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极品民工混都市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极品民工混都市: 297.0111吃饱了撑的

    方琪抹了一把鬓角的发丝,说道:“叶主任你不嫌弃就好。”
    叶南说道:“小方你就不要一口一个叶主任的了,你看我也比你大不了几岁吧?私底下你就干脆叫我的名字,或者叫我叶哥吧。”
    方琪见叶南一点都没有其他领导的那种牛气冲天的架子,心里不由得对叶南的好感又倍增了不少,微微凝眉,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浅浅笑道:“那我还是叫你名字吧,反正我觉得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吧,兴许咱们还差不多大呢。”
    “我二十九,你呢?”叶南趁机就想打探一下方琪的年龄。
    “你不知道不能直接问人家女孩子的年龄么?”方琪调皮的笑着说道。
    叶南随之‘呵呵’一笑,挠了挠头,说道:“那我就不问了。”
    方琪笑了笑,说道:“上来吧。”
    叶南装模作样的说道:“还是不用了,你告诉我一下这附近哪里有便宜又干净的宾馆,我住一晚上就行了。”
    听到叶南的要求,方琪不禁略显惊讶的看着他说道:“你堂堂区建委的主任,还住宾馆啊。”说着话,不禁呵呵的笑了起来。
    叶南也跟着笑呵呵地说道:“自己掏腰包,肯定心疼钱嘛。”他也想在方琪面前展现出自己正直无私的一面来,让她对自己改变那种对其他领导一致的看法。
    方琪说道:“还是上来吧,晚上我请你吃饭吧,你下午忙了,刚才车又坏了,看样子你肯定饿着了,我请你吃大餐,你好好的补充一下营养。”
    叶南心里一阵惊喜,表面上却推辞了几句,方琪说道:“你还客气什么呀,你是领导,咱们又第一次私底下见面,我请你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叶南推辞不过,就上了方琪的电瓶车,两个人到了西京市的东关大街,方琪告诉叶南,这一块是西京市最有名的夜市街,晚上吃夜宵的人很多,菜的口味都也很不错。两个进了一家叫‘老马一绝’的小餐厅,找了一个单间,方琪把菜单递给叶南说道:“看看吧,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本姑娘请客。”
    听到方琪这么自称自己,叶南突然发现这个姑娘的性格倒是挺活泼的,差不多也算个见面熟了,于是就也不客气的接住了菜单。的确,今天下午将吴姐送到市里面开开会,自己一个人傻乎乎的在街上溜达着等吴姐开完会和他一起吃饭,谁知一直等到了晚上,等到吴姐打来电话时,才说自己吃过饭了,而且喝多了酒,要在市里面住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才回去,的确是把自己给饿坏了,为这事儿,叶南这天晚上心里一直在埋怨着吴姐。于是,叶南拿着菜单点到:蘑菇炖鸡、红烧排骨、红焖鸡翅。”
    方琪笑了,说:“再给我来一个西红柿炒鸡蛋吧,对了,这里的烤肉很不错,再来一把拷筋吧。”
    方琪笑微微的表情,叶南看到眼里,温暖在心里,难怪那天晚上邱启明会让他来给贺丰年陪酒呢,长的就是好看,两只小虎牙,一笑就显出来,右边的脸庞上,仔细看,还有一个淡淡的酒窝,不是很深,但是很圆滑。
    这晚,方琪穿着一件浅粉色的上衣,穿着一条藕荷色长布条的裙子,青春靓丽,素雅大方。
    可能是刚刚洗过头的原因,方琪的一头秀发拢耳后,用一个粉色发卡束着,显得自然、清新、美丽、纯洁,给叶南的感觉就像是春天田野里刚刚发芽的小草,那么的让人沁人心脾,那么的令人心旷神怡啊。
    叶南想了想,说道:“喝点啤酒吧!”第一次和这个漂亮女警花私下接触,她就对自己毫无防备,让叶南心里一阵欣喜。
    两个人要了四平啤酒,叶南在市里面溜达了大半天,的确是饿坏了,先狼吞虎咽的吃了一番,等着方琪微笑着将酒杯举起来,叶南陪着方琪喝了一杯啤酒。
    方琪人长的漂亮,而且酒量也不差,陪着叶南一人喝了一瓶啤酒,人家方琪面不改色,心不跳,仍然微笑着看着叶南,叶南忍不住笑着夸赞道:“行啊,方琪,你的酒量可以啊!”
