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极品民工混都市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极品民工混都市: 0131大结局

    对于王娟的赏识和器重,小马包括她的家人都对王娟感激涕零,她父亲几次让女儿给王娟带话,想请她吃饭,结果都被王娟婉言谢绝了,小马只好用忠诚来表达自己对领导的感激之情。
    王娟见小马一脸神秘的样子,就知道她又有内部消息要向自己汇报了。别看小马只是一个小秘书,有时候消息比她这个副行长还要灵通,毕竟她呆在行里的时间并不多,况且平时因为信贷方面的事情太多,也很少和普通职员接触,所以行里面的一些小道消息很少能传到她的耳朵里来。小马则不同,作为副行长的秘书,和各个部门的业务来往很密切,而且也能和其他行里的秘书打成一片,有些事情还没有在会上宣布,她反倒都会最先知道。
    虽然王娟不鼓励自己的秘书传播小道消息,可她也不反对,反而还可以通过她了解一些行里的各种动态,以及员工们对她私下的一些议论。
    小马说道:“今天早上我在上厕所的时候碰见了李主任,她莫名其妙的向我打听您的一些琐事……”
    听到小马的话,王娟不由得扬起秀眉,警惕的问道:“什么琐事?”她知道张主任是姓吴的亲信,她曾今私下听说过姓吴的和张主任有些不清白,她觉得张主任向小马打听自己的琐事,显然不是无病呻吟。
    小马回答道:“她说经常在银行看不到你,问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又说昨天你老公来行里找你了,不知道你去哪里了,还问我你脾气大不大,骂过我没有……反正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最后她悄悄告诉我说,主管行政的牛行长马上要退休了,有可能会让你过去接他的位置呢……”
    听到小马的这些小道消息,王娟顿时愣在了当场半天没说话,她不知道小马得到的这个消息是不是准确,但是牛行长退休这个是不争的事实,不过,谁来接替他,上面却一直没有什么消息。对于这件事姓吴的也讳莫如深,从来没有公开表态过,反正事不关己。而王娟从来也没有关心过这方面的问题,在银行的人事调动和任命上她也没有发言权,她不知道这一次银监局郝局长会不会趁机帮她一把。
    现在行政班的张主任向小马透露这个信息,就不能不引起她的注意了,因为作为姓吴的亲信,张主任说出来的话不可能是捕风捉影,要么就是她自己想当这个领导,故意想从小马嘴里打探自己的口风,要么就是姓吴的有意重新调整副行长们的分工,所以,在调整之前让张主任通过小马给自己传递一个信息,试探一下自己的反应。
    姓吴的这个做法意图非常明确,把自己调离信贷口,今后也就不会再给他找麻烦了,再说了,银行主管行政的副行长可不是一个好差事,管的事情又多又杂,还吃力不讨好,光是每年的接待任务就能把人累个半死,一旦自己关上了这烂摊子,先不说有没有精力过问其他的事情,到时候姓吴的随便就能从杂七杂八的琐碎事务中给自己挑出一堆的毛病,姓吴的就是想用这种方法来报复打击自己呢。从另一方面来说,主管行政的副行长和主管信贷的副行长表面上看起来级别是一样,可含金量大大不同,牵着不过是行里管杂事的,但是后者却是一个人人觊觎的肥差,自己的职务岂不是被明升暗降?抛开其他的利益得失不说,仅仅是这个面子也丢不起啊!
