闷但绚烂,路灯一盏盏地流动过去,暖黄色的光落在他干净的瞳仁里,却毫无温度地,转瞬即逝。
    可是长得好看的人,生气冷脸也好看,所谓任是无情也动人。
    叶羡两手撑在前座,偏头欣赏了一会儿窗外的风景和窗边的人,忽然开口道:“C市的司机开车就是凶,刚才真的吓死我了。”
    坐在他们前方的叶言回头道:“是的,我上次就摔了一跤!”
    “你以前可是在平地都摔的人,冒失鬼。”叶羡调侃道。
    她和叶言闲聊几句,视线时不时状若无意地移到颜默身上,他完全处在她和叶言的对话之外,头也不回。
    等叶言回过头,叶羡抿了抿唇,缓缓靠近他,手抚上他的手背,轻轻摩挲着。
    她把头枕在他的肩上,用极轻微的气声耳语道:“弟弟,告诉我为什么你生气。”
    难道是因为那句“我也爱你”?但她和颜默一开始就说好了只做两个月的sex  partner,他也答应了。
    叶羡百思不得其解。
    颜默没有回话,他垂着浓长的眼睫,眼中情绪莫名,令人难以捉摸。
    叶羡忽然灵机一动,她又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耳语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没有抱也没有亲?”
    还没等他说话,她立马做出行动,两只手搂住他的腰身,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浅吻他的锁骨。
    “那我现在,抱抱你好不好?”她轻声道。
    女人蓬松的卷发蹭得他下颌发痒,颜默低头看她,路灯的光撒在她的发间和身上,忽明忽暗,像金灿灿的尘埃一样起落。
    他伸手,摸了摸她温热的乌发,心里一下子没有了半点情绪。
    没有办法不被她吸引,尽管这意味着罪恶以及一败涂地。
    只能先退一步,再一点一点占有她的心。
    颜默欲言又止,手从她波浪般蜷曲起伏的发丝中穿过,顺到她的腰间,然后用力搂住她的腰身。
    叶羡感受到搂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头抵在他的胸膛,眼睛悄悄弯了弯。
    真好哄。
    她抬起头,闭上眼睛,撅唇索吻,原本以为落在自己唇上的会是蜻蜓点水的一吻,没想到他的唇重重覆上来,舌尖强势地撬开她的唇和齿关,长驱直入。
    每次都是凶猛的舌吻。
    带着不可抵挡的欲望,绞着她的小舌,重重吸吮。
    每次都吻得她津液横流,小腹发酸。
    喜欢这么亲的,要么是情史丰富的风月老手,要么就是天生重欲之人。
    毕竟是在公交车上,前面坐着叶言,两人克制着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身体却紧挨在一起,衣物摩擦间发出细小的响声。
    他松开她的唇,看着她双目朦胧地靠在自己怀里,贝齿咬住水光闪烁的下唇,忍不住又低下头,舌尖舔舐着她湿润的唇瓣。
    她红唇轻启,任由他的舌尖再次探入,又开始甜蜜隐秘的湿吻。
    放在他胸口上的手却悄无声息向下,伸到他裤子上,抚摸上面已然隆起的粗大轮廓。
    然后用手掌轻轻裹住,一下下揉,一下下捏。
    隔着两层布料都能感觉到它有多硬,有多迫不及待想要从束缚中挣脱而出,到它应该去的地方。
    譬如女人早已淫水淋漓的小穴。
    光是想象这个画面,她就有些呼吸不畅,放在他胸口上的另一只手轻轻一推,胸口起伏着与他唇瓣分离。
    她靠着他的肩,呼吸才平复过来,少年热烫的唇舌立马又追逐上前,仿佛和她的唇之间带有磁场,一刻也无法忍受分离。
    叶羡和他无声接着吻,放在他裆部上的手慢慢触及到他的裤子边沿,然后往里探入。
    手马上感觉到了根部粗砺的毛发,骚刮着她的掌心,以后也会刮在她的阴唇和阴蒂上。
    手指向下一兜,托住了两只蓄满精液的大囊袋,她缓慢而轻柔地揉捏,眼神注意着公交车的情况。
    还有两站下车。
    叶言坐在前面戴着耳机听歌,对身后一对正欲火焚身的男女全然无知。
    这段漫长的亲吻终于停止了,颜默吻了吻她的脸,垂下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伸入自己内裤中的手。
    那只手握上了粗壮的棒身,从根部出发,一寸寸地、缓慢地向前挪动。
    叶羡用手丈量着他的尺寸,凸起的筋脉蹭过她的指尖,灼热的温度熨着她的掌心,她屏住吐息,手指发着软。
    怎么可以这么烫。
    指尖揉上了肿胀的龟头,她用指甲盖上下摩擦了几下,听到颜默加重的呼吸声,手指立马察觉到一小股湿稠的腺液涌了出来,流到她的手上,滑溜溜一片。
    棒身又胀大了一圈。
    未经人事的男孩子从来没有被这样刺激过,他眼望着她,眸中欲火焚烧得更旺,开始不受控制地,凭着雄性的本能顶胯,带动着阴茎在女人柔软的掌心里前后抽插。
    叶羡没再动作,静默着,感受他抽插的力度和频率。
    “要下车了。”叶言忽然转过头来,提醒道。
    黯淡的夜色遮掩了两人发红的脸颊,叶言也不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完全没有看出个究竟来。
    叶羡松开手中依然胀硬的阴茎,悄然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艰难地呼出一口气道:“好的,我们到车门那里等吧。”
    ——————
    尒説+影視:ρ○①⑧.run「Рo1⒏r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