    方琪也 半开玩笑地说道:“都说你们这些领导能喝酒,怎么样!我们一起喝几杯。”
    叶南求之不得呢,笑呵呵地说道:“都说能喝酒的是这四种人,红脸蛋儿的,扎小辫儿的,不知声的,揣药片的,你放弃就是扎着小辫子,一定是很能喝酒的人。不过嘛,我叶南别的大话不敢说,就是两件事,我还是很有自信的,一样是,我做事不服人,一样就是喝酒不服人。”
    方琪笑吟的说:“我的酒量也就一般,不过,今天,姐姐高兴,愿意喝几杯,不要让我把你喝趴下就行啊!”两人也算是熟悉了,方琪那种俏皮的性格就逐渐展现了出来。
    叶南看到方琪已经是完全放开了,呵呵的笑着说道:“好啊,我今天就见识见识一下能喝酒的女人,究竟能喝多少!”叶南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心里对方琪的酒量却很清楚,的确很能喝,那天晚上被邱启明叫来陪着贺丰年喝酒,两瓶白酒都喝不醉,更别说几瓶啤酒能把她怎么样了。
    两个人一边说着笑,四瓶啤酒,很快就喝完了。
    叶南看了看瓶底朝天的就凭,说:“再要四瓶,你敢吗?”
    方琪歪着脑袋,微笑着,两只大眼睛里流露着如春水一般的温柔,说道:“这句话应该问我,你敢吗?”
    “哟呵!”叶南不得不佩服胆识和酒量啊,古语说‘扎着小辫子的能喝酒’,他一直持着怀疑的态度,总有点不相信,但是自从见到方琪后,他才相信了这句话。叶南转脸又向服务员要了四瓶啤酒,心想,一个人平均四瓶啤酒,不知道能不能有那么点醉意啊?
    四瓶啤酒上来以后,两个人说笑着又喝了起来,开始叶南和方琪多少还是多吃菜,少喝酒,后来,就变成了少吃菜,多喝酒了,喝酒这玩意,对在官场上混了数年的叶南来说,有着极为深刻的心得体会,开始的时候,多少都有点推辞,怕晕了醉了,可是喝着喝着,就有点想晕想醉了。
    叶南看着方琪慢慢变得红润的脸庞,眼睛忽闪着,那么的迷人,真是有点就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了,喝酒本来就是男人的一大幸事,身边还坐着一位貌美如花的漂亮姑娘陪着喝酒,就更是一大美事了。自己自从那天晚上见了这个女人后,就一直有一种梦牵魂绕的感觉,谁知道原本今晚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她打个电话,没想到人家方琪竟然亲自过来接他了,摆下酒宴,和他喝酒,让叶南觉得,自己这几天受到那种单相思之苦,是值得的,
    两个人继续喝着酒,这个时候,天公开始作美了,竟然打起了几声响雷,挂起一阵的狂风,顷刻之间,豆大的雨点就哗啦啦的砸了下来。
    外面下雨了,叶南趁机说:“方琪,外面下雨了,不然我们就别喝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叫一辆出租车,过来接你回家吧!”
    方琪已经是摆开了架势要和叶南拼酒了,这个时候喝酒的兴致刚上来,她摇着头说道:“不用,这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等一会儿就不下了,我们还是先喝酒,等酒喝完了,说不定雨就已经停了。”
    叶南看到方琪那种很兴致盎然的样子,无奈之下,又回到座位上,继续陪着方琪喝酒,四瓶啤酒很快又喝完了,方琪抬手还要再要啤酒,叶南感觉自己是个男人,而且今天和方琪是第一次见面,即便是有这个机会,也不应该趁火打劫,这样肯定会让方琪在心里看不起自己的,为了以后的‘性 福’,叶南觉得自己今天应该表现的更加男人一点,不能眼看着方琪喝醉,好像自己有点图谋不轨,蓄意贪欢什么的,就出来阻止,谁知道方琪竟然在喝了四瓶啤酒后就有点醉意朦胧了起来,说道:“怎么?不服气了吧,你说一声,你的酒量不如我,我就算了。”
    叶南看着这个面色红润的靓妞儿,心里还真有点不敢相信,两瓶白酒没醉,四瓶啤酒就有点让她上头了?嗨!这个也说不准,有的人就是能喝白酒,却喝不了啤酒,叶南便说道:“好,我的酒量不如你,好了吧!”