    想到这里,王娟心里连连冷笑,早上培养起来的一点好心情被秘书小马的一个小道消息彻底破坏了,原本准备的按照父亲的意思找姓吴的谈谈的念头也彻底打消了,心想,你一个大男人既然这么阴险毒辣,我又何必热脸去贴冷**呢,你姓吴的虽然资格老,但也没什么过硬的背景,想随意摆弄老娘,也没那么容易。”
    王娟在想了一会儿后,对小马说道:“小马,这件事你不要说出去,你再见到张主任的时候这样告诉她,你就说我觉得她当行政副行长很合适,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推荐她的……”
    小马听不明白王娟的言外之意,不过她把王娟这句话牢牢记在了心里,准备适当的时候传达给张主任。小马出了办公室后,王娟就像是个男人一样背着手在办公室里来回跺了一会,原本在父亲的劝说下渐渐消失的好斗心理马上就鼓荡了起来,一种危机感让她觉得很有必要为这条还没有得到验证的消息做点什么,不管怎么样,无论如何她是要把这个信贷行长当下去,这倒不是为了这个职位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利益,主要是她丢不起这个人,同时,一想到姓吴的那张嘴脸就觉得自己受到了他的羞辱,为了自己的尊严,她必须做出回击。
    王娟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打消了马上出去的念头,她让小马把最近一段时间准备上会的贷款申请书以及相关贷款用户的资料全部拿来后尽量不去想自己和姓吴的之间的矛盾,沉下心来把那些申请书和材料全部看完了,对几家比较了解的企业的贷款申请马上签署了自己的意见,而对林氏集团的那笔数十亿人民币的贷款申请,连看都没看就丢在了一边,剩下的几家她准备做进一步的考察了解。
    在这些贷款企业中,有一家企业引起了她的注意,这家企业申请一笔一亿元期限两年的商业贷款,用于公司资金流转。从企业以及工商行政部门提供的资料来看,这家企业属于民营企业,从事进出口毛衣,但是却没有具体的商品名称,而在本行开设的基本账户上虽然有符合比例的自有资金,但是却没有商业流通记录,好像是一家新成立的公司。王娟抬起头把本事的一些从事进出口贸易的公司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还是想不起这家公司的名字,显然是一家陌生的企业,在本行也是第一次申请贷款,而且推荐人上签署的竟然是姓吴的名字,这不得不让王娟产生了怀疑。
    按道理来说,这家公司的贷款申请并没有什么不妥,引起王娟注意的是因为这家公司的贷款担保企业同样也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从贷款的数额来看,能够为上亿元的贷款提供担保的公司虽然在本市不少,可起码也应该有些耳熟。作为银行主管信贷的副行长,本市稍微有些规模的公司对她来说并不陌生,起码公司名称在脑子中会有印象。在这份贷款申请上面看到了姓吴的名字,遇到这样的情况王娟是不会轻易放过的,如果真和姓吴的有关,自己就会利用这个机会,给姓吴的一个有力的回击。
    想到这里,王娟拿起桌上的电话,准备把信贷处处长叫来问问情况,可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电话,信贷处处长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年轻比自己还要打,也许亲自去趟他的办公室比较合适,撇开职位高低不说,起码也是对老同志一个尊重,更何况这个人不禁资格老,而且业务过硬经验丰富,王娟对她还真是有几分尊敬的。他的办公室就在王娟的楼下,按理信贷处处长是个非常忙碌的职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大部分时间是在外面跑,就算晚上也不会清闲,基本上都是在饭局上推杯换盏,没完没了的应酬时是他工作的主要组成部分。
    王娟像,自己上任以来所以这么清闲,都得益于这个信贷处处长,外面的应酬几乎全被他包了,如果换个别的信贷副行长可能早就觉得自己被架空了,王娟可没这个意思,她本来就不善于应酬,当年叶德良要是想说服她去参加应酬,基本上要把唾沫说干,往这个信贷处处长也看出了王娟的脾气,所以在很多事情上都不敢轻易打扰她。
    “哎呀,王行长找我有事啊……”也许是因为天气原因,他没有出门,一看见王娟走进来马上起身站起来,虽然有年轻差距,但毕竟职务有高低,况且面对的是个美女领导,是个男人都会处于本能显示自己的殷勤。
    王娟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客气地说道:“你坐。”然后自己也在一张沙发里坐下来,把手中的几份材料递给他说道:“我刚才看了一份神情,有几个地方想跟你核实一下……”
    他赶紧结果去材料,笑道:“就这事王行长打个电话我上去就得了,还劳你跑一趟。”说着话,就给王娟倒了一杯白开水。
    王娟客气地笑道:“我一上午窝在办公室里没动,正想活动一下手脚……”
    信贷处长这才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把那份材料看了一遍,皱皱眉头说道:“王行长是觉得哪里有问题?”
