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枉生录2——花尽酒阑春到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枉生录2——花尽酒阑春到也: 第二百一十七章要他还是他?!

    荡月亭。
    “还记得这里么……以前你总在这里等我”    幽螭目光幽深拨弄着屋檐角落处挂着的一串风铃,那风铃叮叮咚咚的发出清脆的声音,便将糖莲子的思绪似乎又拉回到了初与幽螭相识的那段时光,
    那时候,他们每天都会来这湖边喂鱼,那些金色的小鱼们十分贪吃,每次只要他们一过来,便纷纷仰着头长着小嘴活泼的甩着尾巴等待喂食,那时候自己只要一看到梵幽螭,就会忍不住的开心起来……那也是她每日最期待的事情……
    可是……这一切都本不该发生的……
    “自从你离开之后,很久没有人喂过它们了……”梵幽螭不知从何处掏来一把鱼食放到她手心里,她垂眸看去,果然便看见已经有无数小鱼从水面中浮出来,期待的看着糖莲子,她便将那鱼食一抛,那些金色的小鱼们立即争先恐后的争夺着抢食,金色的鱼尾在湖面是泛起一圈圈金色涟漪。
    糖莲子忍不住弯唇笑了起来,她不由侧眸看向梵幽螭,:“你让我看的便是这个?”
    “自然不是”他熟稔的拉起她的手,朝着不远处的那个山丘处走去,山丘中似乎有什么在隐隐泛着荧光,吸引着她不知不觉间随着梵幽螭走了过去。
    山丘中,立着一块暗绿色的巨大荧石,它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太多不同,但是随着梵幽螭手中的波光落在那萤石上面,那萤石立刻光芒大作,宛若一面镜子,倒映出叁界之景。
    “这……这是……!!”    糖莲子满脸吃惊的看着那萤石,
    “这块萤石是父王用‘补天石’刚刚炼化而出,可观叁界之境……”
    “叁界之境……那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他慢悠悠的笑着接过糖莲子的话,  :“你可以从这叁界境里看到人间之事,看到你女儿的一切……”
    “真的?!!!”糖莲子喜出望外的看着他,神色激动的的道,:“那你可不可以现在就让我看看阿萸,我很想她……求求你……”
    梵幽螭微微闪了闪眸子,衣袖在那镜子上优雅一拂,那镜子上便缓缓倒映出阿萸的身影,她正蹲在一片草丛里,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药草,眉头似是有些焦急。
    “阿萸,阿萸…………”    糖莲子不由对着那萤石大声叫道,可是里面的人却茫然不知。
    “她听不到你的声音,也看不到你……”梵幽螭淡淡道,其黑色的眸子在杏婳儿的脸上专注的看了一会,又回眸端详着糖莲子的脸,有些奇怪的道,:“为何你女儿和你生的完全不像?”
    糖莲子眼眸微微掠过一层暗影,忧心忡忡的轻声道,:“阿萸是借着别人的身体才能留在人间的……当时魔域攻打冥界,我们担心阿萸的安危,所以便将萸的魂魄通过玄阴之术送往人间,覆在了青丘昏迷百年的狐族之女身上,如此……她才能在人间久留……”
    “故而那并非她本身的容貌,而是那青丘狐女的……”
    “没错”    糖莲子看着阿萸在草丛中不停穿梭的身影,脸上的担忧之色不减反重,:“阿筮之前卜过一卦,卜算出那沉睡在身体里的狐女魂魄似乎有觉醒之际,如果……那狐女真的神魂苏醒,阿萸……阿萸就会很危险……”
    糖莲子越想越害怕,脸色不由惨白,目色迷离的呢喃着道,:“我们该尽快帮她想办法的,哪怕是再帮她找一副身体,……可是,可是我们被困在这里,什么都做不到……我没用,我真的是太没用了……”
    “……我会帮你”    梵幽螭不忍见她这般失魂落魄的神色,安抚的抚摸着她的发丝,磁性笃定的声音里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那张贵气而又霸道的脸上的神情仿佛世间万物都由他主宰。
    “……你真的会帮我?”她不确定的抬眸看着梵幽螭,目光有些不安。
    “传闻魔界有一只‘焕珠’,是从贝雷蚌中产出,五百年才会孕生出一颗‘焕珠’,这‘焕珠’不但有令凡人起死回生之效,还可以安神定魂,若是将那焕珠融入你女儿体中,就算找不适合的身体,她也可以如常人一般存活在人间,千年不老,容颜永驻”
    “那……那只‘焕珠’现在何处?”