    方琪乐呵地笑着说道:“这还差不多,你出去看看,雨停了吗?”
    叶南走到外面,你还别说,真让这个方琪给说对了,夏天的雨来得快,走得也快,猛下了一阵子,就不下了,叶南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搀扶住方琪,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方琪的肩膀上,幸运的是,方琪默许了叶南搀扶她的动作,还把身体向叶南这边靠了靠。
    两个人走出了饭馆,来到了方琪停靠在旁边的电瓶车前,叶南说道:“还是让我来骑吧,你坐车!”
    方琪杏眼一瞪,说道:“怎么,嫌我喝多了,不会骑车了,我偏要骑!”
    ***!好辣的妹子啊,叶南在心里暗自惊喜了一把,他就喜欢这样带着点辣味的漂亮妹子,喜欢这种直爽有什么说什么的妹子,嘿嘿……
    方琪说完话,骑到了电瓶车上,对着叶南说道:“上来吧,还是有本姑娘驮你。”
    方琪让叶南上了电瓶车,晃晃悠悠的,先送方琪回家,方琪对叶南说道:“先回我的家,你帮我个忙,有个男人老缠着我,今晚他还敢过来找我的茬,你就假装帮我一下。”
    原来美女也有烦恼啊,听到方琪的话,叶南自然是喜出望外求之不得了,趁着酒劲儿说道:“好啊,他如果还敢来,老子替你好好收拾他一次!”
    方琪笑了笑,说道:“你真像一个男人!”
    叶南先是心里一阵骄傲,紧接着怎么就感觉这话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仔细一想,连忙说道:“废话,俺本来就是一个男人啊!”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叫乐极生悲,方琪和叶南两个人很谈得来,正说话说的投机,迎面就开过来一辆汽车,车灯闪着远光灯,照的方琪很刺眼,情急之下猛然的一慌,点评差‘唰’的一下子,就冲下了路基,两个人一起摔倒在了路边的绿化带上。
    绿化带就一些低矮灌木从植物,倒也没有生命危险,两个人除了身上沾了点泥水,像是一个泥人外,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叶南挣扎着先站起来,伸手就去拉方琪,方琪也很落落大方的将手递到叶南的手里,叶南用力一拽,方琪的身子是站了起来,可是,裙子挂到了树枝上,只听‘嗤啦’一声,好像是烙煎饼的声音,裙子就被扯开了一道大口子,雪白的大腿随即展现在了昏暗的路灯下,还很刺眼,让叶南一下子就窥探到了方琪裙内的风光,甚至那条雪白的小裤 衩,都让叶南看到了。
    方琪连忙下意识的去捂住自己扯开的裙子缝隙,微微害羞的对叶南说道:“不准看!”
    叶南虽然是假装扭过了头去,但心里却欣喜若狂的说道:你说不准看就不准看啊!
    方琪整理了一下,两个人才扶起倒在地上的电瓶车,重新上马,这一次,方琪不再逞能了,让叶南骑上去架势,自己在后面坐着,两个人一起狼狈不堪的到了方琪的家里。
    到了方琪家的楼下,叶南怕方琪父母都在,便打起了退堂鼓想回去,方琪看了一眼叶南,借着小区里的灯光,叶南的身上沾满了污泥污水,样子狼狈极了,脸上都是污泥留下的一道道划痕。看到叶南这个狼狈不堪的样子,方琪忍不住笑着说道:“你看你全身是泥,跟我上楼去吧,我那儿有洗浴间,你细细再回去吧,这个样子回到家,你家里人还以为你在外面打架了呢。”
    叶南看着方琪身上也是沾满了泥水,心里肯定知道自己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在答应方琪之前,还是忍不住试探着问道:“你家里都有谁啊?我上去会不会不太方便啊?”