    “我就是有些疑问,这家公司跟吴行长是什么关系?怎么上面有他的名字?
    信贷处长一听,笑道:“这也难怪,这家公司是吴行长的一个朋友的,来咱们市时间不长,经济实力没问题,我亲自去看过……”
    “哦,怪不得,我最近正在写一遍关于这方面的论文,什么时候你抽空陪我去搞个调研,就去这一家吧……”王娟说着话就站起了身子。
    就在王娟临出门的时候,回头对信贷处长说道:“老李,我觉得你的脸色不太好啊,悠着点,你这岁数可已经到了讲究养生的时候了,酒还是少喝点……”
    信贷处长呵呵的笑了笑,送着王娟出了办公室门,目送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就开始琢磨着行长这句话的含义,她真是在关心自己的身体呢,还是在提醒自己不要站错了队?
    不过自从王娟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后,还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不满,也许真是在关心自己呢,不过这个贷款申请是姓吴的亲自安排他办的,现在王娟突然对这份申请有了兴趣,恐怕这事情就不好办了。但是也许这个美女领导还真是在关心自己呢?这样想着,他就看着远处那个肥美的娇臀欣赏了一阵,直到王娟转过一个拐角身影消失了,他还意犹未尽的站在那里,不仅仅是**,这个女人真是让人心神荡漾啊。
    别看王娟在信贷处长的办公室一副很随意的神情,但在和他短短的几句对话之后,她的心里就产生了疑问,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所谓的为写论文搞调研只不过是她临时想起来的一个借口,真实的目的还是想亲自去考察一下这家公司的真正情况,如果和姓吴的有关,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王娟心里很清楚,手下的信贷处长虽然是一个业务能力很强的信贷干部,但同时也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江湖,表面上他在自己和姓吴的之间并没有选边站,而是保持中立,但王娟一直有一种预感,那就是自己当行长时间还不长,业务上也不是很熟,所以目前还没有触及到他的利益,早晚有一天,随着自己工作上越来越主动,过问的事情越来越多,这种看似和谐的上下级关系肯定会被打破。与此同时,王娟觉得信贷处长在自己和姓吴的之间表现出来的左右逢源游刃有余的态度也很有可疑之处,她总觉得他表面上对自己毕恭毕敬,实际上暗地里却在不折不扣地执行着姓吴的指令。正是由于这种怀疑,以及那个小道消息的影响,让王娟从一份原本不会在意贷款申请书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虽然她自己还不是特别明确,但内心深处已经隐隐有了一种翻翻姓吴的老账的想法。
    就在王娟慢慢悠悠一边往楼上走去,一边想着这件事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姐。”
    冷不丁被人在背后喊了一声,王娟不由得吓了一跳,扭头一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她惊讶地看见妹妹的男朋友李超和一个男人站在那里。
    王娟见李超穿着一身警服,显然已经在公安局工作了,她便好奇地问道:“李超,你……你怎么在这?”说着话,她瞥了一眼李超身边那个和他年龄相当的男人,总觉得有些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哦,我出来办点事正好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我的战友……姐,你不认识他吗?”李超见大姨子不时瞟自己的战友一眼,眼神中有点疑惑,觉得很奇怪。
