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我穿回高二后决定躺平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穿回高二后决定躺平: 第312章

    不过这点遗憾没什么,三人看她工作忙,没有一直纠缠。
    她们走到一旁,在丝带上面写上各自内心最期望的话,然后尽力挂到他们能接触到的最高点。
    武萱萱和孙不言丝带上的内容,和他们在成人礼场地上第二次放飞的气球上的内容,没有很大出入。
    辛易晴的也是,只是换了一种表达方式。
    看着随风飘舞的丝带,辛易晴有些心虚地问:“还要去爬山吗?”
    武萱萱尴尬道:“我可能上不去。”
    孙不言痛心疾首地说:“我昨晚上发烧了,今天估计也不太行。”
    辛易晴和武萱萱笑着看他演。
    孙不言便破罐破摔说:“好吧,其实是我现在爬不上去了。”
    辛易晴:“我也是。”
    “那就不爬了。”武萱萱说:“反正山上的风景我们已经看过了。”
    孙不言感慨说:“这样一想,其实我们很幸运。”
    辛易晴点头,“是啊,我们很幸运。”
    孙不言问:“不爬山的话,我们要回去吗?”
    “等等吧。”辛易晴说:“我记得上次的落日很好看。”
    武萱萱突然站起来离开,走到一家小摊前买了个东西。她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袋五颜六色的塑料小棒,“落日还要等好久呢,玩游戏吧。”
    辛易晴和孙不言摩拳擦掌加入进去。
    三人在这里,玩着他们小时候都不是特别愿意玩的游戏,却十分乐在其中,和之前在ktv对接竹竿热衷的场景如出一辙。
    仿佛两个时空在这一刻有了奇异的重叠。
    略感尽兴的时候,天边落日缓缓出现,红艳艳地铺满一片天际。
    和他们曾看到过的那次有相同,也有不同。
    相同的是它不曾变过的美好,不同的是见过它的人,以及这群人的心境。
    小县城在往城市化发展,学校似乎也变得更加不人道。
    唯有这天边落日,不曾改变。
    辛易晴有些不知道怎样描述心中的想法。
    思来想去,她脑海中蓦然想起那句“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代潮流浩浩荡荡”。
    她在作文中引用过无数次的这句话,好像很能诠释她这一刻的心情。
    小县城的变化无可厚非,也无可指摘,学校的趋向更是经过许多人精细的思考,严格的把控。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对的。
    可这些又让人感到别扭,觉出问题,生出消极情绪。
    这是他们无法改变的。
    他们只是历史车轮上渺小的一粒尘,什么都做不了。
    可是,辛易晴还是看到了美好。
    这美好同样是因为改变而生。
    她身旁的这棵树,上面系着无数条承载他人期盼的红绸丝带,被风吹动着,舞得张扬又肆意。
    仿佛在暗示,每个人的期盼,都将潇洒地走向圆满。
    太阳渐渐落山。
    辛易晴收回思绪,恋恋不舍地看着漫天红霞,说:“回去吧,我感觉有点冷了。”
    孙不言深深看了一眼天际,想了又想,只能呆呆地给出最基础的表示喜欢的描述。他说:“真好看啊。”
    武萱萱点头,轻声道:“下次我们还来。”
    落日余晖下,三人意犹未尽地转身离开。
    挂在树上的红布条被夕阳渡上金色光芒,又随着风,把这样的耀眼表现得更加鲜明。
    其中有一条,飞舞得最为肆意。
    像是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又仿佛在进行不舍的告别。
    我们在俗世跌跌撞撞,一再失望,又一再看到希望。
    生生不息,永不言弃。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