    “放心吧,就我一个人,我爸妈出去旅游去了。”方琪轻笑着说道,总算是打消了叶南的顾虑。
    叶南这才答应跟着方琪到她那里去洗洗。走进方琪的家里,方琪说道:“叶南,你先去洗洗,我去换件衣服。”
    洗浴间里面还有洗浴液和肥皂的香气,将叶南包裹在其中,这是一个美丽女孩刚刚洗过澡的地方,叶南心里有着极为躁动的感觉,忍不住赶紧脱掉衣服,随手就扔了出来,因为方琪说了,他洗澡的时候,方琪会负责把他的衣服洗洗,再用吹风机吹吹,穿着回家,就不至于太难堪了。
    叶南洗完澡,恋恋不舍的走出了方琪的洗浴间,此时,方琪正坐在客厅里,拿着吹风机吹着自己的衣服,方琪穿着一身长裙,还是叶南在那天晚上见到她时,她身上穿的那件,把她高挑不失曼妙的腰身展现无遗。
    叶南说:“吹吹就可以了,去去湿气,潮一点也无所谓,不怎么显眼,我一会出去吹吹就好了。”
    方琪说道:“马上就好。”
    两个人聊了几句天,方琪忍不住问叶南道:“你这么年轻就是处级干部了,你是不是参加工作很早啊?”
    叶南老实回答道:“我参加工作五六年了,二十三参加的。”
    方琪又很好奇的问道:“那你一定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吧?”
    叶南心里一阵苦笑,随即尴尬的摇了摇头,说道:“一般学校。”
    方琪说:“我是大专毕业的。”
    叶南照顾着方琪的面子,说道:“不管什么学校毕业的,能进公 安 局就很好了啊。”
    方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其实老实跟你说吧,我不是正式编制的,是托关系进去在里面上班而已。”
    叶南先是微微一惊,接着说道:“市局不是每年都有一定的公招名额吗,你可以参加公务员招考啊!”
    方琪说:“我参加过,考不上,门门不及格。”
    叶南便趁机说道:“你和邱队长说说啊,让他想办法把你的手续办到公 安系统里,不就行了嘛?”
    方琪说:“我当然愿意了,关键这段时间上面出了很多问题,邱队长他现在也没办法的,他说现在公务员都要经过考试,特别是公 检 法系统内的,比一般单位都要严格,必须按照正规渠道进人,不像以前那么好办了。”
    叶南觉得安排一个人进编制,倒也不是那么难吧?所以说道:“不要听他的,事在人为,前些日子,我们区建委就进了一个人,是省建委领导的侄女,美其名曰是照顾,其实就是搞裙带关系,搞特权,当然了,谁叫人家有后台呢,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件事不绝对的,你在单位混好了,在官场上有了靠山,进入公务员的行列,是轻而易举的,其实,你们局里的人员编制安排,也就是何炳乾局长签个字,问题不大。”顿了顿,叶南偷偷瞄了一眼方琪,试探着说道:“那天你不是和咱们市委组织部贺部长喝酒了吗,或者你可以找找他,他是组织部部长,往局里面安排个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听到叶南说起了贺丰年,方琪的脸色微微有些惊慌,然后故作平静的淡淡一笑,说:“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努力的,现在没有一个正式的工作,各方面都要低人一等,就算连找对象都是要受限制的。”其实那天邱启明打电话过来让她陪酒,就提前给她说了,要陪的人是市委组织部贺部长,只要方琪陪得贺部长喝尽兴了,让他将方琪安排进局里的编制,就是给何炳乾说一句话的事情,所以,那天晚上,方琪才去陪酒陪睡了。但是那天晚上贺丰年喝了不少酒,干完了那事儿,就像死猪一样倒下来呼呼大睡,搞得方琪没有给他说那件事的机会。
    “啊?”叶南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方琪,在他看来,像方琪这么漂亮的姑娘,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背后排着队追呢。
    看到叶南瞪大眼睛,惊诧万分的样子,方琪微微皱起了秀眉,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了?”
    “我听你的意思好像是现在没有人追你啊?”叶南忍不住问道。
    方琪见叶南那副惊讶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摇摇头说道:“不是啊!”
    叶南一头雾水的问道:“那你刚才说连找对象都要被限制,我还以为没人追你呢。”
    方琪见叶南在纠结这句话,轻轻一笑,说道:“也不是什么男人都能看上啊,我总得要找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差不多的吧?但是呢,那些条件好的男人,往往找结婚对象要求也很高的,比如说必须要有正式工作什么的。”
    叶南这才明白的点了点头,笑呵呵地说道:“好男人好女人找对象肯定都要精挑细选一番,不过方琪你这么漂亮,人又好,就算暂时没有正式工作,但是找一个条件优秀的男人,只要你想,还不是简单的跟壹加壹一样啊?”