    “有点面熟……好像马上就要想起来了……”王娟拍拍自己的脑袋笑道。
    “王行长不认识我也不奇怪,我来行里也不久,再说王行长可是大忙人。”李超的战友见王娟一副极力回忆的样子,就笑着解围道。
    在这个人的提醒下,王娟顿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面熟呢,原本来是本行的职员,应该是个普通职员,不然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行里面那么多员工,一个主管信贷的副行长认不出一两个也不奇怪,倒没想到行里还有妹夫的战友。
    王娟顿时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你是来看姐的呢。”既然是行里的一个普通员工,王娟也就懒得去想他是谁了,并且她猜测,李超也许已经把自己和战友的关系告诉了这位战友了。
    李超一看大姨子的神色就知道她牙根想不出自己的战友是谁,出于礼貌就介绍道:“姐,这你可就冤枉我了,这不是刚从你的办公室里出来,你秘书说你出去了……对了,我战友是你们公司的内保,在部队的时候可是我的上司,现在他在这里工作,你可要多关照啊……”
    内保?王娟又瞥了一眼李超的战友,这才注意到男人长得挺英俊的,身板笔直,眼神笃定,在她的打量下并没有像一般男人那样或者自惭形秽或者丑态外露,倒是有几分定力,如果从一个女性的角度来评判,他甚至比妹夫更显得沉稳而富有男人魅力。
    不知道为什么,王娟一看见妹子心里就想起了自己家里的栓柱,他的第二条短信自己没有回,也不知道他眼巴巴的盼了多久呢,想象着他在屋里躁动不安的等待自己回短信的样子,王娟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王娟出于礼貌说道:“既然来了就上来坐坐,到时候可别在我妹妹面前抱怨我招待不周啊。”
    李超看了看表,笑道:“下班时间到了,还上去干什么?走,吃去去,就算我代表冰冰请客。”
    王娟扭头看了一眼窗外,雨还没有停,一时犹豫不决,如果是李超一个人,也许她就痛快的答应了,不管怎么说他是自己妹夫,在一起吃个饭也是理所当然的,可现在多了一个行里的员工,她不喜欢和一个银行的下属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这倒不是她势力,而是她不想让别人不自在,也不想让自己不自在。
    见大姨子在犹豫,李超又说道:“姐,走吧,反正中午你也要吃饭。”
    妹夫看上去很想请自己吃饭,这让王娟觉得有些盛情难却,如果自己在他战友面前不答应的话,肯定让他会丢面子的,于是王娟说道:“好吧,你们在门口等我一会儿,我去换身衣服……说好了,今天我请客。”
    看着王娟急匆匆去办公室的背影,李超的战友说道:“李超,你的嘴真紧,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我们王行长是你大姨子啊。”
    李超一拉战友的手臂,一边往门口走,一边说道:“这不是名不正言不顺嘛,等我和我女友结婚了,那时候才算真正的大姨子。”
    战友鬼笑着问道:”你小子难道还想换人不成啊……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李超立即向他使了使眼色,低声说道:“我女友家里比较特殊,她的婚姻不是她父母说了算,而是她说了算,你没看见我现在就在拍她马屁吗?”
