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女配也想有存在感呢(NP,弯掰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女配也想有存在感呢(NP,弯掰直): 87-两根都吃进去了……好棒。(3pH,双龙)

    纪还加了把火,自己扒开穴口,粉色的嫩肉,一览无余。
    她被亲得有些缺氧,邀请的声音,都娇了不少,“进来……”
    前人射在穴内的精液,顺势下淌。
    郁项拆了安全套,牢牢戴好。龟头在穴口蹭了几下,蓄势待发。指尖抹了一把体液混合物,“假如我是小还宝宝,就把他炒了。怀孕了怎么办,宝宝这个年纪,自己还是个孩子。”
    他低头在她脸上轻啄,按着阴蒂,长指探入张合的穴。
    快感刺激得纪还泄了更多汁水。
    郁项轻轻抚弄着,手指一刮,淅淅沥沥的精水混合物,沿着他手背的方向,弄脏了灰色的床单。
    “……我结扎了。”秦驰温说。
    依靠润滑型套的郁项:“……”太忙了,忘了这一茬了。
    “哥哥……”熟悉的……想发骚的感觉,再次占据纪还的大脑,“要哥哥操……”
    该死的纪谦!什么时候手冲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冲!
    “共感”,很不礼貌的设定。
    有时纪还并不想做浪女,“不小心”跟某位快乐的弟弟共感,遂一秒打脸。
    郁项边笑边挺动腰身,不忘低头跟他的宝宝接吻,发出声音,刺激罚站的第三人。
    小姑娘漂亮的脸蛋,被过剩的情绪,熏得微红。
    秦驰温看红了眼。他心心念念的小还,跨坐在男人身上,高高地仰头,青筋凸起。嫣红的唇张合着“好涨”,被人锢在怀中,不断操干。
    肩膀、后背,泛起了被操透的浅粉。
    她像海中漂浮的一叶孤舟,摇晃颠簸。
    “很可爱……宝宝。”郁项毫不吝啬他的夸赞,“再咬狠一点。”
    “唔……”
    大片的汁液,在交合处泛滥。穴肉紧咬着柱身,收缩吞吐。里面的软肉被操得滚烫尉贴,源源不断地绞出汁水。
    纪还伏在他的胸口,小腹都跟着抽搐,她喘息声倏然加重,粘腻地叫着“哥哥”。
    “听出来了,‘哥哥’是在糊弄人。”
    身前的人,身体贴着他的身体,圆滚滚的乳肉在他身上跳动,迸发出电流般的快感。
    纪还撅着屁股,荒唐的想法……侵占了所有理智。
    “助理哥哥……”
    身下的人……挺腰的频率和力度,快了不少。
    她长久地浮着,没有支点,起不来半分。
    被她点到,秦驰温声音干涩,“有什么吩咐、小姐?”
    “要哥哥玩后面……”
    相连的性器都快嵌合在一起,听到她对另一人的邀请,郁项又急又重地抽插着她汁水淋漓的穴,“怎么这么贪?被郁哥哥操还不够,还要助理哥哥玩后面?”
    极致缠绵。
    被操得抬起的屁股牵着数不尽的细丝,被按回去,轻轻拍了一掌,“骚宝宝。”
    纪还“呜”地低吟出声,扁着嘴,难得带上几分控诉地瞪他。
    也不舍得真打,光是看她酡红的脸,郁项的心已经软成了一滩水,“我骚。”
    无需铺垫,秦驰温对这个可能性,早有预设。从郁项错进房间那一刻起,他便直觉,小公主的身侧不止一人。
    ……不止的那一人,他好嚣张。
    秦助理太阳穴“突突”地跳、都怪那该死的占有欲。
    他若能克制在旁人面前宣誓主权的冲动,大概能去附近的寺庙、当六险二金的和尚。
    感情莫测,最难预测。
    他在纪还面前,冲动得不像自己。可得了她的邀请,秦驰温终于在被放置的慢性凌迟中,品味到了一缕清甜。
    他拿了两包润滑剂,挤在掌心。开口的声线,止不住地漫上一丝颤意,“屁股撅一点、小姐。”
    情欲作祟的小姐,没听清助理患得患失的低语。扭着腰,还算愉快地吞吃着剩下的肉棒。
    郁项止了动作,别好她不安分的碎发,被小姑娘的主动,哄得心花怒放,“慢点骑、哥哥又不会跑。”
    “好、好涨……好喜欢……”
    身体越发空虚、瘙痒。像填不进的黑洞,继续更多更刺激的抚慰疏解。
    秦驰温叹一口气,手指沾满润滑,扩张着,她未被侵犯过的部位。
    第一次被异性触碰的后穴,神秘、紧致。
    有润滑剂加持,一根手指的扩张,毫不费力。
    他再次叹息,太女太师当得失败。好好的乖宝,还要让一半……给无关紧要的外人。
    第二根手指入了幽谷,秦驰温的视线,和郁项,在空中交汇。
    小姑娘发出“啊、啊”的呻吟,得势的总裁不避讳任何,一下插到最深,她莹白如玉的脚趾,都快乐得蜷缩起来。
    秦驰温垂眼,“你……知道怎么做。”
    成年人的交流,点到即止。
    无非是怕她承受不来,需要他分担注意力。
    郁项嗤笑一声,“不用你说。”
    一根、两根、三根……
    后穴逐渐被水液浸透,秦助理的扩张工作,快进行到尾声。
    “好舒服……”
    绵长的快感,刺激着纪还哭了出来。
    神奇的耽美世界很无解。敏感的后穴完美地消化设定,充分扩张之后,湿且软,即将沦为承欢的工具。
    秦驰温抽出手指,残余的润滑液裹满了性器。
    郁项见状,握住她的胸,卖力地舔。大手捻着空闲的乳头,温柔地搓磨。
    快意堆迭,纪还对“填满”的渴望,更是迫切,“操我啊……哥哥、哥哥……”
    少女的声音,天然的催情剂。
    喉结一滚,秦驰温握着男根,进入她的身体。
    被插得向前挪了一寸,纪还的表情……只剩痴态。
    郁项牢牢接住,搂在怀内,亲了亲她的额头,“他给你了,舒不舒服?”
    身体所有的空虚,被填得密不透风。快感冲撞着她的骨肉,每一个细胞,填满了致命的快乐。
    更多的体液分泌,充当着润滑的作用。
    秦驰温握着她的腰,缓缓进入,“乖宝很厉害。”
    边插边哄,“两根都吃进去了……好棒。”
    尺寸惊人的两根巨兽,蛰伏在她的体内,隔着一层肉壁。
    男人们的气息紊乱。
    两位心眼子加起来能绕A市几圈的大人此刻却难得默契地……保持不动。
    想到了一处——
    得先安抚……可爱的小还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