    梵幽螭微微叹了口气,眉头无奈的皱了皱,:“下落不明,有人说在魔域海底,有人说在无谷山岩,还有人说在血徒鳞山……众说纷纭,我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里”
    “…………”
    见糖莲子没有再说话,只是有些失望的低垂下头,梵幽螭黑金色的魔眸微微眯了眯,在她耳边低声哄诱道,
    “既然你不愿意回去,不如就住在这里,这里既清净,又无人打扰,你在这里可以每日都看到你女儿,至于那颗“焕珠”么……我会想办法寻到它……”
    糖莲子沉思了许久,看着那萤石里的柳绿色身影,缓缓点了点头,
    青色草原,一片沙鸥在湖水边掠过,叁界境中缓缓倒映出一片烟雾。
    “又在看那小丫头?”
    糖莲子正看的专心,忽而一双温暖有力的手臂从身后抱住了她,那烫热的胸膛让她不由心跳加快,脸颊一热,她有些不自然的从他怀中挣出来,往后退了两步,
    “嗯……对了,”她忽而想起了什么,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朝着梵幽螭递了过去,:“我听紫月姐姐说,催动叁界境需要消耗许多元神,她教我采集了些兔见草的露珠,说可以帮我给你补身子”
    梵幽螭接过那瓷瓶,眼眸里不觉间一片晴朗,虽然心中愉悦嘴上却说道,
    :“就这么小小一瓶露水,便当作是谢礼,未免也太寒酸了吧”
    糖莲子不服气的扬声辩解道,:“哪里寒酸了?!我等了一个晚上才攒够了这一小瓶呢,这……这就叫礼轻情意重!”
    “哦,情意重?有多重…………”梵幽螭微微挑了挑眉,有些暧昧的靠近她,俯身贴在她的耳边就要得寸进尺的亲过来,吓得糖莲子慌忙一躲,红着脸叫道,:“梵幽螭……你莫要胡闹!”
    她这么说着,目光不觉间朝着那萤石瞥了一眼,不由面色一变,急忙跑过去,拍打着那萤石目色焦急叫道,:“阿萸!!阿萸!!!!子衿!!!”
    “”幽螭……!!那些妖魔在追杀阿萸和子衿他们!!”
    那萤石内,果然看见青霞山的石洞里,金朝雾、青子衿还有阿萸正在被一群妖魔围攻,虽然青子衿仙术高深,但是面对蜂拥而至的妖魔们,要保护中毒的金朝雾和灵力低微的阿萸仍是有些吃力,而那些狡诈的妖魔似乎也看出来了他们的弱点,专门挑着婳儿和金朝雾袭去,
    终究是一个应接不暇,一道利斧已朝着杏婳儿的喉咙割了过去,糖莲子失声尖叫,面色如土,好在千钧一发那一刻,梵幽螭手中幻化出一道黑金色的波光,那魔气化成一把利剑强行注入叁世镜中,斩落了那把就要刺穿杏婳儿喉咙的那把斧头。
    随即又有源源不断的魔气注入叁世镜中幻化出万只剑雨盯穿了那些妖魔,要将这些魔气通过叁世镜穿梭进去,斩落那些妖魔,似乎耗损他许多魔气,涔涔冷汗顺着他的额角落下来,让糖莲子也不由跟着心惊。
    不过,也正是有他这片刻的阻挠,青子衿带着金朝雾和青子衿二人迅速逃了出去。
    看着他们叁人离去的身影,糖莲子不由轻轻舒了一口气,转眸看向梵幽螭,却见他神色有些虚浮,似是有些站立不稳。
    “幽螭,你没事吧?”  她急忙快步走过来,有些担心的看着梵幽螭。
    “……有人,闯进结界了……!”梵幽螭却目色警惕的蓦然回头,高傲尊贵的面容闪过一抹暗沉,朝着结界处快步走了过去,糖莲子也急忙跟了过去。
    他们还没走到结界处,便感觉到一阵强大的巫灵之气从林子尽处传来,那熟悉的气息让糖莲子不由一愣,是……筮坞戍……!
    “阿筮……!!!”  糖莲子看着从密林深处走出来的那一身深黑色巫袍,异色双眸深沉如墨海,容颜英俊清诡的男人,她眼眸里不觉间透出明亮喜悦的波光。
    “你怎么会……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她问完了又觉得自己问的有些多余,筮坞戍的巫卜之术早已出神入化,想要找出自己在何处并非什么难事。
    她想起了阿萸的事情,急忙又道,:“阿筮,方才我们……”
    筮坞戍似乎并没有什么心思在这里过多与她寒暄,他只是目光冰冷而敌对的看着梵幽螭,冷声道,:“你为何要设下结界将她关在此处?”