    两个人正交头接耳的说着,就见王娟换了一身便装下来,李超的战友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女行长了,可每次见到都有种异样的感觉,至于这种感觉是什么,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在叶南和吴敏以及杨美霞在吴敏家里住的那天晚上,由于同时面对着两个对他都有意思的美女,而且晚上他又趁着吴姐喝醉酒,钻进了她的房间而她爽歪歪了一次,整整一晚上,他几乎就没怎么睡觉,一直在等着天亮到来,等窗外的天空刚刚露出一点点鱼肚白的时候,他就轻手轻脚溜出了吴敏的房间,在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后,趁着吴敏和杨美霞的房间里还都没有动静,就悄悄溜了出去。
    清晨的空气很清新,凉风徐徐的吹拂着,让在小区楼下溜达的叶南感觉脑子也特别清醒,想着昨晚的事情,他为自己做出的正确选择而感到自豪。但是一想起杨美霞将来要在区委工作,叶南就感到头痛不已,俗话说酒后吐真言,而且昨晚在吴姐家的房间里,杨美霞也醉呼呼的告诉他,她来区里工作,一方面是为了能经常见到他,另一方面是为了逃避那个姓犯的,说到底,都是为了见他。一想到以后杨美霞在区里就方面找他,叶南在心里就叫苦了起来。从昨晚吴姐的表现,他已经发现吴姐对杨美霞和自己的关系有所察觉,对杨美霞更是有意识的表现出了一种排斥的态度,这两个女人一旦为了自己而争风吃醋,明争暗斗,那可真就成了现实版的金枝欲孽了,最不舒服的就要算夹在两个女人之间的自己了。为了将事态后果减到最小化,叶南觉得自己应该尽快找时间和杨美霞谈谈,旗帜鲜明的表明自己的态度,从源头上遏制事态恶化。
    叶南在小区里一直从五点多溜达到了六点,直到小区里出行的人开始多起来,他这才去外面在早餐店吃了点早餐,官场上的饭局,说白了就是喝酒,一般很少会有吃东西的时间,吃了早餐后,叶南感觉舒服多了,顺便打包了点油条、豆浆以及咸菜等,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吴姐所在的小区。
    来到吴姐家门口的时候,叶南将耳朵贴在门上偷听了一会儿,里面还是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意识到两位美女还没起床,他才抬起手‘咚咚咚’敲起了门。
    听到了敲门声,正在熟睡的吴敏微微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揉了揉眼睛,表情随即变得有些惊讶,因为她发现自己睡的并不是自己的卧室,而是家里的另一间屋子,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昨晚上自己把杨美霞带回家里休息了,可能是她占用自己的卧室吧,从床上爬起来后,吴敏的脸上顿时感觉有点火辣辣的,随即也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走过去打开了门,果然就见站在门外的人是叶南,只见他手里提着一包东西,笑盈盈的说道:“吴姐,起来了啊。”
    “你……你昨晚去哪里了?”吴敏有些记不清昨晚和叶南干完那事儿后的事情了,就有些豁然不解的问道。
    叶南见吴姐好像不清楚自己昨晚都干了什么,于是心里一个激灵,笑盈盈的说道:“我回去睡觉了啊。”
    吴敏用怀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道:“进来吧。”
    叶南进了屋里后,将手里带来回来的早餐袋子晃了晃,殷勤的笑着对吴敏说道:“吴姐,给你们带了点早餐,杨部长还没起来啊?”说着话,他朝房间里环顾了一周,没有看到杨美霞的身影。
    吴敏知道叶南今天之所以这么殷勤,肯定与杨美霞在自己家有关,于是她不冷不热地笑了一声,话里带刺地说道:“怎么今天这么殷勤啊?还带早餐过来。
    听见吴姐这句带着讽刺意味儿的话,叶南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你们昨晚不是喝了不少酒嘛,我想着肚子里肯定不舒服,就顺便买了点早餐过来。”
    吴敏轻轻哼笑了一声,然后一边朝卫生间里走去,一边对叶南说道:“杨部长还睡着呢,你去叫一下她吧。”
    叶南‘噢’了一声,目送着吴姐走进了卫生间,这才走到了杨美霞住的那间屋子门口,装模作样的在门上敲了两下,说道:“杨部长,起来了。”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敲门,杨美霞才睁开了那双惺忪的睡眼,第一反应就是朝房间四周环顾了一遍,没见到身边有叶南的身影,这让她难免有些失望,因在失望之极,又觉得叶南还算是一个正直的男人,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满意的微笑。
    “杨部长,起床了啊!”就在杨美霞在想昨晚的事情时,外面又传来了叶南的敲门声。
    不过听到他直接称呼自己的官称,杨美霞心里还是有点不乐意,说道:“进来吧!”