    方琪莞尔一笑,说道:“其实你说的也对,但是我现在还年轻,也不想那么早就谈婚论嫁,毕竟家里就我一个女儿,我得有一份正式工作,有一个好前程,将来也好照料我爸妈。”
    “这不是有男人吗?”叶南笑眯眯的说道。
    “靠男人靠不住的!”方琪随口说道。说完后,意识到这句话有点欠妥,脸色便微微有些发红。
    但叶南心里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看到方琪那微微泛红的漂亮脸蛋,心里反而是一动,心想,能够想到将来赡养父母的女孩,真的是很不错,虽然方琪比叶南小几岁,但是她家里现在就这么一个姑娘,虽然不是公 安 局的正式在编职员,但一般情况下不出什么事就会一直在里面干下去,叶南觉得自己如果能够娶到一个这样条件的老婆,也就心满意足了。但是,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因为他想打了那天晚上方琪陪贺丰年的事情,他叶南怎么能娶一个和领导睡觉的女人做老婆呢,不行!不行!
    眼下,方琪只是一个临时工的身份,不是正式编制,就像方琪说的那样,不是正式在编人员,在单位的任何事情上都要低人一等,提拔无望,前程渺茫,家里就她这么一个女儿,还想将来赡养父母呢。
    叶南便说道:“我也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给你找关系说一下,让你成为局里的正式编制。”说完,叶南又自言自语道:“你说副局长都可以得到一个照顾的指标,那等邱队长被提拔成了副局长,那你成为正式编制的行列,就有希望了。”
    方琪说:“原则上是这样,就怕邱队长他上不去啊,我在局里,我知道有很多人盯着张彪腾出来的副局空位,竞争很激烈,有的人关系都找到省里面去了,而且我那天晚上在酒桌上听贺部长的意思,他好像也不敢轻易表态的。”
    叶南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说道:“这个也不定,说不定人家邱队长能耐大,也能找上省里面的关系呢,到时候你的工作问题不就解决了嘛。”
    两个人一直聊到了很晚,方琪将叶南的衣服用吹风机完全吹干了,叶南穿上衣服后,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不知道为什么,尽管他很想尝尝这个漂亮女警花的味道,可是却狠不下这个心来,尤其是当他一想到方琪只是为了能够进公务员正式编制行列,不得已那天晚上才出卖自己的肉 体去陪 贺丰年睡觉,心里忍不住对她就有一种同情心和怜悯心,因为他也是从最下面一路走过来的,知道事事看人脸色的时那种不是滋味的感觉。
    叶南主动告辞,从方琪家里出来,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将拉到了一家酒店,回想着和方琪今晚呆在一块的那让人流连忘返的感觉,他觉得在方琪进入正式编制这件事上,兴许他可以帮她一把。想着想着,时间太晚了,叶南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叶南还在睡梦中,就接到了吴姐的电话,让他去接她一下,叶南爬起来洗漱完后,就退了房,赶紧打车去修理厂提了一下车,开车去吴姐告诉他的地方。到了酒店门口,叶南就给吴姐打了电话过去。电话‘嘟嘟嘟’响了好一阵子就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才接通了,里面传来了吴姐听上去很有气无力的声音:“小叶,你到了吗?”
    “哦,我刚到酒店门口,吴姐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叶南疑惑地问道。
    “没有,你先在门口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出来……”吴敏的语气有些惊慌失措,就在说完话后,突然发出了一声那种让人浮现连篇的‘呃’声。
    听到这种让人容易胡思乱想的声音,叶南的心一下子都紧绷了起来,脑袋里直嗡嗡作响,本能的猜疑起吴姐现在是不是在干那种事情?所以,他立即沉默了起来,屏声敛息地仔细去辩听电话里的声音,想要从其中听出些什么蛛丝马迹。紧接着,对方可能是以为叶南挂了电话,就在叶南将心提在嗓子眼竖起耳朵仔细辩听的时候,吴敏说道:“孙书记,行了……小叶的车在等着呢……呃……”
    “让他等会不就行了嘛,先让我弄完……嗯……吴敏,你这一身肉还真不赖嘛……哈哈……”
    听到这样 露骨的对话,叶南的脑袋一下子就要炸开了一样,他简直不敢相信,吴姐她……她竟然会和那个孙书记勾搭在一起?竟然除了自己之外,还同时和这么多男人有那种关系?
