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糖果超甜(1v1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糖果超甜(1v1h): 第十九章初三那年你亲了我

    自上周末叶佳兰去看望孙老夫人,孙甜甜就跟着叶佳兰回了家。孙甜甜在家待了几天,每天都和孙淮堂通电话,两人调调情顺便讨论关于毕业旅游的地点和时间。
    孙甜甜学校的事结束之后,孙淮堂来她家接她。
    孙淮堂到的时候,叶佳兰已经去上班了。孙甜甜正在收拾行李,她要带的东西不多,两叁套换洗的衣服和搭配的鞋子以及一些简单的护肤品和防晒,她想如果缺少什么到了地点再买也不迟。
    孙淮堂坐在孙甜甜书桌前的椅子上,看着她收拾着几件衣服却略显慌乱的手,笑着说:“不着急的甜甜,你忘了我订的下午两点的机票了?”
    “对哦,我怎么忘了。”
    孙甜甜放下手中的衣服,径直走到孙淮堂跟前,笑眯眯地问他:“几天不见,糖哥哥想我了没?”
    “你指哪方面?”他意有所指。
    “不正经!”孙甜甜听懂他的话,佯装生气嗔了他一句。
    孙淮堂突然双手揽住她的腰,一个用力,她惊叫一声,转眼坐在了书桌上。
    “糖哥哥,你干嘛啊!”她拍拍胸口,有些惊魂未定。
    孙淮堂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的桌面上,声音淡淡:“想亲你。”
    话毕,火热的吻瞬间覆盖住孙甜甜,她怔了一瞬,反应过来后闭上眼睛回吻,两个人唇舌交缠,舌头在对方的口腔嬉戏,但孙甜甜到底技不如人,很快败下阵来。
    孙淮堂放开脸憋的通红,好似喘不过气的孙甜甜,无奈笑道:“这么久了,怎么还是学不会换气?”
    孙甜甜努力平稳着呼吸,可说出口的话还是有些气息不稳:
    “糖哥哥,我初叁那年你亲了我,就在这里,我知道的。”
    孙淮堂脸上的笑意一下顿住,“你……知道?”
    “嗯。”
    当年孙甜甜刚上初叁一个月,父亲孙承意外去世,这件事对她打击很大。她整天浑浑噩噩,经常半夜醒来偷偷哭,在学校上课总是集中不了注意力,导致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孙甜甜一直都是老师眼中名列前茅的好学生,见她逐渐颓废,从年级前五掉到年级倒数,期间班主任打过几次电话给叶佳兰,告诉她要好好开导孩子,学习成绩事小,最主要是当心引发心理问题。
    叶佳兰失去了丈夫,可她还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她的孩子需要她,她不能让她的孩子再发生什么事。叶佳兰迅速振作起来,为了孙甜甜,她得积极乐观。
    于是叶佳兰每天精神抖擞地上下班,对孙甜甜嘘寒问暖,关心她的身心健康以及学习状况。
    孙甜甜知道自己怎么了,她也知道母亲的良苦用心,看着母亲乐观的模样,她不断告诉自己要坚强,父亲也不希望看到她颓废消沉的样子。
    读高二的孙淮堂每个星期都会固定时间打电话给孙甜甜,或者周末有空就来她家看她。
    孙玉和孙老夫人有时也会开导她,周围的亲人朋友渐渐感染了孙甜甜,她开始尝试走出阴霾。
    由于孙甜甜初叁第一个学期只认真学了开始的一个月,所以期末成绩很不理想。
    孙淮堂自告奋勇承担起为孙甜甜补习的任务,叶佳兰、孙玉以及孙老夫人都欣然同意,于是,孙淮堂从寒假起又住进了孙甜甜家,一直住到孙甜甜初叁念完、他高二念完。
    寒假,孙淮堂为孙甜甜制定好补习计划,她每天都按时按量完成,甚至超额完成。孙淮堂知道孙甜甜想把之前丢掉的功课尽快补回来,想展现给亲近的人看,但他不想她那么累,所以有时候会带她出去玩一玩,散散心,帮她找回之前活泼开朗的自己。
    孙甜甜初叁下学期,孙淮堂每天都和她一起上下学,晚上回来和她一起写作业,同时帮她答疑解惑。周末,有时自己的作业写完了,还能帮孙甜甜复习下之前的功课。孙淮堂聪明好学,期间自己的学业从来没有落下。
    孙甜甜渐渐变得活泼开朗起来,学习成绩也渐渐提高。大家看着和从前相差无几的孙甜甜,都感到无比欣慰。其中,当属孙淮堂尤甚。
    周末,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孙甜甜坐在孙淮堂旁边,侧头趴在书桌上,不知何时睡着了。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皮肤白皙,睫毛纤长,嘴唇粉嫩,睡容恬静的孙甜甜,孙淮堂没有忍住,低头小心翼翼地亲了她的嘴唇,只碰到不过一秒,就立马离开了。
    他心脏激烈地跳动,仿佛做了什么不好的亏心事。
    不,他就是做了亏心事啊!孙淮堂内心忍不住唾弃自己。
    内心慌乱的孙淮堂,丝毫没有注意到孙甜甜不断颤动的眼睫。
    几分钟后,孙甜甜悠悠转醒,她伸了伸懒腰,撅着嘴巴,看起来有点不开心:
    “我怎么睡着了?糖哥哥居然不叫醒我!你刚才讲到哪了?”
    孙淮堂说不清心中突然涌起的情绪是侥幸还是失望,他状似无意,语气平淡地开口:“既然醒了,就继续讲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