    糖莲子急忙解释道,:“不是的,阿筮……你误会了,不是他将我关在这里的,是我想留在这里,因为这里可以看到阿萸……对了,方才我们……”
    未到她说完,筮坞戍已抓住了她的手腕,再次打断了她,淡淡道,“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阿萸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可是……”糖莲子皱了皱眉头,她的手腕被他拉的有些生疼,她回头看着那面泛着幽幽波光的叁界镜。又想着阿萸刚刚逃脱魔掌,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危险,她心中惦念阿萸的安危,不由心下烦乱,她将手腕从他手心里挣了出来,蹙着眉心抬眸认真的看着看着筮坞戍道,
    “我现在还不能和你走!我……我要留在这里!!”
    筮坞戍那双暗紫色的眸子似乎泛起浓浓波澜,像是被什么惊扰了里面的平静,他定定看着她,声音有些暗哑,:“……你是说,你要留在这里,与他一起?”
    糖莲子这才发觉筮坞戍的情绪变化,她发现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陌生,她能感受到他生气了,不觉有些慌张的解释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阿萸,那面叁界镜可以看到阿萸,她和子衿正在被那些妖魔追杀……我担心她,我只是想再,再多留几日…………”
    “阿萸是我和你的女儿,不需要外人插手……!”  筮坞戍的眼眸固执而又暗沉,那怒气被浓浓醋意浸泡着,让那只黑的发紫的眸子水流湍急,似乎在酝酿着一场呼之欲来的风雨。
    “我……”糖莲子被他身上的气息所震慑,只能被他强拉着走,却又有些不甘的在他身后可怜巴巴的小声央求,
    “……可是我真的很担心阿萸……”
    “她不想走,你无权逼迫她”梵幽螭绘着金色波纹的衣袖一拂,挥出一团浓郁的黑雾魔气,挡住他们的去路。那黑色魔气刹那间便激怒了筮坞戍,他指间金符幻化出的金色大鹏鸟转瞬间撕破了那层魔雾,随即朝着梵幽螭俯冲而去,含着浓浓杀气。
    梵幽螭手中魔鞭闪过一片紫色雷霆波光,在虚空中掠过几道波芒,便浮现出一只紫色口吐闪电的蛟龙朝着大鹏鸟冲杀而去,一鹏一龙在虚空中交战不休。
    “你们……你们不要打了!!!!”    糖莲子想要阻拦,却又根本难以插手,只是站在原地干叫着着急。
    “不要打了!!快住手!!”
    梵幽螭是魔族大皇子,千年魔功是不会被筮坞戍轻易击破的,但是他这些日子用镜已耗费了他不少魔气神元,方才又为了救阿萸,强行将魔气传如叁界镜里,所以那金羽大鹏顷刻间便将那墨色蛟龙喉咙压碎,墨色蛟龙哀鸣一声,顿时化成万千粉尘,而梵幽螭口中也不由呕出一口血来,然而那金羽大鹏却不肯善罢甘休,幻化出一把金鳞利剑朝着梵幽螭刺了过来。
    糖莲子眼见那金鳞利剑就要伤了梵幽螭,只觉眼前一片空白,只是慌慌忙忙扑过去,挡在了梵幽螭身前。筮坞戍眼眸一泠,金鳞利剑方向一转,在半空中嗖然消失不见,
    一阵风起,四周似乎刮来一阵寒风,那寒风冰冷刺骨,却冷不过筮坞戍的心,那痛意如寒冰一般在他心口处一寸一寸的蔓延攀爬,渐渐封锁了他整个心脏。
    那一身巫袍沉默的转过身,他没再跟糖莲子说任何话,更不再看她一眼,孤冷若雪松的身影一步步往回走去,每一步落在糖莲子心里,便仿佛是千斤坠,她知道自己的举动伤了他的心,急忙追过去,扯住他的袖子,想要解释什么,
    “阿筮……我……”
    “你这个女人真不要脸!!”一团金光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幻化出一个妙龄女子的样子,金铃儿一把用力推开糖莲子,斜着眼角看她,一脸嘲讽道,
    “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朝叁暮四,朝秦暮楚,我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水性杨花的女人!方才你不是还护着你的那个情夫呢!现在又装什么楚楚可怜,你是看筮大哥好欺负么!”
    “你…!”糖莲子本就不喜欢金铃儿,如今更是被她气得脸色发白,眼眶不觉间发红,咬唇怒色道,:“我们夫妻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我就要管,偏要管!怎么样!!”    金铃儿叉着腰一脸挑衅的叫嚣道,然而,她看着筮坞戍已经越走越远的身影,有些得意的瞥了一眼糖莲子,转身追了过去,
    “筮大哥,等等我……”
    ps:我就是忍不住想看巫师大人吃醋啊,哈哈……但是我好讨厌金铃儿~~~没错,因为偏心小莲子啊~~只是想多给她个男人,肿么了~~~!哼唧~~~