    “孙书记,你……你轻点……啊……”电话里传来了吴敏那痛苦的吟声。
    “吴敏,你在开发区干的没什么意思,要不然来林碑区,给你给副书记和区长当,怎么样啊?”孙书记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嘿嘿的笑着,“你没挂断电话啊!
    紧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叶南靠在作为上,两只眼睛就像死鱼眼一样一动不动,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发起了呆,他真的有点不能接受吴姐竟然是这种女人,与她认识了差不多快两年了,一直以来,认为吴姐是那种很正派的女人,现在才发现自己是想错了,在官场,几乎可以说没有一个真正正直的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但凡进入官场,在这个大染缸中,没有人能够一直洁身自好,不受玷污。就连叶南这样只贪图美 色,但对糖衣炮弹不感冒的人来说,现在都已经忍不住开始收受别人的好处了。
    叶南靠在驾驶座上,耳膜里回荡着刚才电话中吴姐与孙书记对话,郁闷,极度的郁闷,尽管心里很郁闷,但叶南知道,自己还不能因此而疏远与吴姐的距离,只要自己在区里呆一天,就离不开吴姐的照顾。在官场这么多年,叶南现在已经完全看透了与这些女性官员之间的关系,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真正的感情,她们需要的是自己年轻强壮的身体,能让她们在烦躁的工作之余感到做女人的快 活,他需要的是她们对自己的帮助,通过自己身体的付出,从她们身上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说到底只是各取所需、利益交换,自己也犯不着为了一个不可能和自己长久下去的女性领导而感到伤心。自己不也和吴姐一样吗,在她之外,也同时与数个美 艳动人的女人保持着暧昧的关系,只是吴姐不知道而已。
    叶南心情极为复杂的坐在车里等了差不多有二十多分钟,才看见吴姐从酒店里走了出来,脸色红润,神色恍惚,一看就是刚刚干过那事,叶南努力的保持着镇定,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在回区里的车上,他尽量找一些与吴姐这次来市里毫不相关的话题聊天打发时间。到时候聊着聊着,吴姐主动将话题聊到了昨天下午来市里面开会的话题上。
    吴敏说:“小叶,你知道昨天突然来市里面开会的主题是什么吗?”
    叶南摇了摇头,笑呵呵地说道:“我怎么会知道呢。”
    吴敏说道:“市里面由兼任城建局局长的黄副市长牵头,要展开一次开山民生工程的活动,具体内容是让西京市三区八县要修建两条改善民生工程的街道,咱们区里这件事就交给你们区建委去落实了,这件事你可得给我落实了,给咱们区里挣回点面子才行啊,唐副市长可是在会上专门提及了一下咱们灞开发区,说是这次市里面牵头给咱们区里搞了一个投资建设的框架协议,要以这个为契机,大力建设开发灞开发区。”
    叶南轻笑着,轻描淡写地说道:“还不都是面子工程吗。”
    听到叶南这样说,吴敏扭过头来,认真地说道:“是面子工程没错,但是这个面子工程可是直接关系到咱们开发区的形象,明白么?”
    见吴姐郑重其事的样子,叶南这才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吴姐,我会办好这件事的。”
    见叶南向自己表了态,吴敏的脸上这才泛起了丝丝笑容,然后有点惭愧地说道:“小叶,昨天晚上真是不好意思啊,饭局上姐本来不打算喝酒的,想晚上和你在一起,但是黄副市长他们几个领导总是敬酒给我,你也知道,那种场合姐也不能推辞,结果后来就喝多了,让你白白等了那么长时间,你没生气吧?”