    叶南扭头看了一下卫生间方向,见吴姐在里面洗漱着,这才推开门进去了,一进到屋子里,见杨美霞在床边姿态懒散的坐着,正努着嘴瞪着自己,看到杨美霞这个奇怪的样子,叶南一时间有点丈二的和尚莫部长头脑,愣了一下,笑呵呵地说道:“杨部长,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啊?”
    “还叫!”杨美霞努着嘴没好气地说道,“私底下不准这么叫我!”
    叶南这才恍然大悟了,原来是因为自己对她的称呼引起来的,于是笑嘻嘻的走到了她跟前,小声说道:“我这不是当着吴书记的面嘛。”
    “吴书记也起来了?”杨美霞问道。
    叶南笑眯眯地说道:“起来了,在卫生间洗漱呢,你也赶紧起来去洗脸吧。”说着忍不住在杨美霞那有些肉嘟嘟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一把。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了,吴姐已经洗漱完毕化了淡妆,站在门口,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房间里两个神色有些慌张的年轻人,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对从床上坐起来的杨美霞问道:“小杨,昨晚喝多了没事儿吧?”
    杨美霞抹了抹一头凌乱的秀发,略显惊慌地说道:“没……没事儿,吴书记起的挺早的啊。”
    吴敏‘呵呵’笑了笑,看了一眼叶南,说道:“要不是小叶来敲门,咱们还不知道睡到啥时候,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小杨要是身体没事儿的话那也赶紧起床洗漱一下吧,吃了早餐咱们就去单位吧。”
    叶南接着吴敏的话茬微笑着说道:“对,我刚过来给你们带了点早餐,我去给你弄一下。”说着话,叶南赶紧闪掉了,夹在两个女人之间的这种感觉对他来说真不是滋味儿。
    等叶南一走,杨美霞和吴敏就像是突然变成了陌生人一样,没什么话说了,互相沉默了片刻,吴敏说道:“小杨你先去洗漱吧,我回房间换一下衣服。”说着就走出了房间,去了另外一间房间。
    杨美霞起床来去卫生间洗漱了,等她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叶南已经把买来的早餐在吴敏家的厨房里用微波炉热了一下,用盘子盛好,放到了餐桌上。等两副碗筷摆好之后,吴敏就从隔壁那间屋子里走了出来,当吴敏走出来时,叶南和杨美霞不约而同的瞪直了眼睛,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吴敏,在叶南的印象中,吴姐的衣着打扮一向都是那种成熟知性的着装,而今天她竟然穿上了一条墨绿色的连衣裙,将经常扎成一把的秀发拆散开来,顺顺滑滑的披在了肩上,而且脸上明显是精心画过妆的,整个人一下子就看上去年轻了好多,眨眼一看,和杨美霞的年纪有些不相上下。
    杨美霞看着堂堂区委吴书记今天竟然打扮的就像是一个去逛街的时髦女郎一样,在瞪大眼睛惊讶了一把后,不由得开玩笑说道:“吴书记今天看上去年轻了好多啊。”说着话,扭头冲正在一旁盯着吴姐两眼发直的叶南问道:“叶南,你说对不对?”
    叶南连忙回过头来,笑盈盈的点头说道:“对,对,吴书记今天真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啊。”
    吴敏并没有两个人对自己的夸奖而感到有一丝的高兴,她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哪有小杨你年轻啊。”说着话,吴敏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叶南。
    叶南心里明白,吴姐这分明是故意打扮成这样,要与杨美霞争奇斗艳的比较一番,虽然她今天的衣着打扮显得很年轻,但是在叶南的心目中,他还是喜欢吴姐平时那个样子。
    叶南怕这两个女人又会暗自互相比较,就中断了这个话题,对吴敏说道:“吴书记,你和杨部长吃吧,我回医院去看看史大哥吧?”
    听见叶南要提前离开,吴敏和杨美霞也都心知肚明,一旦叶南不在场,气氛会变得很尴尬,于是两个美女几乎不约而同地说道:“一块吃吧!”
