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春日迟迟(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春日迟迟(1V1): 逃去蓝色宇宙(上)

    ——“池橙,我没你想的那么冷静。”
    房间里太静了。
    静到这句话像是平地砸了颗雷,她从心到身,都跟着颤动。
    “我不懂。”
    明明她整个人都在这里了,她的心意,她的决定,还不够明显吗?
    陆闻舟到底在坚持什么?
    罕见的,面前的男人表情微凛,眼神里带着不易察觉的不自在。
    陆闻舟没接她的话。
    只低头去亲她的嘴唇,池橙赌气偏过去,手臂无意压到被她藏在枕头下,因为刚才的各种混乱而袒露出的东西。
    细碎的声响,黑暗里格外明显。
    电光火石间,她忽然意识到什么。
    陆闻舟双手撑在床前,臂弯下的女孩突然紧盯着他看,皎洁如月光。
    她捉过他的手腕,掰开指节,放进去一个四四方方的包装袋。
    陆闻舟定睛看了一眼,只一眼,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像在热水里滚过一遍,灼烧着他。
    “……”
    他没有再给她解释的机会。
    唇齿交缠,像在打架。
    身下的力度也不减分毫,一下又一下,怒意昭彰。
    ……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回应她的是重重的又一次。
    “是你没有问都没有问我,就自顾自地认定……”
    “闭嘴!”
    池橙真就闭嘴了。
    她已经累到讲不出一句话。
    -
    第二天醒来,池橙意识回拢,伸手去探身边的位置,却摸了个空。
    陆闻舟给她留了字条,贴在床头的手机上,很打眼的位置,像是生怕她忽略掉。
    ——“合同出了点问题,临时要出趟差,后天回。给你定了早餐,记得吃。”
    陆闻舟的字迹很工整,笔锋却犀利,纸张上是力透纸背的墨水痕迹。
    池橙举着那张纸看了很久,有些恍惚。
    她曾经给他写过信。
    在撞见他和蒋安琪的对话前,赵瑜曾怂恿她给陆闻舟写情书。
    她当时只讪讪笑着,说:“别了,我不敢。”
    “那是你男朋友欸,有什么好不敢的?”
    是男朋友的话,当然不会不敢。
    可惜,他不是。
    寻常又不太寻常的一天,日月星河,所有一切都在为她的勇气披诚。
    她在下课前不期然地收到陆闻舟的短信,“想不想去看海?”
    当时距离辩论赛开始还有两周,长达一个月紧锣密鼓的筹备,让社团成员都直呼太累。
    作为总策划人的陈屿手一挥,提议大家一起出去聚餐放松放松。
    传统的k歌吃饭被大家吐槽无趣,几经商议,最终敲定去海边,看海、烧烤、爬山。
    三天两晚。
    时间足够长,彩排结束,一群人三三两两结伴同行,交谈声落进陆闻舟的耳朵里。
    ——“我要和我男朋友一起,不能浪费这个浪漫的机会~”
    ——“那我也要嘿嘿。”
    他站在报告厅的门边,听着这番对话,鬼使神差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给池橙发短信。
    各种群聊和无关紧要的内容挤满屏幕,她的对话框被淹没到了最底下,陆闻舟皱着眉翻了好一会儿才找到。
    “想!”
    池橙几乎没有一秒犹豫就应下了他的邀请,到了目的地才发现原来是他们的社团聚餐。
    不过也只是消沉了一瞬,很快就在陆闻舟拉开后备箱给她拿行李箱时重新焕发生机。
    “我自己可以的。”
    因为陆闻舟告诉她时间应该有三天,所以池橙准备充分地给自己收拾了满满一个行李箱还外加一个手提袋和一个背包。
    装车的时候陆闻舟在接电话,是司机帮她给这些东西放进去的。
    此刻池橙想要上前帮忙,却被陆闻舟挡了回去。
    他双手都被占满,还依旧神色自若地要她看路就行。
    ……
    海边景色很好,天气也够晴朗,大家遵循原先商量好的安排,在沙滩上架起烧烤架,准备边吃边看风景。
    除了自带的食物外,有热情的男同学还跟附近的渔民买了一堆海鲜和鱼。
    陈屿把一条条鱼在烤架上平铺开来,又一一刷上食用油和调味酱。
    炭火烘烤着食物,鱼香味很快蔓延开来。
    第一条陈屿拿给了池橙,表示这是对小学妹的欢迎。
    耳边一阵哄笑声,池橙想推辞又觉不妥,飘忽的目光落在不远处正走过来的陆闻舟身上。
    他收了手机,替她接过盘子。
    解决完晚饭,大家各自回去各自的房间,散场时陆闻舟站在路边等了她好一会儿。
    那些女同学太过热情,好奇的问题一个个抛出来,池橙根本抽不开身。
    “所以,陆闻舟私下里也这样不苟言笑吗?”
    最后一个问题池橙没有回答,发现陆闻舟还在等她时,她急匆匆地抓起手机就往酒店方向跑。
    跑太快还差点摔倒,他手急眼快地拉住了她,“别急。”
    回去路上经过一个岔路口,分出两条路。一条直达酒店,装了路灯,明亮而笔直。另一条通向无名山,枝叶掩映,昏昏暗暗。
    池橙好奇地投去一眼,发现那条路上有结伴的学生正在前行。
    “山顶有观星台,晚上可以看见很多星星,挺漂亮的。”
    陆闻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低声解释。
    “那我们也去吧?”
    “现在不行。”
    “为什么?”
    灯光不明朗的位置,他的手指碰了碰她的手背。
    第一次这样亲密的触碰,尽管动作短暂到像错觉,可池橙还是难压心中的猎猎风声,长睫轻颤。
    “晚上凉,先回去加些衣服。”
    “噢。”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