    “没有啊。”叶南轻轻笑了小,佯装若无其事地说道。
    吴敏这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说道:“你没生气就好,姐还怕你生了气了呢。”
    犯得着嘛我!叶南在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
    一路上,可能是心里受到了吴敏和孙书记干那事儿的影响,叶南好像没什么话一样,比以往的话都要少许多。吴敏是个很善于察言观色的女人,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叶南今天的状态有些反常,昨天下午开车送她来市里的时候,一路上还又说又笑,给他讲笑话呢,怎么才过了一个晚上,就好像有点闷闷不乐郁郁寡欢的呢?吴敏的心里便琢磨着这一个晚上叶南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脸上不由得感觉到一阵阵火辣辣。
    叶南也意识到吴姐在沉默着琢磨什么,扬了一下眉头,从后视镜中扫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吴姐,突然看到在她雪白的脖颈上有一快褐色的疤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疤痕是来自于人嘴的吸嘬,而在昨天来市里之前,吴姐的脖子上还是光洁如雪一样,因为叶南很喜欢看吴姐那雪白性 感的脖颈,每次见到她第一眼就忍不住去看她雪白的脖子,突然看到她脖子上那耀眼的吻痕,叶南的心里便泛起了一股浓烈的醋意,从回到区里的路上,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吴敏知道叶南的心里肯定在生自己的气,至于是因为昨晚自己喝酒不理他,还是因为昨晚没和他在一起,她不得而知,而根本不会想到他已经知道自己和孙书记在酒店偷 情的事。
    平时叶南和吴敏在一起,气氛都会很活跃,两个人说说笑笑很开心,但是现在,叶南沉闷了半天一直不说话,为了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逗叶南开心,吴敏说道:“昨天在酒桌上听到了一个笑话,给你讲一下吧:有两对夫妻在一起打麻将,小张一不小心掉地上一张牌,他就钻到桌子底下去捡,可他抬头一看,发现小王的太太没有穿裤 衩。他吓了一跳,脑袋撞在桌子上,钻出来时满脸通红。小王的太太看出来他看到了自己的下 身,就装作没事一样。事后,小张接到小王太太的电话,她问:‘你昨天钻到桌子底下是不是看到了我没穿裤衩?’小张不好意思的说:‘是的!可我不是故意的。’小王太太说:‘没关系’,停了一会儿,‘既然看到了,我想问你一句话,想得到我吗?’小张受宠若惊,说:‘当然想!’小王太太说:‘好吧,你既然想得到我,你就把昨天赢我们的那五千元还给我,我会给你最优质的服务的。’小张想了想,说:‘好吧!星期天小王加班,我中午去你家。’小王太太说:‘好!我会给你做一桌你最爱吃的东西。’
    星期天到了,小张如期而至了,把五千块钱交给了小王太太。小王太太也不失约,真的做了小张最爱吃的。然后就一起进了卧室……他们一直玩到小王快回来的时候,小张这才和小王太太吻别。
    过了一会儿,小王下班了,进屋就问:‘小张来过了吗?’小王太太有些吃惊,忙点点头,说:‘他进屋没呆一分钟就走了。’小王接着问:‘他给你五千元钱了吗?’小王太太心想:‘天呐,他怎么都知道了?’所以老老实实的说:‘是的,他给了我五千元钱。’‘那就好。’小王说:‘今天中午,他来我办公室里向我借了五千元钱,我怕本不想借给他,可他说等着急用,下午就还给我。可我等了一下午,也没有等到他这个人,我刚才下班的时候看到他了,他说把钱还给你了,我还以为他在说谎呢!’”
    叶南这个人有一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经不住女人的安抚,尽管这个笑话并不算好笑,但是在吴姐讲完后,他还是佯装‘哈哈’大笑了起来,因为他突然觉得吴姐处心积虑的想办法逗自己,反而说明自己在吴姐心中的地位挺重要的,多少受到了一些安慰,低落的情绪也回升了许多。
    看到叶南笑了,吴敏的心里也舒服了很多,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说道:“这个笑话其实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那就是人不要太贪了,越是想得到,反而越会失去,取得适得其反的结果。”
    叶南听到吴姐就这个笑话引申出了一个大道理来,听得出她这句话其实是在婉转的告诉自己,她不是叶南一个人,两个人就保持现在这样的关系,比他这样自私的只想一个人拥有她,要更合情合理。
    叶南明白吴姐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他没说什么,只是‘呵呵’的笑了笑,其实心里仔细的揣摩一下,吴姐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确,自己现在和吴姐的关系本来就是不伦不类的,见不得光,他又不是吴姐的老公,凭什么去管人家那些事情呢,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就在回到区里,叶南将车径直驶向区政府的时候,吴姐突然又说自己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问叶南能不能把她带到他租住的地方去,让她休息一下。叶南就带她去了自己住的地方。
    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