    杨大美女拿起了筷子,问叶南道:“叶南,昨天晚上你什么时候走的,我都记不清了,昨晚喝的有点多了。”
    叶南偷偷看了一眼吴敏,吴敏一想起昨晚自己和叶南就在杨美霞住的隔壁房间干了那事儿,心里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惊险刺激的感觉,就像是探险一样,俏丽的脸颊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见吴姐的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了,怕杨美霞看出了什么破绽,叶南急忙说道:“我开车把你和吴书记送到吴书记家里来,安顿好你们,时间也晚了,我就走了。”
    吴敏接着叶南的话茬说道:“今天一大早我还正做梦着,就听见有人敲门,出去一开门,小叶提着早餐来了。”
    吃着叶南带来的早餐,而且还是他亲自动手去厨房里热了一遍,在杨美霞的心里对叶南的爱慕之情油然而增,有些暧昧的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在吴书记面前夸赞他说道:“大学时候还没看出来叶南这家伙这么能干,还知道给我和吴书记一大早带早餐过来,挺会照顾人的嘛。”
    叶南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看了一眼手腕的表,立即说道:“吴书记,杨部长,你们赶紧吃饭吧,都快八点了。”
    不一会儿早餐吃完了,吴敏是区委书记,杨美霞是区委宣传部部长,两个人都在区委上班,而叶南还要去医院看看吴敏的丈夫‘大偏头’怎么样了,毕竟事情是自己造成的,虽然心里极为不情愿,但是为了挽回吴敏对自己的态度,还是打算去一趟,于是,吃完饭后,叶南就对吴敏说道:“吴书记,你和杨部长是一路的,我去医院了。”
    谁知听叶南说要去医院,吴敏竟然淡淡地说道:“叶南,你不用去医院了,老史他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我让医院医护人员照看着就行了,你工作那么多忙,你开始忙你的吧,顺便把我和杨部长往区委送一趟。”
    听到吴姐再也不让他去医院照看‘大偏头’了,叶南顿时心中一喜,立即明白吴姐肯定是已经原谅了自己。看来昨晚的‘努力’没有白费,特别是在杨美霞就睡在隔壁房间的情况下,他选择了和吴姐缠绵,从一定程度上让吴敏觉得在叶南心中还是她更为重要一点,因为自己的正确决策,吴姐又一次原谅了自己的过错,这让叶南的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紧绷的神经也随之松弛了开来。
    “那行,我先送吴书记和杨部长去区委,然后我再回单位。”叶南高兴的答应了一声,随即就载着两位美女,将她们送到了区委,然后自己再调头将车开回了区建委。
    这几天叶南几乎是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了医院照看‘大偏头’的事情上了,每天几乎只是在单位闪个面就不见人影了,刚将车在楼前的停车场停好,从车上下来,正从另一栋楼里出来的柳月看到了叶南,就快步走上前来,脸上带着习惯性的迷人微笑,说道:“叶主任,你最近可是大忙人啊,好几天都不见你人影了。”
    看到柳月总是那么笑眯眯的样子,叶南的心情也随之开朗了很多,他笑眯眯的开玩笑逗弄她道:“怎么了?是不是想我啦?”
    被叶南这么一戏弄,柳月那漂亮的脸蛋上顿时泛起了一阵红晕,羞答答的说道:“去你的,谁想你了!”
    和柳月在一起,叶南又恢复了自己的本色,他知道柳月的心里其实也对自己有意思,就拿上次去市里面培训,和童小莉之间也像现在的杨美霞和吴敏一样,为了自己而明争暗斗互相较量,只不过柳月并不像杨美霞那么强势的女人,她是个小姑娘一样,把那种情感一直藏在自己心里,只要叶南不戳穿,她也不会说出来,只是会在平时的工作中尽量帮叶南多分担一些,不过还别说,这丫头的业务水平还真是过硬,这几天叶南不在,她将单位的事情处理井井有条,没有一点差错。
    叶南看到柳月那羞答答的娇容,嘿嘿的笑着,还准备再调戏他,就见高海平从楼里走了出来,叶南这才立即收敛了那种猥琐的表情,冲高海平问道:“老高,这么急匆匆的去哪里啊?”
    高海平见叶南回来了,虚情假意的笑道:“哦,出去办点事,有几天没见到叶主任了,我听说叶主任好像和吴书记的老公发生了一点不愉快,没事吧?”
    叶南立即问道:“你听谁说的?”
    高海平‘呵呵’一笑,说道:“我去区委办事的时候听叶区长说的,那行,叶主任你忙吧,我不耽误你了,我去忙了。”怕叶南继续问下去,高海平随之悻悻的闪掉了。
    叶南站在原地愣起了神,心想自己和吴敏老公发生矛盾的这件事原来叶德良都已经知道了啊?这事情在区里传开后,对自己和吴姐都不好,于是他冲身边的柳月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这件事?”
    柳月一头雾水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没听过,叶主任你真的和人家吴书记的老公发生矛盾了啊?”说着话,柳月的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看来柳月不不知道的话,单位里其他人应该也不是很清楚,叶南这才松了一口气,轻轻笑着对柳月说道:“也不算什么矛盾,就是一起聊天,有的观点不一致而已,算不上的,好了,走,咱们去办公室里说。”说着话,叶南朝办公室里走去了,柳月便向是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他的身后去了办公室里。
    在办公桌前坐下来后,叶南转入了单位负责人的较色,一本正经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美女柳月,问她:“柳月,这两天单位没什么事吧?”
    柳月摇了摇头说道:“也没什么事。”
    叶南明白的点了点头,随即打开了桌上的电脑,柳月很有眼色的走上前去端起桌上的水杯去为叶南泡了杯茶,端过来放在了办公桌上,微笑着说道:“那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去忙我的了?”
    叶南很喜欢柳月的懂事,尽管她是靠是郑秃驴亲外侄女这个身份,在高海平的帮助下,挤掉了叶南很看好的那个赵梦蕾而进区建委来上班,按理来说,往往这些托关系到单位来的人,一旦到了单位,肯定会对当初照顾自己的人表现出感恩戴德的样子,会选择站在那个人身边,但这个柳月却不一样,尽管是高海平力排众议坚持选择她,而且费尽心机用柳月取代了童小莉,将她安插在自己身边,想从他这里窃取信息,但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柳月不但没有选择跟他靠边站,反而还一心一意的愿意为自己服务。柳月之所以愿意跟随他,叶南很清楚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柳月对自己有意思,而年轻和高大英俊的外形也是他的主要优势,所以尽管叶南并不想把柳月怎么样,也根本不会考虑和她在感情上有什么结果,甚至不会说喜欢她,但他不会把这个关系打破,因为如果这个关系一旦打破,也将是柳月出卖自己的时候。他和高海平之间的明争暗斗,柳月的站队至关重要。
    叶南心有决定,柳月自然不知道他的主意,所以对于叶南一如既往,在她的帮助下,叶南也成功的在与高海平的斗争中取得了胜利。
    没有了高海平的掣肘,叶南的发展自然是一帆风顺起来,尤其是在吴敏和杨美霞的帮助下,日子可谓是过得有滋有味,而且柳月也时不时的出现在他的身边,更是让其的小生活过得是多姿多彩起来。
    而仕途上的发展,在不断的政绩累积之下,他的权力渴望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于是渐渐的有了急流勇退的念头。而他的这个念头竟然得到了他那些女人们的支持,于是在考虑了一阵子之后,他总算是下定了决心,功成身退。
    这一日,他办理了出国的手续,而他的女人们也纷纷办理了护照,转移了国籍,去往了澳大利亚。
    叶南在澳大利亚买下了一个农场,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